不要关注 我是刷屏怪

昼行/他和她

狮子尾老师 × 鲛岛小姐

三婶没有写明鲛岛桑的名字,只能自己瞎巴巴或者不说名字了

私设如山?(不过反正也没人看233

放过老师吧,给他个幸福x(其实我还是很喜欢鲛岛小姐姐的)


01.

 

“能够引起鲛岛小姐兴趣的人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鲛岛在入睡前想起前段时间被手下一个漫画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身边很多朋友认为她身为少女漫杂志的编辑虽然脸上的表情少了点但是心里应该还是渴望着漫画中描述的那种爱情,可事实上她并不认为自己的生活中有需要多出另外一个人的必要。鲛岛一直认为和人交际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她不喜欢总是在意别人的想法,也不希望有人过分在意她。这两个是她最不想接触的事情,而谈恋爱恰好,两样都占了。

所以她不喜欢谈恋爱。

 

这几天临近截稿日期,她在公司留下的时间越来越久了,每天回家的时间越推越晚,今天也是拖到了深夜才到出租屋的门口,却没有想到又与隔壁那位撞个正着。

那之后又过了一年,两个人已经从互不相识到了一般朋友的关系。

“鲛岛小姐?才下班吗?”

“嗯,截稿日期快到了。你去便利店?”男人手里提着便利店的袋子,穿着极其随意,可以看出就是一个从家出去打算随便去便利店买点东西的人。

“嗯,看漫画看入迷了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这个点了,晚饭还没吃。就去买了一点来。”

就在她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家的大门被打开了,一个年轻的女性从门里探出脑袋:“五月!你在门口磨蹭什么啦?”

女朋友这个念头浮现在脑海,她冲女性点头算是问好,扭动手里的钥匙,推开门:“那么,晚安。”

洗漱完后躺着床上鲛岛才后知后觉想起刚刚那个女性,虽然脸上没有什么妆容可还是能看出来是一位漂亮的女性,染了金色的长卷发十分的好看。放在哪都是人群里最显眼的存在。

原来他喜欢那样的女性吗?完全和自己是两个极端。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失落感下她就这样睡了过去。

而此时已经睡着的鲛岛小姐自然是不知道隔壁发生的一场八卦。

另一边狮子尾五月看着嘭得被关上的门,有些无奈地看着开门的女性却在女性玩味的眼神下憋回去了想说的话,走进了屋里。

“哦~我说你怎么拿着袋子突然就跑了出去,刚刚那是我未来的弟媳妇?”

狮子尾五月被这么一句话吓得手里的袋子差点都没有拿住,他把袋子放在茶几上拿出里面的水喝了一口:“你刚刚那一下我估计要花好大力气去解释了。”

“这不是好奇你怎么死活不进门怕你遇到不测吗。不过刚刚那女孩挺好的,姐姐支持你哦。”

“唉,姐姐你还是早点结束和姐夫这种无聊的冷战后再说这句话吧。”他叹气,回到了房间。

鲛岛第二天早上出门又与他撞了个正着,鲛岛和平时一样和他打了招呼,可是今天早上狮子尾五月却没有以往那样从容。他挠了挠头,笑得有点无奈:“那个鲛岛小姐。昨天晚上……”

“我是不是打扰了你和你女朋友?她误会了什么吗?我可以帮你解释的。”

狮子尾五月摆摆手,有点不自在得摆动前额的头发:“你果然还是误会了啊……她是我姐姐,和她老公吵架了才住我这里的。”

她听完眨眨眼:“这样。那我现在了解了。其实你不用和我解释的,没必要。”

“不行,我不希望你误会了。”

“嗯,没事,我没有在意。”

最后两个人谁也没有再推进这个话题,鲛岛总觉得在她说完她并不在意之后,对方的神情有点失落,就在她想说点什么挽回下气氛的时候对方却先用上班要迟到了的借口开溜了。

结果那之后有一周两个人没有再见到面,不论是出门还是回来都没有碰到过对方,若不是隔壁还有声响鲛岛都在想是不是要去报警了。

 

那天她难得的不用上班,原本的计划是在家里待着好好休息但是早上就被朋友拉了出去玩,在外头待到了晚上才回到出租屋。

没想到正好遇到了似乎也是刚刚回来的狮子尾五月。

“鲛岛小姐,晚上好。上班才回来吗?”他先开了口。

“不,今天休息,在外面待了一天。”她把钥匙插进门里,刚想开门,那边又喊了她一声,扭头看去对方脸上的神情却感觉有点似曾相识。

他抿着唇,看似有些犹豫,最后还是指了指自己的家,说:“能再陪我喝一杯吗?这是最后一次了。”

想想他前段时间因为她下班晚还特意跑去她公司楼下等过她,鲛岛心里也没有多少挣扎就放弃了拒绝这个念头。拔出门上的钥匙收回包里,点点头:“嗯。”虽然她也挺在意他说的最后一次是什么意思。

这是她第三次进入他的家里,但是布局和以前比起来其实没有什么大的变化。经过这么多日子的来往她也知道狮子尾五月不是一个会经常喝酒的人。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嗯……今天去看望之前结婚的老友后得知了一些事情啦,就是之前说的那个在婚礼上遇到的熟人的事情啦。其实这么多年了我早就看开了,就是有点想感叹一下时间过的真快。”

鲛岛不知道他现在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可总觉得他有些悲伤,但是她不是很会安慰人,最终想了想只是说:“人都是在向前走的。”

“嗯,所以这是我最后一次为这件事喝酒了,鲛岛小姐你可不要嫌我烦啊,因为我也不想找其他人陪我了。”

“不会。你能想开也是好事情。”她说,“这是值得庆祝的事情。”

狮子尾五月又睡了过去,似乎他一喝多了就会睡着。

看着已经趴在桌上开始呼呼大睡的人,鲛岛叹了口气,心里想起他刚刚说的「不想找别人陪我。」那她就不是别人了吗?还是说在他心里自己已经是个特殊的存在了呢?鲛岛此刻特别想把他拉起来问个清楚,可是又害怕听到那回答。

冬天的夜晚还是很冷的,如果放任他这样睡着明天起来可能就会感冒了,她试着把他弄醒当然没有成功,只得认命从他房间里弄出一条毛毯给他盖上。

离开的时候顺便替他收拾了一下桌面,在路过某个角落的时候一个东西从眼前一晃而过。

是那个寿司领带。

她垂下眼,不像上次来的时候那样,她并没有拿起那个领带只是站在这里看着,思绪却飘到了远方。一条被如此珍藏着的领带,怎么说都是有着重要意义的吧。或许就是他口中的“熟人”送给他的,都说好奇心害死猫,但是此刻她却浮现出一个很微妙的感情——

他和这个领带的故事,她全都想要了解。


评论(4)
热度(1)

© 红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