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 我是刷屏怪

这是题目

酒精棉触及肌肤那一瞬的触觉令苏芮琪无法忍受得咧嘴。

几乎是身体下意识的反应,一句“嘶——”在两个人之间回响。

接着就听到了很轻微的一声笑,苏芮琪甚至不确定那人是否在笑她的反应。

看了眼那个半蹲在自己的身边给自己上药的女人,傍晚的阳光映着她的侧脸,发丝的影子洒在那人的脸上把姣好的五官遮得明明暗暗,明明是那么漂亮的脸蛋,实在是不应该被挡住。

苏芮琪模糊的想着。

她觉得自己好像是有点看入了迷,脑袋里的思绪开始短路,就好像一团线缠在了一起,所有想法相继消失,只留下了一个想法——想一直看着她。

然而这种胡思乱想没有持续多久。


“还疼吗?”刘人语的语气和平日的她差不多,可偏偏在苏芮琪的耳里听出了一丝的嗔怪,在她听来对方仿佛在小心地控诉她的不小心。

“我看你摔得挺——呃,结实的。我处理是处理好了,不过你记得接下来几天要小心伤口,我去找一下纱布。”

苏芮琪点头,拖着长长的尾音,向着刘人语的背影说:“辛苦刘医生了~”

其实是想要正正经经道谢的,但是想正经说出口的话在那一瞬又吞了回去,只能用平时的玩笑语气继续话题。最后得来的却是刘人语转过来的有些无奈的眼神。


刘人语是苏芮琪在上班的大学里的校医,她们认识一年多。

两个人说熟倒也没有特别熟,在外人看来她们应该算得上是好朋友,可苏芮琪不这么觉得,她觉得她们之间有点隔阂,可她也说不出来那层疏离感来自于哪里。

虽然苏芮琪觉得可能是她想多了,但是很多时候刘人语对于她的接近其实是很被动的。被动地愿意与她出门逛街吃饭,包括聊天。

可看似不乐意却又不抗拒,偶尔还会主动提出要不要一起出去。她其实不是很清楚刘人语的想法,或许人家真的拿她当普通朋友?

不过有一件事苏芮琪自己很清楚——她喜欢刘人语。不是普通朋友的喜欢,而是正经的有关于情爱的喜欢。

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会在很多事情上小心翼翼,一步一步慢慢地接近然后默默陪在对方的身边。

不敢再近一点,又不甘心停在这里。


医务室外面的喇叭里播放着运动员进行曲,昭示着学校的运动会即将落幕。室外人声鼎沸,热闹的很,不过室内倒很安静。

见刘人语走远了她就倒在了医务室的床上,换做平时来医务室她肯定会在床上躺成“大”字。

但今天,一会刘人语还要来包扎,苏芮琪不敢怎么放肆,毕竟刘人语对她这次的受伤很重视,扶她来医务室的一路上都在数落她的不小心。

苏芮琪望着天花板,一会又看看穿着白大褂的刘人语的背影。

她实在想搞明白这个人的心里究竟在想什么,想知道自己在她心里的地位。

可是她不敢。


心里的小九九还在发酵,苏芮琪正沉浸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刘人语的声音就从药柜那里传来,问道:“苏芮琪,明天的总结还有你的事情吗?”

明天是学校运动会的总结会议和一些奖项的统计,与苏芮琪无关。

原本运动会最后的教师运动会大家就不怎么重视,一个小彩头而已。苏芮琪自己也只是凑个人头才被派上去的,但是在起点她看到了在人群中站着的刘人语。她双手插在口袋里,正站在学生中间,看着她。于是苏芮琪就突然认真了起来。

无论如何,不能在刘人语的面前丢人。她是这么想的。

头一回,苏芮琪对自己不努力练习感到了懊恼。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在最后冲刺的时候苏芮琪却摔了一跤,膝盖磨破了皮,塑胶跑道磕碰后的肌肤尤为的难看,血不多却疼痛无比。

然后刘人语就出现在了她的身边,先看到的自然是她那一身白大褂。然后才是关怀的眼神。

“我扶你去医务室。”

唯有这句话是在被人扶起时耳边响起的。

那语音刚落的吐息还能清楚回忆起来,导致苏芮琪现在耳朵还会发烫。回了神才回答道:“没有啦。”


没有理会苏芮琪长久的不自然的停顿,刘人语还在翻箱倒柜。

她刚发现身边的医用纱布用完了,费力开了柜子上面的锁才翻到。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她松了一口气,心想可算不用让苏芮琪顶着丑丑的伤口回去了。

所有包扎的步骤结束之后苏芮琪似乎没有急着离开的意思,反而大方地在医务室的病床上躺下了。

“你是不是快下班了?”那人歪过头看着刘人语,问。

墙上时钟的时针正转向六,明天是周末,距离今天的下班时间已经不远了。于是刘人语点头:“嗯”

“那么,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一会我请你吃饭!”

苏芮琪多想法总是来得很快,刘人语愣了一下好像有点惊讶,然后才点头同意。


至于为什么?因为她想和苏芮琪多待一会。


(没完 TBC一下)


评论(28)
热度(186)

© 红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