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 我是刷屏怪

[D]e novo

de novo:重新,更始;从头、再次。(百度来的)


(1)


  高中的这场同学会筹备了好久,终于要在今天晚上举行了。地点在市内的一家高档的星级酒店,牌面十足。

  苏芮琪坐在出发的出租车里,她现在很无聊,车外的风景是见惯了的高楼大厦和商店街,千篇一律的没有一丝特色。只好低头握着手机。手指在手机的屏幕上滑动,一条又一条微博在眼前划过,这个时候她突然刷到了一条有点吸引眼球的微博,是关于暗恋的提问。


如果有机会再次见到上学时候暗恋的那个人会有什么感觉?还会心动吗?


  她思考了好一会儿,得到的答案是:没有感觉了吧,不会再心动了。

  也是,她今年25,高中也不是昨天的事情,那些记忆都模糊的很。那个时候暗恋过的人她现在回忆起来确实已经没有了感觉。

  实在是太久了,刚毕业时的那些怀念和留恋早就在这些年度过的时间长河里被消磨殆尽。曾经喜欢过的人现在回忆起来也就是一位比那些普通同学多了一点特殊性的人。


  多了的仅仅是一份悸动。



  时间定在了晚上七点。苏芮琪到达的时候距离约定的时间还差一刻钟,正正好好十五分钟。

  酒店门口停着形形色色的车。有人从豪车上趾高气昂地下来,也有人醉意醺醺地钻进路边停着的出租车里,随着一声引擎的响起伴随着汽车排出的尾气飞扬而去。不过这些都与苏芮琪无关系。

  手机叮咚震响了一整路,跳出来的一个又一个对话框似乎在昭示着大伙都在期待着这一场见面。


  班级微信群是刚拉的,大家以前都爱用QQ后来大部分人改用了微信也一直没有人组建一个微信的班级群,借着现在的机会才拉了一个。

  苏芮琪在这里面不怎么发言,上一次出现还是在策划人询问参不参加同学会的时候。不过她也没有屏蔽这个群聊,每次有新消息了她也会看。

  她一边顺着提示标语往目的地走一边看起了微信群里的群聊。

  曾经一个个熟悉的面孔现在都变成了陌生的头像,用熟悉又陌生的语气汇报着彼此目前的位置以及现场的情况。


  先到的人已经开始发现场的照片了,在那些照片里面苏芮琪还见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


  这个时候她才从自己的情绪里感到了一丝波澜,有些激动和紧张,还有些别的情绪,或许是几分害怕?

  但是她在害怕什么?——苏芮琪自己也不知道。她只觉得有一丝害怕。


  包厢的门是大大地敞开的,里头已有不少人,三三两两聚在一块或坐着或站着。有几个人在看到她后向她招手,苏芮琪仔细一看才意识到那些人是以前玩的好的人。


  高中时候的苏芮琪并不是什么出众的人也不是年级的风云人物,她默默无闻度过了三年的高中。几个老友就只是聚在一个角落叙旧,各自分享近况如何,吐槽工作遇到的奇葩与发生的轶事。


  后来当时的班长咳了一声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那边。


  一伙人围在几个桌子前齐刷刷地看着包厢前方的舞台,颇有点以前上课时听讲的模样。苏芮琪趁机环视起四周。那时候的男孩女孩都已经长大,校服变成了时尚靓丽的服饰,单调的平头和马尾变成了各种各样的发型,不善言辞的各位都学会了如何社交以及如何处理人际关系。


  时间带给他们的成长似乎不只在于年龄,而是隐藏在每一分每一秒都努力生存的生活之下。


  “同学们,很高兴今天大家能够聚集在这里,一起参加我们的同学会。”音响里头传来的是班长的声音,她的开场白显得官方而冗长,拿着话筒站在舞台上,声情并茂。


  苏芮琪在台下却有些走神,就在刚才,她看了好久的人群,一个个人都看了过来,发现好像还缺了一个人。


  一个她最在意的人。

  或许不能说是在意,时至今日她其实已然没有了当年那般热忱,可能只能称为怀念。


  那个人的名字叫做——刘人语。

       是她曾经暗自喜欢过的那个人。


       “哎,是不是还差一个人呀?我数了下人数好像不对劲啊。”正巧有人因为走神而开始窃窃私语,而谈及的正是她关心的话题。苏芮琪便竖起来耳朵来听,妄图从其他人口中听到她心里所想的答案。


  “好像是。我想想……哦!刘人语!她还没来呀!”

  “她不是去外国了吗?”

  “回国了,好像是去年回来的?我记得她说过会参加的呀?”

  这好像是自高中毕业后第一次在苏芮琪的身边再次响起刘人语这三个字。

  刘人语当年是班里的宣传委员,各种活动的担当,情商高擅长调节气氛,大家都喜欢和她玩。


  但是要说谁和刘人语的关系最好,苏芮琪觉得每个人都会觉得是她吧。毕竟那时候的她们就像两个连体婴儿,哪哪都在一块,找得到一人就绝不会找不到另一个人。

  可再好再亲密的关系最终都在高中毕业后被时间所击败。大学时还会有陆陆续续的联系,后来就渐渐变成了彼此联系人里的一个摆设,甚至最后连聊天对话都找不到。



(2)


  水流声在洗手间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回荡,苏芮琪捧了一手凉水而后往自己的脸上泼,冰冷的水让她稍微冷静了一些,关上开关后苏芮琪开始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

  思绪回到了十分钟之前。


  刘人语是在那些人提及她的时候到达现场的。她依旧是众人瞩目的焦点,刚一到场就被众人围住,那些人一口一个你迟到了要接受惩罚,你变化好大之类云云。

  苏芮琪在人群外看着她,发呆。将人影和以前的重叠。她的变化很大。


  以前的刘人语是短发,像一个可爱的小蘑菇,现在却把头发留长了,颇有一番成熟女性的感觉。

  像是心灵感应一般,还在聊天的刘人语突然把视线转移到了这一边,接着她就迎上了刘人语的视线。有种偷看被抓包的尴尬,尽管只是短短的一瞬,苏芮琪还是看到了刘人语对她笑了一下。


  这一段小插曲没有持续多久,班长继续眉飞色舞地在舞台上演讲,主题似乎是关于勇敢和再会。苏芮琪的思绪又一次飘到了云端,不过还是抓住了勇敢这个关键字。


  自打见到刘人语后她心里熄灭的那撮火焰又燃起了一小点火星。勇敢,她默念着这两个字,思考者背后的深意,幻想着只能发生在幻想里的那些美好结局。末了又意识到她们都不年轻了,还能义无反顾地勇敢吗?不能了吧?苏芮琪对此表示出了消极的态度。


  同学会实在是没有什么意思,寒暄过后除了喝酒以外就是言语之中暗自的攀比。苏芮琪已然兴致全无,于是她就起身借口去洗手间逃离了那个地方。



  镜子里的自己也有点陌生,好像很久没有仔细端详过自己了。她其实变化也挺大的,不再是年轻时候的长马尾,而是过肩一小点的短发,扎起来也就是一小揪的那种长度。苏芮琪看着镜子发呆,脑海里蹦出了一句话:她们似乎都活成了过去的对方。


  也没能盯多久,外头就传来了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她收回神把洗手台台面上的一些东西收拾进包里。


  接着就遇上了刚踏进门的刘人语。

  相顾无言,旧时的亲友见面却说不出一句话。

  脑袋一片空白,最后还是刘人语先开的口:“苏芮琪,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苏芮琪给走近的刘人语侧身,让了个位置。其实苏芮琪完全可以走出去,可是她其实有点慌乱,脑子完全失去了对事情的判断,于是又一次低着头打开了水龙头假装在洗手。


  刘人语看了她一眼,莫名地笑了。

  “你笑什么?”苏芮琪不解。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还是没有变。”刘人语说。


  刘人语太了解苏芮琪了,她当然知道苏芮琪其实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她没有戳穿。因为她觉得这样的慌乱的苏芮琪也很可爱。


  但是苏芮琪不知道,她心里想着的是我变化可大了,我都变得不喜欢你了怎么能算没有变?嘴上却说:“你变化倒挺大的,怎么留长头发了?”


  “我只是想试一下留长头发啦。你呢?你怎么把头发剪到了这个长度?该不会是因为失恋了吧?”


  其实也没有什么理由,只是突然想起了刘人语但是她也知道自己不适合那样的发型,只是把头发剪短了一点,想试一试吧。但是这话怎么能在人家本人面前提起来,只能打马虎说是因为长发太麻烦了。

  突然想起以前她们做过一个所谓的默契测试,里面的一道题目就是选择长发还是短发,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说出了长发,但是多年后的现在,刘人语是留起了喜欢的长发,她却剪短了那时的长发。


  “苏芮琪。”

  “啊?”

  “我们出去走走怎么样,就你和我,我们两个人。”刘人语用手指指了她又指了自己,如此提议。

  我们两个人。

  鬼使神差地苏芮琪在听到刘人语这么说的时候就同意了。我们是个多么浪漫的词语啊,意味着她正重视着她呢。



(3)


  成都的温度已经降到了1字打头的二位数。夜晚的寒风让刚走出酒店大门的两个人都打了个寒颤。


  苏芮琪看了眼刘人语,她今天穿的有点薄,思考了一会还是把自己的外套脱下给对方披上了。她的身体素质比刘人语要好,以前冬天刘人语总是感冒,而她活蹦乱跳。



  刘人语本来是拒绝的,但是拗不过苏芮琪的执着。那个人一旦决定了什么事情几头牛都拉不回来,只能道谢然后披上那件还留有苏芮琪的体温的外套。


  她们并肩走在街上,丝毫不像刚见面的老同学,而是认识许久的朋友。苏芮琪在小心翼翼地询问着她的情况,刘人语也是如实回答。


  她偷瞄着苏芮琪,心里燃着一些莫名的冲动,那种冲动好像从以前起就一直存在。是喜欢到想要直接告诉她的冲动,刘人语本以为那么多年的陌路她已经对苏芮琪没有了心动感觉。可是在见着对方的那一刻,她才发现,原来她心里的那份悸动根本没有消失过,只是被她放在了心底,令她误以为自己已经不喜欢苏芮琪了。


  但事实上呢?她还喜欢苏芮琪呢。

  可是喜欢又有什么用?这不是她喜欢就能成功的爱情故事,还需要另一位女主角的肯定啊。


  刘人语如今是一名小说家,她习惯了给笔下的人物故事和结局,到头来却无法给自己一个结局。生活不像写小说那样简单,没有大纲和既定的剧情,充满了未知。


  她还和苏芮琪聊了好多东西,比如她其实是三个月前回国的,现在住在一个租来的房子里面,那个地方原来与苏芮琪的家相隔了十分钟的路程。


  还有很多关于她高考失利出国后的生活。

  那些没有苏芮琪参与的日子也有些久远了,她只能和苏芮琪说过得一般。他乡不比故里,反正怎么都不会比有她陪伴的那些日子快乐。


  刘人语很想说那些日子里她一直很想她,想见她,想听听她的声音,想触碰到她的肌肤,想和以前一样两个人无拘无束地整天呆在一起。

  但是终究还是忍住了,现在的她们要顾及的太多,除非苏芮琪能给她一些肯定的表现,不然刘人语是不会主动提出那些心里的感情的——有关于她还对苏芮琪怀有爱恋之情的那份感情。


  两人闲谈着,全然没有意识到她们已经来到了分别的路口。一座立交桥分离了她们的路径,一个前进一个转身。


  苏芮琪在走了几步路后悄悄回头看过刘人语,看着她的背影,然后继续前进。

  可苏芮琪不知道的是,那之后刘人语也停下了步伐,站在街道的对面回过头,盯着她的背影看了许久。


  如果那一刻她迟一点或是刘人语早一些,或许就不会有后面发生的那么多误会了。


  回家后洗漱完毕,苏芮琪打开手机却收到了一条新的好友申请,居然是刘人语。

  同意了之后对方发了一个消息过来,问她:明天要不要一起出去玩玩?


  苏芮琪怔怔看了许久,有些不明白刘人语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约自己。不过仔细想想,如今自己也是没有别的心思,要说喜欢也不喜欢她了,那么同意也无妨吧?就当是朋友间的聚餐活动呗。


  于是苏芮琪还是回复了:“好。明天见。”



(4)


  这地方她们以前来过,苏芮琪站在商场的外头,左右张望了一会,脑袋里突然回忆起一些过往的事情。


  那是高二的一个周末,她和刘人语两个人约好了出来外面玩。地址是一个大型商场,刘人语想看电影,而那场电影放映期临近尾声,只有那边的电影院有播。


  两个人约在了商场外面的一个公交车站碰头,起初顺利会师了,结果都不认识路的两个人被手机导航带了一段冤枉路。刘人语也不熟这一带,最后两个人在导航的指导下七绕八拐地终于找到了电影院。


  看完电影自然是吃饭,一出去首先映入眼帘的第一家店铺是一家意大利餐厅,店名是Ti Amo。


  “这个店的名字好眼熟啊,我总觉得在哪见过,是有这个英语词汇吗?”这是刘人语看到店名后的第一句。


  苏芮琪就顺着目光看了过去,当时的她也没想那么多,在看到那个牌子之后心想自己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于是脱口而出:“那不是英文啊,那是意大利语。意思是我爱你。”


  这句话说完两个人都沉默了,苏芮琪感觉自己的耳朵有些烫,而刘人语也撇开了视线,不敢去看自己。那一刻的她们就好像是两个被抓包的孩子,心里有鬼的很。


  苏芮琪现在想着,突然意识到很多事情。比如以前她们其实可能是相互喜欢的,只是彼此都过于陷入而没有意识到罢了。


  多年后的今天她们两个人又来到了那个地方,地点是刘人语定的,她说想回忆过去。相互暗恋的过去,苏芮琪想。结果是熟悉的地点,东西却都变了个样。


  “我还记得这里有家店的,你以前不是说过嘛,那个意大利餐厅,叫TiAmo,我爱你。你还记得不?”刘人语带着她走到了那间店铺的面前,看着她。


  苏芮琪当然记得,“嗯,好像搬走了,以前是开在这的。”她指了一下那边的一家西式餐厅,叹气:“这里的店似乎都换了一遍,以前的都关门了。”


  刘人语倒不在乎,拉着她就往那家店里走。说没事,那我们就去“前我爱你”吃饭。


  一句前把苏芮琪的心又拉下了谷底,她觉得自己真是奇怪,明明不喜欢了还总是期盼着一些虚无缥缈的事情发生。


  “欢迎光临。”店员热情地把她们领到了角落的一桌,面对面的位置。桌子的正中间放着一个花瓶,插着几朵鲜红的玫瑰。


  刘人语在等待上菜期间随手拿出了花,递给了苏芮琪,虽然很随意但模样倒也有板有眼,她说:“送你花。”

  “苏芮琪你还记得你以前的一件事吗?就是你送我大葱?”刘人语把花插回去,看着她却笑得很开心。


  苏芮琪怎么会忘呢?


  以前有次她们两个人打算自己做菜,于是出门逛街买菜,在买完几根大葱之后,她就用葱假装鲜花,捆成一束送给刘人语。

  “我接受了。”刘人语作势就想收下。

  可她却临阵退缩了,有点害羞地收了回去,嘴上说着我拒绝,其实心里是想着如果有机会,就送一次真的玫瑰给她,一束。去告白。


  不过她们谁都没有等到那个机会的到来。现在追忆起来,苏芮琪觉得或许她还欠刘人语一束玫瑰花。可是用来干嘛呢?告白吗?苏芮琪觉得有点奇怪。


  刘人语还在继续说:“毕业的时候,我挺难过的。你知道的,不能去同一所学校。那时候你总安慰我,说没关系,还能联系。但是你和我都没做到。”


  这时候服务员过来上菜了,刘人语停了一下。

  “你以前还说过,说想送我个东西,等我上大学了给我。对不起啊,我却出国了。”


  “别说对不起,出国深造不也是好事吗?”苏芮琪打断了她的发言,她以前想在两个人都上大学的时候送刘人语一些东西,不止是花还有其他形形色色的东西。


  但是那是以前——现在呢?


  我会的,我会送你的。苏芮琪想。

  我会送你花的,一束用来告白的玫瑰,然后告诉你我有多喜欢你,我从很早很早就开始喜欢你了。


  以前苏芮琪觉得暗恋就像一个只有自己的世界,那是只属于她的世界,她一个人在里面随心所欲。可那个名为刘人语的人一撩拨或是再一进入,苏芮琪就又缴械投降了。就像是一场梦,她们又聚在了一起。一起走走停停,吃吃逛逛,一起回到了那段时光。


  就连她的心,也好像回到了过去,回到了还喜欢着刘人语的那段时间。苏芮琪看着刘人语,一时又出了神。


  原来她还喜欢刘人语。



(5)


  在和刘人语重新联系上之后,一连又过了几周,苏芮琪和刘人语和平地保持着稳定的联系,偶尔也会一块出门吃个饭。


  但是在这一天,一个普通的周五的晚上,苏芮琪收到了一个老朋友的微信消息。


  来自于罗奕佳。她的另一位高中同学,是她的学姐。通过社团活动认识的,两个人都是学校艺术社的成员,彼此是相见恨晚,不过苏芮琪进去的时候罗奕佳已经高三了,再怎么相见恨晚也没有高考重要不是?于是没有多久罗奕佳就退出了社团。


  只会在平时学习生活中与苏芮琪鬼混,久了就也认识了刘人语。毕业之后罗奕佳和她们两个都还保持着联系,也经常会调侃她们两个人。罗奕佳也是唯一一个知道她暗恋刘人语的人。


  后来她们平时也有联系,也会相互约一约出门吃饭看电影什么的,她们的关系好得可以谈论任何八卦。可是这次的罗奕佳似乎有些奇怪,语气暧昧模糊地在苏芮琪这打听着消息。

  还是关于刘人语的。


  忽略掉那些客套的寒暄,罗奕佳终于把话题扯到了正题上:

  “你知不知道刘人语最近的情况?”

  “我怎么会知道?你不如直接问她呢。我也才重新和她联系上。”


  当时的苏芮琪还在处理工作上的事情无心顾及其他,不过刘人语这个名字还是让她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恍神了一会。也是好奇为什么罗奕佳要问她这个问题,于是又补充一句:“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就……关于刘人语?”


  那边就开始支支吾吾,发了一串:“没,只是我听到一个传闻,我觉得有些震惊……想问你知不知道来着。”


  这么一说苏芮琪的好奇心就被勾起了,她不知道刘人语的近况,她们有几天没说话了。她们现在只是可以相互在微信上吐槽对方的那种朋友,还没有到可以从对方嘴里得知更加亲近的近况的地步。


  但是苏芮琪又是真的好奇是什么消息可以让罗奕佳如此不想在她面前提起又忍不住不提起的。当然有极大的可能不是什么好消息。


  可再糟糕的消息都必须去面对,苏芮琪皱着眉,把那句“没事,你说吧。什么消息?”发送了出去。


  罗奕佳的回信倒也很快,一下子就发来了十个字:

  “我听说刘人语要结婚了。”


  苏芮琪愣在了原地。


  心脏的跳动好像不是自己的,浑身冰凉,手掌甚至没有知觉。她握紧了拳头,给罗奕佳发了一个问号后,又看了一眼那句话。


  想了想还是颤抖着手拨了个电话过去给罗奕佳,对方接起的那一瞬也顾不上问好直接就是一句:“谁告诉你的?”


  罗奕佳沉默,然后说:“就是你们的几个高中同学。他们说是看到刘人语和一个男的在某个餐厅吃饭,上去打招呼正好听到人家说结婚什么的。”


  以前起罗奕佳就是她们之间的消息来源,她仿佛随时都能知道各个地方的八卦,真实性极高。


  苏芮琪不想相信又觉得极有可能是真的,她的内心现在是五味俱全。唇瓣启了又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知道了,我先挂了。”


  这下变成罗奕佳着急了:“哎,等下等下。你不去问问人家啊?万一是谣言呢!?”

  “问什么?她都不愿意和我说,我去问她做的什么?”苏芮琪不愿意承认自己其实也想去找刘人语质问,可是她根本提不起那个勇气,因为她内心还是害怕听到刘人语肯定的回答。


  如果……

  如果刘人语说是的,那她就必须放下这段感情。


  但是罗奕佳没有放弃,继续在劝说她:“我刚刚旁敲侧击了一会问她明天有没有空,刘人语说明天她有个约会。不知道和谁,或许就是那个人呢?地址我都问到了,就在市中心的广场。明天我们去看一看!”



(6)


  苏芮琪直到到了和罗奕佳约定好的集合地点的时候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同意了罗奕佳那么荒唐的提议。


  她甚至没有想好如果被刘人语发现了要怎么圆场,总不能说因为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要和一个男人结婚了,就来跟踪求证吧?这明明是一个微信提问就可以解决的事情,苏芮琪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自己偷偷摸摸跟着刘人语。


  或许是爱情令人荒唐吧。


  她今天出门戴了帽子又戴了口罩,全副武装,像极了一个可疑人士。结果见到罗奕佳的时候才发现对方甚至比她还过分,两个人一碰头就像两个即将去做一些不道德的事情的人。


  一路上收来的瞩目比没有乔装打扮还要多。

  “你这样会不会太显眼了一点?”苏芮琪忍不住还是提出了疑问。


  罗奕佳不在意,看了眼自己的装扮,点头表示很满意:“哪有?你也没好到哪去呀?哎不说了,快,你看!那边那个是不是刘人语。”


  她指着距离她们不远处的公园一角。


  苏芮琪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只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定睛看了会:“像,估计是。”


  苏芮琪再看了眼手机,现在时间是中午11:00。


  接着一个男性出现在了她们的视线里。那人挠挠头站在刘人语面前,似乎是在对自己的迟到表示歉意。


  “你看他们像情侣吗?我怎么觉得有点奇怪。”

  “我看不出来。再看看吧,走了,他们要转移地点了。”


  苏芮琪眯眼看了会,不知道怎么回应。那边刘人语笑得很灿烂,她却觉得有些难受。

  中午11:30,她们跟着刘人语他们来到了一家西式餐厅。


  特意挑选了一个不起眼又能观察到那两个人的位置后两人才假装看起了菜单。硬着头皮点了最便宜的菜后,罗奕佳把菜单立起来,然后探出脑袋露出一双眼观察起远处的刘人语。


  接着探回头看向一旁的苏芮琪,说道:“苏芮,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啊?你看他们一点都不亲密。刚刚在路上也是,都没有牵手的?他们会不会不是情人啊?”


  “我不知道,我觉得挺像的。”


  罗奕佳瞥了她一眼,无奈:“我看你是吃醋,看什么都像。不如我们赌一赌,是的话我请你吃一周的饭。不是的话你请我吃一周饭如何?”


  “成交。”


  下午1:30,她们离开了餐厅。下一个目的地是某个商场。


  跟在那两个人的身后看着他们去了一家又一家店铺吧,有服装店也有小吃店。苏芮琪是越看越觉得这两个人像情侣,可罗奕佳依旧怀有不同的意见。


  最后大约是在下午4:00,那两个人分开了。


  苏芮琪还没来得及惊讶于两个人居然不一起回去,刘人语就又有行动了。


  和那人分开之后刘人语好像也不急着走,又自己逛了一会。然后在两个人一头雾水的时候一转身,直直的向她们两个人走来。双手抱胸,站在两个人面前,看着她们,开口:

  “你们两个人跟着我一天了,是有什么疑问吗?”


  刘人语虽然说的是你们两个人,但是目光是盯着苏芮琪的,可奈何苏芮琪就是不抬头看她。


  罗奕佳转头看了眼苏芮琪,看到苏芮琪还没从被发现的窘迫中走出,只好抬头强行微笑:“哎肉一,好巧哦。你也来这里逛街啊?我们两个人听说这里的店今天打折呢,于是就今天来看看,没想到还遇到你。”

  最后倒也不忘八卦一下,又无视了苏芮琪的眼神威胁问了刘人语一句:“刚刚那是你男朋友吗?”


  苏芮琪被罗奕佳不听她的警告弄的有点着急,想说些什么挽回局面,结果就听到刘人语说:“不是,是未婚夫。”


  一下子话音就卡在了喉咙,保持着想说话又发不出声的状态。


  “他是我国外留学的同学。追了我好几年,那几年他总在我需要的时候陪我帮我,好些年了。或许是吊桥效应也可能是喜欢,回国之后我就答应他了。”

  刘人语还在说他们两个是如何在一起的,苏芮琪都没有听进去,她紧紧握着手,握着的拳头在身下颤抖。

  罗奕佳有些担心地看了她一眼。

  苏芮琪突然有点生气,对自己的无作为感到生气,对自己的胆小懦弱生气,对没法及时给予她安慰的自己生气,为错过了她的自己而生气。


  “他是真的很喜欢你?”最后她还是打断了刘人语的话,问了出口。比她的喜欢还要多?比她还要久?


  两个人对视了一会,最后是刘人语先笑了出来,两只眼睛弯了起来像极了一轮弯月,接着她说:“哎,刚刚是骗你们的啦。那是我编辑,我们今天和之前都是为了我的新书才约见面的。”


  这一回的剧情展开换苏芮琪她们两个人懵逼了。半晌后罗奕佳才问:“真的?”


  “真的。”刘人语郑重地点头,“因为最近在写新的书,实在是找不到灵感,责编和我说要不出来找找灵感,我就答应了。”


  刘人语确实透露过有在写新的作品,苏芮琪觉得这个确实比之前的要可信多了。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还没放松多久随后她就听到刘人语的话锋一转:“现在我们来说说你们为什么跟踪我?”


  为什么?因为以为你要和男人结婚了!

  当然苏芮琪不敢这么说,罗奕佳也不能。于是只好在这个点上打马虎:“哈哈哈,这不是听到传闻说你要结婚了,关心你的感情生活嘛。我让苏芮琪直接问你可是她不肯,才会这样的!”


  苏芮琪没有说话,自愿接锅。她其实还沉浸在刘人语承认后的失落和被告知只是个玩笑的狂烈欣喜之中。锅?接了。


  而刘人语似有若无地将目光投向苏芮琪身上。关于她要结婚的传言她其实知道,但是觉得没有解释的必要就没有去理会,倒没想到竟然会被某人当真。


  她一早就发现了跟在她身后的苏芮琪两个人,穿的神神秘秘行为又鬼鬼祟祟,想不引起注意都难。但是刘人语觉得有趣便没有当场戳穿而是等编辑走了再回头找人。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个苏芮琪,她暗暗喜欢着并且以为对自己没有什么超出友谊的想法的苏芮琪。竟然会因为一个谣言就乔装打扮来跟踪她以求证,而不是直接问她。


  刘人语的心里也是喜悦和复杂交杂着。

  喜悦在现在的苏芮琪似乎还是重视她的,复杂在她们的关系并没有什么实际的进展。



(7)


  晚上,和罗奕佳告别了之后两个人肩并肩走在路上。


  罗奕佳回家之前还要和苏芮琪强调一下她们的赌约,苏芮琪摆摆手表示知道了请她赶紧闭嘴不要再提这种丢人的事情了。但还是晚了,刘人语的连续追问下还是暴露了,刘人语还调笑她说难道她这么期待自己有对象?


  苏芮琪只能连忙摆手解释说不是这样的。

  她怎么可能会期待刘人语有对象,除非那个人是她。不然……期待?做梦。


  回去的路上的气氛有点尴尬,虽然这只是苏芮琪单方面的感觉,她不自在但刘人语没有,她的心情似乎还是很好,表现得像个没事的人一样。


  这一路上苏芮琪知道自己总是看向刘人语,她想克制的,可是总做不到。


  “你想说什么吗?”当然刘人语也发现了,于是在早上的那个公园口停下了脚步。


  苏芮琪想了想还是开口了,这个疑惑她纠结很久了——“为什么你当时要顺着奕佳的话说下去?”


  “好玩啊。”刘人语看着她,笑笑。“你慌张的样子太好玩了,一时兴起就顺着说了下去。”


  其实还有一点理由,那就是她在试。

  试苏芮琪是不是真的在意她。当然,她试中了。


  夜晚的公园只剩下了散步的老人,刘人语说还不想回家就拉着她在公园里面散步,公园的一隅有一台老旧的自动贩卖机,伫立在那边很多年了。刘人语让苏芮琪在那等她一会,跑去一边的机器前站着。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两罐饮料,把其中一罐递给了苏芮琪。


  苏芮琪低头一看,罐装啤酒,不由哭笑不得。


  高考结束那一天。她吃完晚饭就骑车出去了。目的地是刘人语家楼下,站在她家楼下喊了好久刘人语的名字,那个女孩才从窗户里探头出来。


  苏芮琪站在楼下看着窗户里探出头的女孩,月亮在屋子的头上,洁白的月光洒在女孩的头发上,宁静又祥和。苏芮琪不由看入了迷,刘人语喊了好几声才把她的神喊回来,她向刘人语招手说让她下来。


  然后刘人语就来了,没有丝毫的犹豫和迟疑。


  苏芮琪带着她在附近的公园散步,这不像是两个高中生会有的业余活动。其实以前苏芮琪带过刘人语去网吧,但是对方的游戏技术太差再加上对游戏不怎么有兴趣,那之后她就也不怎么带刘人语去过黑吧。


  两人走走停停,最后在路边的自动贩卖机前停下了脚步。


  苏芮琪让刘人语在原地等一等,她买点东西。结果买了一罐啤酒和一罐饮料。

  刘人语问为什么她们的不一样,而她只是说:刘人语你还没成年不能喝啤酒,而且夜晚和啤酒比较配。


  苏芮琪心想她居然还记得自己以前说的那句话,苦笑着打开罐装啤酒的拉环,“咣呲”一声过后一股白色的气体从小小的口子溢出。


  刘人语看着她笑了,也跟着打开了易拉罐的拉环,抿了一口后长吁一口气,转头看向苏芮琪。


  “慌吗?”

  “什么?”

  “听到我要结婚的时候,你慌了吗?”

  “……”何止是慌,甚至还有对不争气的自己的愤怒。


  刘人语的问题很直白,苏芮琪的答案也很简单,可苏芮琪不能说出口,她选择了沉默。

  也不在意她的沉默,继续说下去:“苏芮琪,我不会轻易就结婚的。”

  “为什么?”


  刘人语看着她,抬头看着天空,又喝了一口酒:“为什么?因为我有喜欢的人了,我不会轻易就和其他人结婚的。”


  可就是简单的一句话又让苏芮琪的心坠入低谷,她捏紧了手里早已空空如也的啤酒罐。易拉罐被蹂躏的声音在空气中弥漫,苏芮琪的另一只手紧紧握着又松开,最后叹气,说:“走吧,我送你回家。”


  她还是退缩了,不敢去面对问题。苏芮琪讨厌极了自己的胆小,可是依旧战胜不了自己害怕的心去问刘人语喜欢的是谁。


  她有想过会不会是我,可是可能吗?这种可能性,可能吗?她不确定,苏芮琪不喜欢不确定,因为这意味着冒险,意味着一旦得到否定的答案,她需要用太多的时间去遗忘。


  一路无言到了分别的立交桥下,刘人语停下了脚步:“就送到这吧。剩下的路我自己走。”


  “嗯……那你路上小心,到家了记得给我发信息。”

  苏芮琪说完就走了,她现在是一心想着早点离开,离刘人语远远的,然后窝在家里不去想任何事情。


  而刘人语看着苏芮琪转身离去的身影,心想这人果然没有领会到她话中的意思。

  她叹气,果然是个迟钝的人。


  “苏芮琪。”于是出声喊停了苏芮琪离去的脚步。

  “你不好奇吗?”刘人语问。

  她看着苏芮琪,一时竟有些委屈,有时候她真的很想知道苏芮琪那冷漠的外表下究竟都藏了些什么东西。

  “好奇什么?”

  “我喜欢的人是谁?你不好奇吗?你不想知道吗?”


  对方的表情既纠结又难过,最后还是垂下眸说道:“那是你的事情,我无权过问。”


  果然是个迟钝的人。刘人语想。可今天苏芮琪的话语也好举动也罢,无疑是在乎自己的。不然一个微信或电话提问就可以解决的事情,何必乔装打扮鬼鬼祟祟地尾随自己来求证呢?

  嘴上说着不在乎,其实心里在意的不得了。


  这无疑给了刘人语一剂强心剂,让刘人语想要搏一搏,决定再给一点更加直白的提示。


  苏芮琪又转过身了,她又想离开。

  刘人语看着她的背影,向前走了一步。


  “我喜欢的那个人,以前总笑我游戏打得差被电脑单杀,但还是会叫上我打游戏;那个人还不会安慰爱哭的我,但是总会在最后笨拙地用其他方式去逗我笑;那个人高考结束那天和我去了一个公园,自己买了瓶酒不给我喝说我没有成年不准喝酒。”

  “苏芮琪,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刘人语看着对方睁大了的眼睛和惊讶的表情就知道她已经反应过来了。正常情况下,她应该站在原地,等着苏芮琪过来,可是刘人语有些赌气了,她就是不要按着正常的来——

  “晚安,苏芮琪。祝你今晚做个好梦。”

  刘人语说完那番话后就转身往回走了。


  苏芮琪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

  刘人语说的人,是她。


  身体的行为快于脑子的转动,她几乎是跑着过去,跑到了已经走到立交桥上的刘人语的背后,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


  温热的肌肤的触觉和刚刚刘人语的话令她脑子有些混乱,松手后也不知道该怎么和转过身的刘人语对话。


  但刘人语却笑了,很轻但是苏芮琪还是听到了。刘人语向自己走近了一步,一把握住了自己的手。苏芮琪低头看着两个人握着的手,再抬头看看笑着看着自己的刘人语。


  “你真的好迟钝。”

  “对不起。”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能想到的只有一句对不起,对不起她过于迟钝没有早早地发现刘人语的暗示,苏芮琪还想说些什么的:“你……我也……”


  但是一句话没有能够说完整,刘人语一根手指就放在了她唇上堵住了她接下去的话。


  “我知道。”她说。

  接着苏芮琪就感受到了对方靠近的气息。


  过了今晚她们的关系就应该迎来一次更新了。


———

我好恨,我为什么要看团综。看到我笑疯了的泪水了吗?77,为什么会是大葱?

初衷是因为看了日剧《不是不结婚是不想》 里头的初恋组的结局太真实(。)就想说写一个年少双向暗恋无疾而终,成年后再次遇见的he(


评论(39)
热度(346)

© 红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