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 我是刷屏怪

【酥肉】长发公主

盲人肉 x 她的青梅苏 
文内某些设定来自于我玩的网游
不要上升到真人,ooc归我,是BE

ラプンツェル/Lapunzel

00.
吟游诗人和旅人们在篝火旁围成一个圆圈,旅人安静地坐在地上听这位流浪的讲述者将他听说的或是经历的事情娓娓道来。

鲁特琴在吟游诗人的手中被缓缓奏起,奏出了不成调却又别有风味的旋律。甚至还有会乐器的旅人拿出曼陀林和里拉琴在一边伴奏。
吟游诗人在这片土地上游走,听过许多故事,或真或假,但都足够动人心弦,他的目光扫过旅行家里面坐在前面的姑娘,那双眼清澈明亮,倒让他想起了另一双明亮的眼睛。


01.
苏芮琪十四岁的时候搬到村子里,同年苏芮琪遇见了她的邻居刘人语。
起初她很疑惑为什么每天村长爷爷都会给自己的邻居送饭,然后每个人见到她都会和她说要和刘人语好好相处。后来在见到刘人语本人的时候知道了缘由。
刘人语看不见。

02.
刘人语早知道自己有了一个邻居,村长爷爷在苏芮琪搬来的第一天就告诉了她这个消息。说有一个女孩子搬到她家隔壁了,是个善良的好孩子,她们一定能成为好朋友的。
十四岁的刘人语第一次听到朋友这个词语。
她问村长什么叫朋友。
村长爷爷说每个人的定义不一样,但是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年幼的她似懂非懂但是内心对朋友充满了憧憬。于是她每天都在期盼着苏芮琪能来和她打招呼,可是这人迟迟不来。
她问村长为什么我的邻居小姐不来找我玩?她是不是不想和我做朋友?
不是的,她只是害羞。村长说。
终于有一天苏芮琪来了。

03.
苏芮琪很纠结。
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去和刘人语搭讪,说是搭讪也是言重了,毕竟她没有邪念,只是想认识她。
但是正如村长所说,她害羞了。
一个一天就可以做到在孩子里称王的人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邻居,明明这个邻居肯定是自己见过的人里面最弱的。
可是她就是觉得面对刘人语很害羞。
或许是因为自己懂得怜香惜玉吧,苏芮琪想。
于是温柔体贴的苏芮琪找到了刘人语,对她说:“小妹妹,我是你的邻居,我叫苏芮琪,你可以叫我苏芮也可以喊我姐姐反正以后我罩着你了。”
刘人语开心极了,她想村长爷爷说的果然对,苏芮琪没有不喜欢自己。刘人语觉得自己拥有了朋友,很开心,天天在家里等着苏芮琪来和自己玩。
苏芮琪自从说完我罩着你之后就天天跑来找刘人语,刘人语不爱出门,于是苏芮琪就带着各种小伙伴来刘人语家里,原本冷冷清清的家里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了。

04.
八月的时候她们一群人给苏芮琪过了一个生日,当天晚上苏芮琪在洗完澡后跑到刘人语家里,看着她,想起白天她的模样。
“怎么了?”刘人语虽然看不到,但是灵敏地感觉到了一股视线在自己身上。
“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啊?”苏芮琪问。
刘人语一般不过生日,她没有亲人村子里的人都忙,除了儿童没有人会过生日,但是她以前不认识几个孩子,所以一直没有过过生日,但是刘人语清楚记得她的生日到底是哪天。
“十月十日。”
“嘿嘿,好的。”
“你要给我过生日吗?”她问,每次听着苏芮琪嘿嘿笑就有种开心的感觉。
“嗯,我想给你一个礼物,算是补一个见面礼也算是你的生日礼物。”苏芮琪看着刘人语的脸蛋,心里想着为什么一个女孩子可以长得这么好看,如果她可以看得到就好了,明明这个世界是这么美丽,她却看不到。苏芮琪突然很难过,说不出口的忧伤压得她心口疼,她想总有一天我要让刘人语见到这世界。
“好呀,这是第一次有人给我庆祝生日。谢谢你,苏芮琪。”刘人语开心地笑了,漆黑的眼睛弯成一条线,好看的很。苏芮琪都看得着迷了,干咳了一声捂着心脏说时间不早了自己要回去睡觉了。
刘人语生日那天,苏芮琪起了个大早,跑去村里的食物店用存了两个月的零花钱买了一块小蛋糕,火急火燎地带过去给刘人语吃。
“来吧小姑娘,许愿吧。”她说。
刘人语说想要一个朋友。
苏芮琪揉着她的脑袋,拿出一副孩子王的表情对她说那你的生日愿望早就实现啦,我们已经是朋友了,村子里的大家都已经是你的朋友了。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分着蛋糕吃,等到蛋糕吃完了苏芮琪说:“我今天晚上可以来找你吗?”
“为什么啊?”刘人语歪着头问她,疑惑的样子可爱极了,苏芮琪不由得想要揉她毛茸茸的头发。
“嘿嘿,不是说要给你礼物嘛,我晚上来找你。”

05.
十月的天已经开始转凉,夜晚的风吹在脸上还有点生疼,苏芮琪把身上的外套脱下给刘人语披上,抓着她的手拉着她来到了一个池塘边的草地上。
拉着她一起躺在草地上,绿草的味道晚风袭来,有种别样的温馨感。
“你带我来了哪里?”
刘人语紧张兮兮地问她,苏芮琪握紧了她的手,说:“河边的草地上,旁边就是旅店和磨面粉的风车。”末了又像是要让刘人语感觉安心,补了一句:“放心这个地方很安全,不会有狼群出没的。”
“那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我之前晚上一个人跑到这里来,这里晚上最黑了,伸手不见五指。什么都看不到,我害怕极了。然后我想起了你,想起来你一直都是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苏芮琪想起那天自己的恐惧,她停顿了一会儿,摸了下脑袋,抓着刘人语的手握在手里,然后很郑重地说:“刘人语,我一定会让你看到这个世界的,在那之前我就是你的眼睛。”
刘人语虽然看不见,但是这一刻苏芮琪在她心里好像更加具体了一些。在她心上筑起的高塔之下,有一个叫做苏芮琪的家伙,正在沿着塔顶垂下的线一点点向上爬。
十四岁那一年,刘人语从苏芮琪这理解了什么是友情。

06.
“你们两个大半夜在这里干嘛呢?!还不回家不怕被狼群抓走了吗!?”
村长巡逻到河边发现有两个小家伙躺在草地上,他正好听到了苏芮琪说的话,心里是又感动又气,这两个人大晚上的也不怕着凉了。
“哎呀,被发现了。”苏芮琪做了个鬼脸然后看了眼刘人语想起来这个人看不到,拉起她:“对不起村长爷爷!我们马上回去!”
被村长发现后,第二天刘人语就生病了。
村长把苏芮琪抓过去骂了一通,苏芮琪她表面上站在那乖乖听着训话其实思绪早就飘到十万八千里开外了。
“爷爷,你别说啦,我知道错了。我能不能先去看看刘人语?”
村长本来气的胡子一抖一抖,一听这人天天小霸王的模样行走江湖,没想到一心还想着刘人语又觉得好笑,瞪着一双眼看着她大手一挥批准了:“臭丫头,还有点良心,去吧!”
“刘人语!你病的怎么样了!”
苏芮琪越来越把刘人语家当自家了,门都没敲就进来了,冲着卧室大喊。
没有得到回应,苏芮琪心想糟了,不会是晕了吧。赶忙跑到卧室,一看刘人语乖乖躺在床上只是睡着了。
一颗悬着的心也算是放下了。

07.
其实和刘人语相处下来苏芮琪成熟了很多。
苏芮琪也十五岁了,开始在村子里给各位村民帮忙,也在村子的银行里有了一点点的存款。
有人说她好像变得成熟了,只有苏芮琪知道为什么。
因为她是真的想让刘人语看这个世界。
新的一年刚过,两个人的岁数又上涨了一岁。新年年初的时候,村子里来了一位吟游诗人,她说从大陆的另一头,精灵的故乡出发一路漂洋过海流浪到了这里。
村子里的年轻人是第一次见到外邦人,激动得很,刘人语也听说了,在苏芮琪的搀扶下一起每天晚上来广场坐着听诗人在篝火旁弹琴讲述三勇士的故事。
诗人的琴弹的很好,而且各种乐器精通,刘人语喜欢极了音乐,说想学乐器,诗人也很照顾刘人语,很耐心地把自己所学的弹琴的技巧倾数教给了刘人语。
吟游诗人在村庄里停留了两个月,在她出发的前一天,苏芮琪悄悄去找她,问她三勇士的故事是真的吗?女神真的存在吗?那女神可以帮人实现任何愿望吗?
诗人沉默,说远方的德鲁伊或许可以帮刘人语恢复视力。
苏芮琪在心里默默记下了德鲁伊这三个字。
这一年刘人语15岁,越发地出落,年岁把她的五官雕刻得更加深邃动人,每次刘人语一颦一笑都会让苏芮琪的心脏跳动加快。
知道刘人语眼馋鲁特琴很久,但是两个小穷鬼都没钱买得起。
于是苏芮琪穿过伐木场跑去周边的贸易小镇,和那里的的琴匠学了半年的造琴技术,终于在她生日那天送了一把印有苏芮琪签名的鲁特琴给刘人语。苏芮琪没有告诉刘人语这把琴上有签名,她想等有一天,刘人语看得见了,亲口告诉她。

08.
听说镇上有个修女姐姐,人们说她出身不凡,知道很多人不知道的事情。
苏芮琪想或许这位见多识广的姐姐会知道德鲁伊的消息。于是在学造琴技术的期间苏芮琪就经常去小镇的教堂,寻找那位修女姐姐。
“听说最近有个小姑娘找我,看来就是你了?”
苏芮琪看向这位姐姐,一身黑色的修女服,粉红的头发分外显眼。她站在自己面前,与他差不多高的个头,“找我什么事?小姑娘。”
苏芮琪从来不是个爱拐弯抹角的人,她直截了当地告诉修女姐姐:“有个小姑娘,她是我朋友。眼睛看不见,我想让她恢复光明。他们说姐姐你见多识广,我就想问问你有没有办法?”
“你为什么想帮她?”修女问她。
苏芮琪一愣,她好像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一直以来散热器都觉得自己帮刘人语是一件名正言顺的事情,她只是想要刘人语,开开心心。而且自己还说过要罩着她。
“因为我说过我要罩着她。”苏芮琪觉得自己说的很对,但是心里又有一个声音在反对。
“你喜欢她吗?”她又问。
这下苏芮琪更懵了,说到喜欢的时候,自己的心脏像是要跳出来一样紧张,她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样看着修女,许久问道:
“喜欢是什么样的?”
十六岁的苏芮琪第一次意识到名为喜欢的存在。

09.
时间的流逝总是很快,日子一天天过去,时间把两个幼嫩的孩子打造成了两位出落的大姑娘,孩童的稚嫩从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大人的成熟。
这一年刘人语已经十六岁了,是一个大姑娘了,而苏芮琪十七岁,开始了独立的生活。她开始四处游走,寻找诗人口中的德鲁伊。
虽然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少了但是感情依旧好得很,只要两个人都在村子里就天天粘在一起。苏芮琪会和刘人语说旅行路上的见闻也会给她说其他地方的风俗,描述首都的繁华、乡村的宁静和其他城市街道上的热闹。
但是苏芮琪始终没有找到德鲁伊,回来前她听说西边的城市,塔丁有德鲁伊。她打算去看看,当然她没有和刘人语说。
她这次回来是因为今年刘人语的生日又要到了,她是个遵守约定的人,说了要给她过生日就一定会给她过。

10.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刘人语开始觉得与苏芮琪待在一起是一份痛苦了。有一份欲望在刘人语的内心蔓延,那无尽的贪婪一天天吞噬着她的心脏。从第一次苏芮琪远行的那半年开始,她便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同。那好像是同友情不同的一种感情,刘人语不敢去找别人诉说,只能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
一颗赤诚孤胆的心被一个名为苏芮琪的人融化,这个人顺着她心上垂下的线,已经冲进了她心里,与她心里筑成的塔里的小刘人语肩并肩笑着、坐着、谈天说地。让她开始期盼每一年春天的樱花,夏天的荷叶,秋天的丰收和冬天的白皑。苏芮琪带给她太多了不同寻常的东西了,不知不觉间她的生活和心里充满了这个人。
刘人语觉得这已经不是友情了,可这不是友情又会是什么?没有人教过她这种感情,刘人语陷入了迷惘。
“刘人语今年你想要什么礼物呀?”
“苏芮,我想不到要什么了。”她说。
苏芮琪听着听着笑了,说那我自己想一个。
苏芮琪的嗓音在耳畔回响,心里痒痒的,刘人语突然灵机一动,笑意盎然,说:“我想到了。”
刘人语一笑苏芮琪就觉得心脏漏跳一拍,每一次同刘人语坐在一块她的心脏就跳得比以往都快,苏芮琪捂着心口,暗自告诉自己,苏芮琪你要冷静,但是就连心脏都在告诉着她,这份感情的名字叫什么。
“那你要什么?”她转头看向刘人语,明知道刘人语看不到自己她还是每次说话都会望着她,她漆黑的无焦距的眼神每次都让她心疼。
“我想知道你是什么样的。”刘人语抚上她的脸庞,苏芮琪整个人僵住了,她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奔腾,她的指尖抚过的每一寸肌肤都在发热。
刘人语有点嗔怪得说道:“你从来不告诉我你到底长什么样。”修长的手指在她的脸庞游走,轻轻柔柔地从苏芮琪的额上开始描绘,直到触碰到她的唇的时候才停住了,指腹顺着她唇的轮廓在游走。
刘人语想把这个人的样貌记到心底,给自己心塔上那个无脸的苏芮琪画上属于她的五官。
苏芮琪咽了口水,刘人语这样太犯规了她想。有一个冲动的魔鬼在她脑海里便大喊,苏芮琪全身的敏感神经都集中在了刘人语的指尖触及的地方,脑袋都转动不过来。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抓住了她的手腕,反手握住她的手,把这个女孩往自己怀里拉,接着将自己的唇覆在了刘人语的上面。
苏芮琪睁眼,看到刘人语漆黑的眼眸,想放手,没想到刘人语抱住了她,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我想要你。”刘人语的声音轻到只有两个人能听到,这个小姑娘从以前起就是一个直白的人。苏芮琪耳朵都红得可以煮鸡蛋了,她想起教堂的姐姐说喜欢就是想要和这个人一直在一起,因为她有铜墙铁壁,为了她比钢铁还坚硬,无坚不摧,刀锋不入。
苏芮琪想,完了我全都有。
“这个礼物会不会太简单了。”苏芮琪哑着嗓音问,
“不,这会是我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你给吗?”就像一场博弈,终归会有胜负之分,感情这场战苏芮琪从第一眼就输了,这个小姑娘早就把她抓牢了。
“给。”苏芮琪说。
“就算我是这个样子的,你也会喜欢我吗?”就算我这双眼永远看不见你,我永远无法描绘出你的模样,你也会喜欢我?
“我喜欢你,不管你是怎么样的。”苏芮琪有点心疼。
十六岁的刘人语在今天好像明白了什么叫喜欢。
十七岁的苏芮琪在今天下定决心要让刘人语重见光明,不择手段。

11.
苏芮琪踏上了前往塔丁的旅途。旅途遥远这一走就是一个月,才到达这座城市。
这是个炼金术高度发达的地方,苏芮琪一进城就对德鲁伊是不是存在产生了怀疑,一番打听下来,却真的让她打听到了德鲁伊的栖身之处。
她顺着指引来到城外的小屋。
在这里她见到了自己寻找已久的一位德鲁伊。
“所以你是为了求我让她的眼睛复明才来的?”上了年岁的老人捋着胡子慢悠悠说道。
苏芮琪点头,很郑重地说:“是的。求求你了,不论是什么代价都可以。只要能让她看得见。”
老人叹口气,看着苏芮琪的眼神里满是欣赏,说:“这个代价,我怕你承受不起。”
“没关系,为了她我可以的。”
“就算你再也见不到她?”
苏芮琪一愣,刘人语的面庞在她脑海里闪现、回放,她的笑她的哭她的生气……她不应该被黑暗拘束,她值得更好的生活。
这位老人最后又问了一次苏芮琪是否愿意。少女点头,眼里满是坚定,她对德鲁伊说:“是的,这是没用的我唯一能为她做的事情了。”

刘人语在十七岁生日那天有位德鲁伊来到了村子,说自己受苏芮琪的委托来找刘人语并给了她一瓶药水。
请她务必要喝下去。
于是刘人语在十七岁生日那天,恢复了视力。
画像是苏芮琪出发前偷偷找村里的画家画的,用了她半个月的工资,委托人家一定要在刘人语生日当天送到。
并交给了画家小姐一封信。
那是这几年来两个人用过的最正式的交流方式。
刘人语拆开信封,打开纸张,纸的正面只写了五个字——我送你光明。
背后,苏芮琪删删改改,涂黑了一段又一段文字,最后只留下了:喜欢这个礼物吗?
刘人语摸着那些被苏芮琪画成黑色方块的字,企图触摸到苏芮琪隐藏在字块背后的真心。刘人语还是知道她写了什么,我爱你。
她问德鲁伊:“苏芮琪还会回来吗?”
老人摇摇头,没有说话。
刘人语十七岁,在苏芮琪的帮助下第一次见到了这块土地。

结束.
———

贴一段这首里面我最喜欢的几句:
人生就好比在一座高塔上
垂下一根名为心的东西
终于有谁沿着它爬了上来
那个人就是你啊

映进打开了的双眼里的花是绵绵阵雨

评论(20)
热度(73)
  1. 红屿红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德云社存稿部
  2. 阿捆嗷红屿 转载了此文字

© 红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