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 我是刷屏怪

【御冥】弥散的水雾

谨以此篇,送给 @Alteph(德雷克厨_届不到库库尔) ,送给御冥。


ooc我的(。


01.

从美国飞回日本需要十二个小时左右。

狩魔冥下飞机的时候东京时间是十二月二十三号的凌晨一点。温度不高,接近零度。吐气时还可以在空气中形成白色的气体。倘若再年轻些年岁,狩魔冥可能乐得在无趣之中寻找这一丝冬日的乐趣。

亚热带季风气候的冬天湿冷无比,日本又是四面环海,冬天就更加湿冷了几分。

凌晨是寒风凛冽。只是在室外站了一会儿她的手脚就冰冷的不行。


长时间在外国生活的狩魔冥确实对付不来这样的冬天,她缩了缩脖子,让围巾把自己围得更加暖和了一些。刚迈出步子,手机在口袋里震了一下,掏出来看到的是一个熟悉的名字发来的短讯。

「我在外面等你。」


02.

越是临近这个日子御剑就越是无法安下心,便越是需要靠一些东西来安抚自己。曾经那个能令他安心的东西是工作,后来慢慢变成了在他身边的狩魔冥,但狩魔冥不在身边的时候能安抚他的就又只剩下了工作。

就像一个死循环,无解。

“今年的圣诞会下雪吗?”

站在御剑旁边的是一群人,看架势似乎是某个明星的粉丝。一群人明显是认识的,围在一起叽叽喳喳活跃的不行,明明是万物休憩的凌晨,年轻人却丝毫不知疲倦,活力满满。几个人你一嘴我一嘴就扯到了下雪的圣诞上。

下雪的圣诞节在大众心里好像总是显得很浪漫,可关于这个节日附近的日子,御剑却有太多不好的回忆了。

“会吧,去年下了吗?”

越来越多的滚轮与地面摩擦而发出的声音在周围里响起,应该是人都出来了,滑轮的声音逐渐盖过了年轻人们的声音。

“诶?我想想,好像是有下雪。”

“那今年也会下的啦!”

一个高跟鞋踩地的声音也距离他越来越近,然后在他身后停止。

“御剑怜侍。”

还是熟悉的语气,没有看到狩魔冥的脸都可以想到她说话的神情。

皱着眉,是认真又有一点雀跃的语气。

而所有的不安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都消失殆尽了。御剑背过身,看向这个与他许久不见的女孩。

而她也正望向他。


……


“冥,你应该没有订酒店吧?我说过让你住我那的。”车里的暖气还不够足,御剑没有急着现在驱车回去,先是问了一句。

狩魔冥回国前他是说过,让她不要再住酒店了,临近年关价格贵又无用,但狩魔宅里面灰尘弥漫一时难以住人。

御剑对此提出的方案是让狩魔冥住在他家,反正他家客房也有,如果实在是睡不着也可以让狩魔冥睡在他房间。

“嗯,年关了订不到房间。没办法,先住你那,我已经叫人去打扫屋子了,好了再搬回去。”

打扫屋子应该需要一天的时间,御剑手指敲着车子的方向盘,在心里盘算了一会。圣诞节他们还是能够一块过的,也就是说他们还有时间相处。

还有机会说出那些话。


03.

狩魔冥真的很想知道御剑怜侍的脑袋里究竟在想什么,小时候起她就猜不透御剑的心思,只能一步一个脚印的跟在对方的后面,走着他走过的路,也不曾开口让他回头。就这样从不开口,固执的坚持着自己。

就像现在这样,坐在车后座,只能看到御剑怜侍的后脑勺。

狩魔冥曾经设想过很多种结局,关于她和御剑的。她曾以为因为DL6事件他们会反目成仇,或是老死不相往来,但没有想过他们可以像以前一样,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的相处。

这种过于正常的状态才是最不正常的。

她明明是这么想的却又在心里感到了安心,对于御剑没有选择离开她的这个决定,由衷的感到了开心。


或许是常年在外飞的缘故,狩魔冥并不怎么需要倒时差,一晚上睡的也不错。

第二天早醒来的时候御剑已经起来了,坐在餐桌前,他的对面放着一碗冒着热气的东西,仔细一瞧发现是牛奶还有热好的三明治。

“早,今天有什么安排吗?”御剑问。

“不,没有什么特别的,你不上班?”

“唔,我晚点过去,偶尔也要放松一下。冥,既然没事那我们晚点出去走走吧。一起过平安夜。”


晚上,世人称为平安夜。

但是天公不作美,飘起了小雨。

出门的提案是御剑提出来的,冥在出门之后才对自己草率地答应了感到后悔。

天气没有阻碍任何人出行的欲望,前面那一对是情侣,走在左边的也是情侣,放眼望去街上走着的都是情人。

而他们两个人,家人?

狩魔冥无法定义御剑对自己而言是什么。同时无法说出口自己对御剑的感情是什么,不是依赖不是习惯,不像家人大于爱人。

或许是爱吧,她想。

可是御剑怜侍是怎么看她的?虽然不情愿,但狩魔冥觉得可能是妹妹吧。

……

商家的促销和行人的喧嚣是狩魔冥对圣诞节的认知之一。这里的圣诞节完全是商业的节日,气氛也是有的,但有点不对。

街上人很多,为了防止走散,御剑抓起了狩魔冥的手。但是御剑的目的地似乎不在这里,他带着狩魔冥来到一个类似于小体育场馆的地方。

“这里?”

“似乎是在录一个节目。”

“你什么时候喜欢看起了这些东西?不会是大将军的录制吧?”

“呃……没有,我是听说这个地方会有个很有趣的节目,反正我们是两个人不会很无聊。”


「接下来的环节我们的工作人员会暂时关闭场馆里面的所有灯光,请各位务必要抓紧身边的人。」

表演者的话音刚落,倒数计时过后一下子周围就黑了下来,只有室外的光线能勉强照进。

黑暗中的人对于一切都会敏感很多,舞台上传来了歌声,狩魔冥下意识的往御剑的方向望去,尽管黑暗的环境中什么也看不到但被握着的手又给予了她极大的安全感和错觉。

那是太令人心动的错觉,有一个想法在心里盘旋,像是一条正在向着美丽的苹果前进的蛇,只差一步,她就要咬下那个苹果将内心的疑问说出口。

为什么?是因为御剑怜侍喜欢自己吗?

可能吗?

狩魔冥觉得她现在是真的很想知道御剑怜侍究竟在想什么。


“冥。”

然后听见御剑喊了她一声。

那个人的手松了开来,黑暗中她却能感到御剑的气息在向她靠近。

那是极度柔软的触觉,是在这黑暗中格外清晰的触感。

心神一下就慌乱了起来,五感不知道飞向了何处。

她似乎听见了不知道从哪传来的钟声响起。

十二下。

钟声还在空气里回响,渐渐小去。

心跳却在一点一点加速,咚咚不止。

灯亮了,她看到了在自己面前站定的御剑。

“想好了吗?”他问。


她想起了他们的从前,御剑的离开、她的追随、影响了他们的那个事件——但这些都过去了,眼前这个人在向她伸出手,邀请她一起走向未来。


狩魔冥点头,答案其实早就已经写在了心里。

她的回答其实同御剑无差。就像刚刚在耳畔听见的那句话一样,我们在一起吧;就像他们曾经一起看过的那部电影的名字一样,真爱至上。

心无法安定。

末了却听见那个惹得她心跳加速的犯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他说:

“以后也一起过圣诞吧,狩魔冥小姐。”


关于今年的圣诞节,狩魔冥的印象只剩下了几样。

是黑暗中靠近的温暖,是经年累月滋长的爱意的倾述,是心目中无望成真的爱的实现和她眼中止不住弥漫的水雾。


“御剑怜侍,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真爱至上。





【dbq,ooc了(。)最后强行点题也不知道有没有走题hhhh 不管了大家圣诞快乐啦!】

评论(1)
热度(11)

© 红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