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 我是刷屏怪

【御冥】道路

-狩魔冥生日快乐!

-虽然迟到了快一个月,但是机智的我在冥冥老婆生日那天就发了一条loft哈哈哈哈哈哈

-高中御冥AU,年龄操作,爸爸们还活着的操作。所以,可能有所不一样。能出现的人都会出现一下

-短打,这是稍微正经的 不缺德的御冥

 @霖萝不想填坑 别催了,我写了!!!


01.

少年时代的女孩总是充满了幻想,每当周遭的女同学一次又一次向狩魔冥询问起隔壁学校的御剑怜侍的喜好的时候,她都是一幅不耐烦的表情。

“你自己去问那个白痴啊,这种事情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女生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她尴尬地挠挠头发:“可是……冥酱和御剑君是青梅竹马啊,你会比较清楚吧。”

冥酱?狩魔冥对这个称呼皱了下眉头,收拾好桌面上的课本与作业后合上书包。

她向来不理解这类感情的意义。

什么少女情怀?喜欢?不过是白痴的人类对另一个人产生出来的白痴幻想罢了,私自加上去的白痴人设为什么她要去理解?她可不是白痴。

“是,我是知道御剑怜侍喜欢什么东西。但是,这是他御剑怜侍的隐私,我无权告诉你。如果你想知道最好自己去问他,他会告诉你的,这样你的感情才有发展的可能。”

她也不能理解为什么御剑怜侍会在她们学校这么出名,以至于每个知道她与那个白痴是青梅竹马之后都对她指指点点。弄得她好像是御剑怜侍的附属品一样,走到哪都能听到他的名字。就像是人生被打上了标签,着实让狩魔冥不愉快了好一阵子。

她是狩魔冥,完美的狩魔不是谁的附属品。她要的不是别人提起御剑怜侍会想起她,而是提起她会想起御剑怜侍。


02.

御剑怜侍今天又迟到了。

狩魔冥看了眼手机,已经过了两个人约好的时间,以往总是御剑在她学校的门口等她放学回家,可这几天御剑怜侍总是迟到。

官方的解释是辩论社要参加一个县里的比赛正在积极准备着。这个比赛狩魔冥也有所耳闻,她们学校的辩论社也在准备这个比赛,之前路过学校辩论社的时候一柳弓彦和牙琉响也把她拦着死活要她加入辩论社,说狩魔检察官的女儿如果加入了对他们辩论社而言一定会如虎添翼,而且如果她参加比赛御剑怜侍就一定会放水。

反正对面的神乃木庄龙前辈是赢不了我们千寻社长的,如果小冥你加入了我们一定就是冠军了!一柳弓彦天真的发言狩魔冥至今还记在脑海里。

狩魔冥心想他们太天真了,她认识的御剑怜侍可不是那种会在正经比赛上放水的男人,就算她是对手他也不会退让的。

更何况她才不要加入什么辩论社,赛马社可比这有趣多了。尤其是每次御剑怜侍看到她手里的鞭子的表情,那可比在辩论中赢了他有趣多了。

辩论社的部活似乎比狩魔冥想的要忙碌多了。她轻车熟路地在御剑的学校的校园里漫步,找到了辩论社的活动教室。还没有怎么走近就听到了响彻天地的一声“我反对!”。

她心想这哪里是辩论,这是在法庭厮杀吧。

面无表情地打开门,门口的响动让里面的人都向她看来。

刚刚喊着的王泥喜放下了隔空不知道指向哪的手指,对她恭恭敬敬喊了声:“狩魔桑,下午好。”

她总觉得这个孩子有些害怕她?

御剑怜侍看了眼时间,有点抱歉地对她说:“对不起,冥。我这里马上好了,能再等一下吗?”

她嗯了一声,在角落坐了下来。


03.

“冥酱,冥酱。”

绫里真宵往她这里靠近了一点,作为绫里千寻的妹妹,没有和她姐姐选择同一所学校这件事情,狩魔冥听绫里千寻抱怨过无数次。真宵凑近她身边,女孩子黑色的头发在后面扎成了丸子头,大眼睛看着她。

身为两个同龄人,真宵身上的活力完全符合她们这个年纪,而她却显得冷漠地多了。明明是两个极端。狩魔冥对绫里真宵倒是很有好感。

“怎么了?”她问。

“我听成步堂君说,今天是小冥的生日啊?没有准备什么礼物给你对不起,总之先祝你生日快乐啦!晚上回去我给你准备礼物哦!”

狩魔冥倒是呆住了,她是真的忘记了今天是她的生日这件事。

“没关系,谢谢你,真宵。”狩魔家的教养告诉她无时无刻都要保持完美。

“成步堂君说御剑君很早就在准备你的礼物咯。你可以期待一下御剑君的礼物!”

“他?御剑怜侍?”狩魔冥看了眼在远处说话的御剑,摇摇头:“御剑怜侍那个白痴能准备什么白痴礼物?”


04.

“最近总是这么迟真的很抱歉啊,冥。”结束了部活和其他人分开之后,御剑每次都会替狩魔冥拿书包,他说这是一种绅士的表现,狩魔冥不说话,任由他拿着。

“没什么。”她说,太阳即将落山了,黑夜已经在地平线上开始吞噬天空的每一片角落,夏天的风就算临近夜晚吹过来也是温热的,狩魔冥偷偷转头看了眼御剑怜侍,想起一件事。

“你就那么想做律师?”她问。

“当然了,成为和父亲一样的律师一直是我的梦想。”御剑怜侍的回答一如既往。

狩魔冥点点头。每次御剑提起律师她就觉得内心很烦躁。

她把这归咎于身为检察官的父亲天天在她耳边说对面律师(绝对没有针对御剑叔叔的意思)是多么愚蠢白痴总是提出充满矛盾的证据的错。间接导致每次御剑一提起律师就会让她想起未来一脸白痴地说出白痴辩词的御剑怜侍的白痴模样。

即将走到分叉路口,御剑怜侍比以往更早地停下了脚步。

“冥。”

狩魔冥看着他,不解。

御剑把她的书包还给她,然后从书包里翻出一个包装良好的一看就是礼物的东西给她。

他挠挠头,不得不说他这样挺傻的,御剑怜侍说:“今天是你的生日,这个是我给你的礼物。生日快乐,冥。”

不论多忙每年狩魔冥的生日御剑一定会给她准备礼物,本来今年因为比赛狩魔冥已经不抱希望了,不过有过绫里真宵的铺垫狩魔冥倒是没有很意外,她接过他的礼物:“谢谢。”

“回家记得拆,明年也会继续给你礼物的。回去路上小心。明天见。”

狩魔冥嗯了一声,和御剑怜侍走上了不同的回去的路。

回家路上狩魔冥想起了身为检察官的父亲也想起了自己未来也会像父亲一样成为一名检察官,而御剑也会像他的爸爸一样成为一名律师。

他们注定会成为对手,这也是她觉得烦躁的一个点。她拿出手机给御剑怜侍发了条短信:

“御剑怜侍,我可是狩魔冥,就算以后我们在法庭上对立了,我也不会输给你的。还有……谢谢你的礼物。”

对方的回复隔了一段时间,在她到家门口才收到:“加油。冥。”

狩魔冥觉得就算他们未来的立场不同,她和御剑怜侍也不会走远吧。

哦对了,御剑怜侍送了她一根鞭子。

拿出那个鞭子的时候,狩魔冥觉得御剑怜侍果然是个白痴。

评论
热度(5)

© 红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