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 我是刷屏怪

【酥肉】脑海浮游的你(四)

上一章

对不起,我实在不喜欢自己之前写的结局

重新写了一个

不要上升真人,OOC我的,笔芯(。・ω・。)

05.

刘人语直到到了家洗了澡躺上床还是对今天发生的事情感到十分魔幻。她拿起在床头充电的手机点开微信,看着聊天列表里最上面的那一个出了神。

“加个微信吧,下次换我请客。”

冲动是魔鬼这话不假,刘人语其实话音刚落就后悔了,她是不是显得太急切了?苏芮琪会不会误会她?但是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她硬着头皮又补了一句:“我不喜欢欠着别人的情,你又没我联系方式,或者我们加个电话也可以,你回来联系的到我就好了。”

刘人语的解释让苏芮琪原本有点希望的心又沉寂了,暗暗掂量了一下刘人语话里的别人的意味心想自己对她而言果然已经是过去式了。“就微信吧。”她拿出手机,点开微信按出她的二维码后将手机递给刘人语。

在接过苏芮琪的手机的时候刘人语无意间触碰到了苏芮琪的手背,她下意识小幅地缩手,低头一看,苏芮琪的微信头像居然还是两年前的那个,手里的操作顿了半秒后才继续扫码发了个好友申请给苏芮琪,然后把手机还给了对方。

“那我先走了。”同意申请后苏芮琪晃晃手里的手机,“有事可以微信联系我。……没事找我也可以,我看到一定会回的。”

这个夜晚注定睡不着,刘人语看着这个头像出神,甚至没有发现聊天框最上方的苏芮琪三个字变成了正在输入中,满脑子想的都是我现在发消息会不会太晚了?会不会打扰到苏芮琪休息?好想和苏芮琪聊天啊。

她在输入框里面写了又删删了又写,最后都删光了刚刚打的字,有点心烦正打算把手机扔回床头继续充电就看到了当前聊天界面左边的人发来一条消息。

我出发了,晚安好梦。

刘人语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火速回了个一路平安,万事顺利。

她原本怕飞机已经起飞对方收不到她的回复,但是苏芮琪的秒回让刘人语瞬间心安。

起飞了,晚安。

晚安。刘人语发了条语音。


06.

不得不说飞机上这一觉苏芮琪睡的很好,或许是因为她真的累了又可能是因为刘人语的那条语音。

短短一秒的语音苏芮琪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听了好几次,如果苏芮琪现在看得到自己的表情一定会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刚得了宝贝的孩童一样。已经有七百多个夜晚两个人没有像今天这样给对方发消息了,就算刘人语已经对她没有了感情但是她自己开心一下也不过分吧?

下飞机的时候已经凌晨了,苏芮琪没有回复微信,她怕打扰刘人语睡眠,她本来睡眠就浅,一点动静都能吵醒她。坐上早就安排好的车之后她与接机的粉丝告别,去了酒店休息。

刘人语难得睡了一个好觉,早上微信叮叮当当也没吵醒她,为了应对各类突发事件或是者家长来访或者是老师调课她已经很久没有把手机调过静音了,以往早上都会被闹醒,今天却一觉睡到了自然醒。

她拿起手机,看了眼聊天界面,掐了一下手臂发现果然不是自己在做梦后放心地哼着小曲去洗漱了。

回来后正巧听到手机叮咚了一下,一看原来是罗奕佳发来的微信,罗奕佳问她要不要出去杭州玩。

这大冷天又接近春运时间出去杭州玩?看断桥残雪呢?还是去看雷峰塔啊?刘人语本能地觉得此出必有诈问了一句为什么,那边倒也不遮掩,直接和她说听说苏芮琪接下来几周都在那边,你不是想追回人家吗?先接近人家探探口风啊。

这话说的不假,经过昨天那么一回刘人语心里的想法越来越多,虽然去了那边也不一定见得到苏芮琪但是总比待在原地什么也不做的好。刘人语没有拒绝,顺便和罗奕佳说了昨天的事情。

罗奕佳直接一个微信电话打了过来,大声痛斥刘人语昨天为什么不和她说反而拖到了今天,明明昨天她还发微信慰问了刘人语的。

刘人语打哈哈得说这不是忘记了,太紧张了,和她说了估计会更紧张。

罗奕佳在手机前翻了个白眼,呸了一声,心想她分明是见色忘友,难怪昨天回复那么敷衍,都是短短几个字。亏的她后来为了帮刘人语心怀不轨地去找了苏芮琪问她接下来的有没有要去哪玩的安排,哪里知道这两个人都背着她已经重新建立了联系。

“诶,所以你现在怎么想的?”收回思绪,罗奕佳还是又问了一句。

“什么怎么想的?”

“就是苏芮琪啊,你们昨天都见面了不是?你们两个人面对面近距离在没有舞台灯光的照射,没有粉丝滤镜,没有现场气氛烘托的接触之后你现在是什么想法?还喜欢她吗?”

刘人语想起昨天吃火锅,苏芮琪一点点从锅里把她不喜欢的菜挑出来放在另一个盘子里就觉得好笑,每次想到她总会不自觉地心情大好,弯起眉眼露出笑容,说:“不喜欢她。”

那是拨开云雾见青天的一种感觉,长久以来困扰着刘人语的混沌被这一句话散去,思绪中的黑雾散开后可以见到的是苏芮琪的幻影在她脑海里成型安家落户,拉着她的手在她的天马行空里奔袭。

刘人语说:

“是爱她。”


07.

自觉又吃了一份狗粮的罗奕佳在给刘人语发完机票的信息后默默退出了聊天并表示打扰了。

两个人买了傍晚的飞机,罗奕佳早就对冬天的杭州蠢蠢欲动了,早早就催促刘人语赶紧的别迟到了,一看就是拿苏芮琪做借口顺便把刘人语拐来陪她的。刘人语倒没什么反应,她本来就不喜欢冬季,怕冷的很,比起冬天的杭州她可能更喜欢春夏的杭州。

冬天的天暗得快,这才下午四点多近五点天就黑得近乎彻底了,刘人语不喜欢黑,这是她讨厌冬天的第二个理由。机场陆续有人进进出出,有人脸上洋溢着回家的喜悦也有人脸上布满了离别的忧伤,说机场是除医院外见过最多分离的场所她是同意的,因为她就在机场外围见过无数次苏芮琪离去的背影。以前赌气说再也不会去看她一眼,结果最后自己还是偷偷混迹在人群里假扮成她的粉丝用着最不会被发现的方式去见她,这对刘人语自己而言是一份妥协但是这份妥协绝不可以让苏芮琪知晓。

距离起飞还有段时间,刘人语百无聊赖地刷着微博,她关注了许多有关苏芮琪的微博博主,虽然这些微博她早就看过数次,但是也足够她排解心中的思念了。

起飞前,刘人语给苏芮琪发了一条微信内容是一张机票的照片,附上了一段文字。‘我来请你吃饭了’。

飞机从起跑线上飞起,窗外是漆黑的夜空,成都在刘人语的眼中变得越来越小,仿佛伸手就可以抓住这一整座城市里的人。高空下的都市灯火万丈,刘人语把视线从窗外移回来,看到罗奕佳正看电影看得津津有味,只好自己戴上了耳机听歌,闭目养神,而后思绪乱飘——

刘人语讨厌冬天的第三个理由那就是当初她和苏芮琪的吵闹与分手也是在冬天。刘人语至今记得那扇透露出拒绝和冷漠的紧闭的房门和寒冬凛冽刺骨的风以及在脸上流淌的不知究竟是雨雪还是她的泪水的那个冬天。

就是在那个冬天她们渐行渐远,闹到现在这个地步——前进一步是悬崖峭壁后退一步是深渊。

她们以往不会那般争吵。

谁也不退让,谁都不肯低头。于是一句赌气的分手变成了长久的不联系与无法名正言顺的关心。其实后头苏芮琪来找过她,但是还在气头上的刘人语没有理会她,甚至把对方的联系方式都拉了黑。

现在想想都是年轻犯的错,只是不知道在错过了最好的年纪之后的她们是不是还有机会修复那层关系。


苏芮琪很少像现在这样成天抓着手机不放,还时不时看一眼手机,每次一有微信的声音响起就立马低头,然后失望地抬头。

“小苏。”

经纪人姐姐喊了一声,苏芮琪闻声抬起脑袋疑惑地看着经纪人姐姐,“怎么了?”

“这是我该问你的话吧,你怎么了?手机里住了仙女还是你老婆啊,你都看了快一天了,整个人魂不守舍的。”

苏芮琪尴尬地笑笑,放下手机,说:“我只是有点无聊。”

“无聊?以前无聊也不见你这样啊,你的吃鸡呢?你的王者荣耀呢?还是说你改玩微信跳一跳了?”

苏芮琪挠挠头,不说话了。她的经纪人姐姐每次都一针见血,把她怼得无话可说。她现在也不能对经纪人说自己和刘人语的事情,在不知道她们的态度如何的情况下苏芮琪不想把刘人语推到风口浪尖。

她从早上给刘人语发完微信之后就一直在等对方的回复,但是刘人语好像没有看到似的,一直没有给她回应。苏芮琪有点失落,每听到微信的叮咚声都以为是刘人语,然而每一次都让她失望而归,苏芮琪想刘人语也许真的不在乎自己了。

直到傍晚刘人语给她发了一张机票的照片说来请她吃饭了,她那颗心才又跳动了起来,苏芮琪觉得自己又一次被对方撩到了。去搜了一下成都到杭州的航班,发现刘人语到达的时间她应该已经结束了拍摄,她频频抬头看向经纪人姐姐,把经纪人看得头大,放下手机问她:“怎么了?我脸上长东西了?”

“姐,一会结束了我可以自己行动吗?”

经纪人姐姐从手机里抬头瞥了她一眼, “可以啊,我跟着就可以。”



评论(1)
热度(97)
  1. 红屿红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德云社存稿部

© 红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