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 我是刷屏怪

【酥肉】脑海浮游的你(三)

不要上升真人,OOC我的,笔芯(●'◡'●)

上一章


04.
世上最无用的话或许就是那句“我还喜欢她”。
刘人语的思绪在见到苏芮琪的那一刹便被扰乱,明明是昨天承认了的依旧喜欢着的人,也是自己鼓起勇气说要重新追回来的人,但是现在活生生的人就站在自己的对面她却只会撸猫甚至还鼓不起勇气去和她说一句话。
刘人语曾想过很多种两个人重逢的理由——像是参加高中的同学会或某位共同朋友的婚礼又或者是母校的校庆这一类正经到不会让人发现自己内心早就疯狂滋生的思念的理由。她也偷偷练习过很多种开场白以应付两个人的重逢,包括但不限于简单的一句好久不见。
但是刘人语从来没有想过会在一个老公园里因为一只猫遇见苏芮琪,也没有想过她们见面的第一句话竟然会是这就是你养过的猫。
混乱的思绪导致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苏芮琪,只能一直沉默。
曾以为打脸Flag是苏芮琪的限定,没想到原来自己也是一样的容易被打脸。



苏芮琪发现自己总有把话题说死的能力,看着沉默不语的刘人语她现在真想缝上自己这破嘴。
无言的尴尬在两个人之间蔓延,公园里有人投来了好奇的目光。苏芮琪只觉得刘人语的沉默让她很煎熬,心里不由有点难受,难道她真的一点都不想见到自己?而且连话都不想和自己说?苏芮琪有点烦躁,不论何时刘人语总能牵动她的情绪,她看着刘人语犹豫地开口:“你……”
“嗯?”刘人语答应地极快,苏芮琪下意识就想说你是不是一直在等我开口但是一出口又变成了别的话:“你怎……不,好久不见。”
她其实想问你怎么在这,是在这里等人吗?但是转念一想发现自己没有问这些问题的资格,又变成了干瘪的好久不见。
“嗯,两年了。”刘人语说,“真的是好久不见。”
苏芮琪本来还想说点什么但是肚子不给面子地打断了她即将问出口的你是不是在等人发出一阵咕噜。刘人语和她都愣了一下,最后还是刘人语先开口:“要不要一起吃个午饭?”
苏芮琪当然同意了,她其实从昨天下午起没有吃过东西,原本带着年糕出门就是打算去买点吃的然后逛逛,只是中途遇上了刘人语,一切计划都搁置了下来,而现在刘人语主动提出一起吃饭她怎么可能拒绝?
不过在那之前,苏芮琪想起一个事情,她说:“我先把年糕弄回家吧,有的店不一定可以带宠物。可以不?”苏芮琪有些犹豫不决,她不确定刘人语会不会同意会不会等她,只好又加上一句:“不行的话我就随便点外卖吧。”
刘人语一口就回绝了她的点外卖方案:“我一早上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你就当陪陪我吃饭吧。年糕的话可以放我车上,我车就在那边。”
苏芮琪的目光顺着刘人语的手看向路边的白色的车,“你还买车了。”她觉得自己对刘人语的情况了解的越来越少了,明明在一起的时间比分开的时间还久,可这两年她的变化大到自己都觉得陌生。明明说过不敢开车上路的她居然还是学了车买了车,人果然都是会变的。
或许刘人语真的已经不喜欢自己了,现在她愿意和自己吃饭也只是因为凑巧吧。苏芮琪不由有些难受,强压下心里的苦涩,对她说道:“走吧。”
刘人语如果知道苏芮琪现在心里的小九九可能会哭笑不得,她提出一起吃饭的时候怕极了苏芮琪会说出一个不字,明明是鼓足了勇气的提议,对方却好像没有收到那个点。
车里放着柔缓的音乐,刘人语和苏芮琪都没有怎么听进去,刘人语坐在驾驶席上拿着手机在那点点点,最后看到一家熟悉的店铺,转头看向坐在副驾驶的苏芮琪问:“吃火锅吗?”她知道很多艺人为了要保持身材都会克制饮食,尽管苏芮琪喜欢吃火锅,可刘人语不确定她现在是不是能吃。
“可以吃的。”
“小龙翻大江?”
“好。”苏芮琪很乖的配合着,全程没有提出一句反对。
刘人语嗯了一声,开始开车前往目的地,一路上两个人倒也很平静的在聊天。
“你知道吗我们班很多学生都挺喜欢你的。”
“你在教书?看来我下次可以参加个校园节目了。”
“嗯,高中,现在教高一语文。”
“那我不是还可以叫你一声刘老师?”
“好奇怪啊,还是不要这么叫了,总觉得一下子辈分就起来了,还是和以前一样吧,叫肉一。”
“刘老师,你学生知道她们老师叫肉一吗?知道的话你可能在她们面前就抬不起头了。”
“你好烦啊苏芮琪。”
“我这是为了你的名誉着想啊,刘老师。”
“别叫刘老师了,真的好奇怪。”
“可是我觉得挺好的啊,刘老师。我挺喜欢的。”
“几岁了,还这么幼稚。”
其实刘人语刚刚很想问一句你喜欢的是刘老师这个称呼还是刘老师这个人,不过理智还是战胜了感性,她告诉自己不能操之过急。



刘人语选了一个里面的包厢,考虑到苏芮琪现在也算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明星,如果在大众面前露了脸可能会有被认出来的情况,所以万事还是小心点为妙。
菜是苏芮琪点的,门口的服务员有点奇怪的看着这两个人,明明只有两个人却选了一个包间,点菜也不像是熟人,一个人埋头点菜一个人低头玩手机。
刘人语倒是有点恍惚,这份默契让她有种两个人回到了过去的感觉,以前她们出去吃东西也是苏芮琪点的菜,因为她知道刘人语一个典型的天秤座是真的做不出选择。好在苏芮琪知道所有她的饮食习惯,点的菜都是刘人语喜欢的。
不过不知道苏芮琪是不是还记得她的那些喜好。点到最后苏芮琪把菜单给了刘人语,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按你以前的喜欢的点了一下,你看看有没有什么要加的。”
刘人语看了一眼,果然都是自己喜欢的,心里不禁有点窃喜,再随意勾了几个苏芮琪喜欢的菜之后才算彻底点完。
等到所有菜都上齐了,服务员把门带上之后苏芮琪才摘下口罩和帽子。
期间苏芮琪的经纪人给她打过电话,一开始似乎是在问她在哪,苏芮琪看了她一眼,低头夹了个菜入嘴才说在外面吃东西,接着一直在和经纪人说你别来了我发你地址在外面等我就好了,我吃完就回去这类的话。听得刘人语觉得很好笑,想不到苏芮琪也有被这么管着的一天。
刘人语不知道她们还说了什么但是后来苏芮琪的声音听上去明显低落了很多,只是很小声地说了句,“我明白了。”
刘人语一直在安静地吃东西,偶尔回一下罗奕佳发来的微信。听到她结束了通话才放下筷子看向苏芮琪,发现她在发呆。
“怎么了?”刘人语问。
“嗯?哦……没什么大事啦,继续吃吧。”
“你知不知道你说谎的时候眼神总会飘忽不定,语速加快?”
“……就是刚刚姐姐,嗯,就是经纪人姐姐,打电话和我说下一个档期要提前开始录制,明天我就要走了。”
苏芮琪说话的时候没有看她而是看着碗里的菜,一边说一边拿着筷子在碗里戳啊戳的,语气平淡的很。刘人语知道这句话背后的意思其实是今日一别两个人又会变成两条平行线——你再与我无关。她突然觉得这顿火锅变得索然无味。
气氛变得有些沉重,两个人沉默着吃完了饭,最后还是苏芮琪抢先把帐给算了。从地下停车场把车里的年糕接出来后,两个人走在一条没有人的街道,刘人语走在她身后,有点出神地看着苏芮琪的背影。助理早就把车停在了街角,看到苏芮琪后按了两下喇叭,她冲车里的人挥了挥手,接着转过身来看着刘人语,说:“那我走了。”
她要回去了,脑海里这几个字不停地放大,刘人语不知道这一次分开她们还会不会有见面的机会。年少时可以利用千奇百怪的理由去见自己心里藏着的人,苏芮琪在高中时就利用过各种各样的理由来见她。她也经常借着讨论数学题目为由去找苏芮琪,两个人用着各种理由一起出去玩,心照不宣地说着两个人要一直在一起和友谊万岁之类的话去掩饰内心深处埋藏着的真实的感情,虽然幼稚却是最快乐的。
可惜随着年岁的增长,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淡,除非是关系亲密的人,其他人想见对方一面都要寻一个正当的理由。而她们早已不是当初那种亲密无间的关系了。
刘人语不知道这一别之后,下一次见面会是多久之后。看着她离开的身影,不甘涌上心头。“苏芮琪!”她终于还是喊停了苏芮琪离开的脚步。
「只要你喊我,我肯定会向你看的。」苏芮琪的回头让刘人语突然想起这句她对自己说过的话,鼻尖开始泛酸,她深吸一口气,尽量用最平淡的语气说道:“加个微信吧,下次你回来了换我请客。”末了又补上一句:“不准拒绝。”


————
这一篇算是个过渡,个人感觉写的不尽人意_(:з」∠)_
没有写出想写的尴尬感和明明喜欢对方又不能说的挠心感…很愁人…
加完微信就可以常联系了,可以撩起来了(⁎⁍̴̛ᴗ⁍̴̛⁎)

评论(4)
热度(125)
  1. 红屿红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德云社存稿部

© 红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