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 我是刷屏怪

「陰陽師手游」無題

自娱自乐的南极圈
八百比丘尼 X 三尾狐 (这个cp叫啥??) 
大概是我对みゆき X みゆき的执念(笑) 
时间线在八百姐姐叛变之前(嘻嘻)

(我踏马好爱沢城みゆき!!!!)
 
 
〈1〉 
 
“八百大人。” 
 
三尾狐从房间里出来,见到了正坐在庭院走廊上赏樱的八百比丘尼。 
 
女人懒洋洋地靠在走廊尽头的那根木柱上。那是她平日一直坐着的位置,早期的时候三尾狐跟着晴明从外面回来就能看到她坐那,一双脚在空气中来回荡,身侧放着一壶酒。 
 
三尾狐仔细看了一下,那是安倍晴明珍藏在酒窖里好些年的酒,也不知道这位巫女大人是怎么翻到的。 
 
“阿呀,三尾狐小姐。” 
 
八百用她带着酒气的懒散的语气喊了她一声,向她招手然后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意思是让她去她身边坐着。 
 
三尾狐摇了摇雪白的尾巴,摸着尾巴上的毛,没仔细想就走了上去,在巫女大人的身边坐下了。 
 
“八百大人怎么一个人坐这赏樱?平时在您身边的那只孔雀呢?” 
 
八百给她倒了一壶酒,端平递到了三尾狐的眼前。 
 
一口饮尽,真是壶好酒。 
 
“孔雀?它自己玩去了。” 
又给她倒了一杯酒。颇有一副不醉不归的样子。 
 
“三尾狐小姐肯赏脸与寂寞的我一起赏樱吗?” 
 
“既然八百大人这么说了,那我恭敬不如从命。” 
 
 
〈2〉 
 
三尾狐的记忆里深藏了一位神社的巫女。 
 
八百比丘尼也是巫女,可她丝毫不像自己记忆里的那位巫女。 
 
尽管八百也有一件红白的巫女服,但自己记忆中的那位巫女是一个过于温柔的人,不会发脾气,对世间万物都充满了好奇,会和她说自己的见闻和感想。而不是像这位,感觉对什么都不感兴趣。 
 
相差太远了。 
 
不过三尾狐第一次在阴阳寮里看到八百比丘尼时也把她与自己印象中的那个女巫重合了。 
 
小狐狸站在一众跃跃欲试想要去认识新阴阳师的式神的最末尾愣了好久,等所有人都将自己介绍了个遍才回神。 
 
最后轮到了自己也不知道如何介绍,巫女笑得很灿烂,向她伸出手,说:“我是八百比丘尼,请多指教啦,三尾狐小姐。” 
 
话末带着点俏皮的语调,明明不是那个人又像极了那个人。 
 
作为寮里的元老之一三尾狐的资历自然比后来的巫女大人高,但阴阳师总归是阴阳师,作为式神还是要对她恭恭敬敬。 
 
不过很多时候她们的相处模式不像是式神与阴阳师,更像是认识了很久的朋友。 
 
三尾很少出战,毕竟后生优秀,有后来的茨木和荒他们冲锋陷阵,自然不再需要她出场。 
 
八百比丘尼也很少出门,除非是要她去与他人斗技。 
 
这位长生的巫女在阴阳寮里一向低调。她和每个人都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但三尾狐是知道的,她每天不是一心求死就是云淡风轻的模样。 
 
好像什么都不在她心上,除了死亡和庭院的那棵樱树。 
 
每年一到樱花盛开的季节她就会在庭院里铺上一席,坐着品酒赏樱。 
 
 
〈3〉 
 
八百比丘尼就是八百比丘尼。 
 
后来三尾狐也不会把这位巫女大人和记忆里的那位重合了,她早该知道的。 
那位樱树下的巫女早已逝去,不会回来。 
 
“三尾狐小姐。你的伤怎么样了?” 
 
巫女向来恭恭敬敬地在他人的名姓后加个先生或小姐,三尾狐觉得八百这样很是见外。 
 
虽说三尾狐已经很少出战了,但总会有出战的时候,三天之前就跟着晴明出去了一趟。结果受了些伤,狐狸自嘲是太久没有活动筋骨都不会战斗了。 
 
八百比丘尼却说是她太大意了。 
 
大意。狐狸嘴里喃喃着这两个字,看了眼正在斟酒的巫女。 
 
嘴角噙着笑,随后举着酒杯向天上的明月敬了一杯。 
 
樱花的花瓣随风飘来了一片在她们中间,三尾狐突然觉得月色下的八百比丘尼好像随时会消失一样,总觉得这人并不是真的。 
 
就好像这会是她最后一次见到八百比丘尼。 
 
可那是个不老不死的吃了人鱼肉的巫女啊。 
 
三尾狐甩开她脑子里奇怪的想法。却越发觉得眼前的八百比丘尼像是个幻影。 
 
“八百大人。”冲动上了头的狐狸一把拉住了巫女的手腕。 
 
八百比丘尼没有反应过来,手一抖杯子里的酒因为她动摇撒了一些出去。 
 
弄湿了三尾狐的衣服。 
 
“三尾狐小姐?” 
 
“八百大人,你会……一直待在这里吗?” 
 
三尾狐不明白自己怎么了,她活了那么久,见过了那么多人世的分离。她以为自己已经看淡了分开这两个字,可是好像有些事情在扯上八百比丘尼的时候开始变了质。 
 
八百比丘尼没有回应她。 
 
三尾狐讪讪地松手:“失礼了。” 
 
“无妨哟。”八百比丘尼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很好看,三尾狐觉得就算是她们狐狸一族也无人可以比得过八百比丘尼的美。巫女放下了手里的酒杯,认真地看着三尾狐,说:“三尾狐小姐,你愿意坐下来听我说个故事吗?” 
 
是一个前世轮回的故事。 
前世的巫女遇上了一只可爱的狐狸,动了心,最后却赶走了小狐狸的一个故事。 
 
这一世的巫女,又一次遇到了那只狐狸,但是狐狸长大了。 
 
“八百大人。”三尾狐看着八百比丘尼,“你应该明白的,那只狐狸前世就喜欢你了。” 
 
八百比丘尼笑了一声,对她招手。喝了一口酒,笑意盎然地看着她。 
 
起身,俯身。 
 
将酒度给了小狐狸。用的是嘴。 
 
“我也喜欢你呢。” 
 
这一生似乎谁都不用担心分开。 
 
 

评论
热度(7)

© 红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