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 我是刷屏怪

【酥肉】脑海浮游的你(六)

上一章

不要上升到真人,OOC我的,比哈特(。・ω・。)ノ

这章完结,之前的结局点这里

写了个番外,emm,我现在很羞愧(。


11.

“我不知道。”刘人语说。

“那如果是你呢?”苏芮琪问她,看似随意只有苏芮琪自己知道有多紧张,刘人语看着她,眼里的情绪是苏芮琪看不懂的。

“……不会。”她说。

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苏芮琪想至少自己还有机会?

她趁着没人偷偷看着刘人语,之前她就想说了,刘人语好像比以前高了一点,更瘦了,那胳膊和腿越来越细,也不知道有没有好好吃饭。

“你……”刘人语想说话但是话还没说出口经纪人姐姐就推开门进来了,对还在吃东西的苏芮琪说:“我们先走了,放假也不要太放纵了啊,假期回来我可是会称体重的,胖了你自己知道后果的。”

苏芮琪频频点头,表示自己清楚明白地获得了这个消息:“知道了姐,我明白的。新年见啦。”经纪人和助理两个人大手一摆就溜了,于是罗奕佳回来之后五个人的聚会变成了三个人的故事,罗奕佳觉得自己应该先走的,可是刘人语不放她走。

一顿饭吃得罗奕佳前期看戏后期被看。如果不是刘人语说的不放人可能现在罗奕佳已经被苏芮琪的目光烧死了。又不是她想做电灯泡的,这个苏芮琪真的太过分了。

罗奕佳最后还是借口先溜了,走之前对刘人语眨眼叫她加油好好干。刘人语给她一个眼神让她自己体会,大手一挥让她赶紧走出自己的视线。

“你刚刚想说什么?”突然苏芮琪问了一句。

“嗯?”刘人语疑惑了一刻,意识到是经纪人进来的时候,“哦,就是想说你是不是长高了。”她刚刚其实顺势想问的是你是不是还有点喜欢我。但是还好被打断了。

“就这样?”

“对啊,还能有什么?”

“……没。”苏芮琪垂眸,果然都是她的错觉?

低落归低落,苏芮琪还是很享受和刘人语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的,不能被自己的低落给影响了,苏芮琪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心想或许还是有转机的。

“你接下来几天有计划吗?什么时候回去成都?”她问。

“再看吧,回去可能还要几天。你今年过年回家吗?我记得你去年好像是在外面过的吧,今年放假了是不是要回去?”

“嗯,今年回去过。所以想问问你们什么时候走,或许可以一起回去。”

“那我回去定下来了告诉你好了。”刘人语想如果她回去过年或许自己还能约她出来,她看了眼基本空空如也的盘子,“吃的也差不多了,走吧。回家。”

“好。”

夜深了之后天气更冷了,夜风吹得刘人语瑟瑟发抖,就算穿了再多也是冷的不得了。两个人对比了一下住址的地址后发现苏芮琪住的地方离刘人语的酒店不远,倒可以顺路坐一辆车。

苏芮琪坚持把刘人语送上楼才回去,到了酒店就收到了刘人语发来的语音。

比上次多了两秒,晚安,谢谢你。早些休息。

第二天一觉醒来刘人语就觉得全身使不上劲,鼻塞头晕的难受,累的难受,找出温度计一量,发烧了。

或许是这些天吹的寒风多了,她本来体质就弱,也怕冷的很。冻到生病也是有过的事情。

罗奕佳下楼找药店买了退烧药给刘人语之后就把刘人语生病了的事情告诉了苏芮琪。原本还在想吃什么的苏芮琪放下手机立刻就冲到了刘人语家门口。

刘人语晃晃悠悠地跑到电子监控器前面看到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影在门口站着。直接就开了门。

苏芮琪把门合上,看刘人语一副站不住的样子赶紧扶着她,她把手放在刘人语额头上,皱眉。

“你干嘛?”

“人体测量,罗奕佳和我说你发烧了,但是没有和我说多少度。”刘人语的呼吸打在她的脖子上实在是离得太近了,苏芮琪把她扶到床上躺着,找到了温度计。还残留着上一次测量者的体温,38.9。

苏芮琪脸都黑了眉头皱在一块,说:“刘人语,我们去医院。”这是苏芮琪头一回重新喊她名字,严肃的很。狮子座的霸道在此刻尽显无疑,刘人语以前从不觉得苏芮琪霸道是因为她总是顺着自己,明明是一只傲得很的狮子在她面前就像一只小猫咪。

刘人语摇头,她不可以和苏芮琪一起去医院:“不行,我不去。除非你让奕佳带我去。”刘人语现在虽然迷糊但还是知道唯有这事是绝对不可以的,苏芮琪这个身份带她去医院会引出什么事情她还是知道的。被拍到得怎么解释?朋友?可饶了她吧,她最不想和苏芮琪做的就是朋友了。

可是终归敌不过苏芮琪的倔强,她把她扶起来,架着:“别闹没事的,和我去医院。”

“不行,苏芮琪,我不可以和你去医院。”

但是刘人语的反抗并没有什么用,因为她的反抗引来的只是苏芮琪把她背了起来,失重的感觉令她下意识环住了苏芮琪的脖子,全身的重量都在往她身上倾倒,头靠在她的肩膀上,耳边还能听到苏芮琪因为背着她走路而有些加重的呼吸声,她的声音变得极近,“刘人语,听我的话,没什么比你的健康更重要。这个时候我都不能为你做点什么的话我会后悔的。”

刘人语迷迷糊糊的,心跳的极快也不知道是因为苏芮琪还是因为发烧,早前的药劲上了头困意袭来的很快,她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张口就来:“苏芮琪你……是不是还有点喜欢我?”

但是没有听到她的回答刘人语就睡着了。


12.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了,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床、陌生的房间,唯有在床边上坐着的人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

这是个单人病房,窗外天已经黑了,苏芮琪正坐在椅子上休息。

她感觉好多了,头也不晕了,虽然还是没有劲但是能感到身体在好转。在旅行途中突然病倒实在是太丢人了,最后还是被自己前女友背到了医院。尤其是自己还对这个前女友心怀不轨就更加丢人了。

“你醒了。”

苏芮琪睡的不深,听到了一点动静就醒来了。刘人语的脸色好了很多,她指了指床头放着的东西说:“粥先喝了吧,喝完吃药。”

刘人语点头,她突然不敢和苏芮琪说话,只能点头。伸手想去拿粥,但是对方的手先一步拿起了粥,打开盒子。

“你?”她不解。

“我喂你,病人要好好休息。”

“我自己来,我又不是没有手。”

“不行,刘人语你要听我的。”苏芮琪一边说一边给她舀了一勺粥,“张嘴。”

刘人语知道自己拗不过她,乖乖张嘴。喝完后才后知后觉想到一件事——等一下,苏芮琪好像一开始自己尝了一口?

她看了眼对方的神色,平静的很,仿佛没有发生过似的。

“说起来你有被发现吗?”刘人语想起自己不愿意苏芮琪和自己来的理由,万一被认出来,那可不是一件好事。

“有。不过我让医生不要说在网上乱说,我说我是陪朋友来的。”

刘人语最不想听到的词汇终于出现了,她苦笑,呢喃着:“朋友。”

“怎么?女朋友不是朋友了?”

苏芮琪的话让刘人语猛地抬头,睁大一双眼看着她:“你、你说什么?”

“你以为我对每个人都是这么热情吗刘人语?我会这样只是因为生病的人是你,你不是问我是不是还喜欢你吗?”苏芮琪把粥打包好给袋子系个结仍到垃圾桶里,看着刘人语的眼睛,说:“那我现在回答你:是的,我还喜欢你。”

刘人语不可置信得看着苏芮琪,自己长久以来所想的事情居然由对方先开口了,这叫她怎么不惊讶?

不是没想过苏芮琪会不会还喜欢自己,但是每次看到她在微博上和其他人的互动就开始怀疑自己的想法,优秀的人那么多凭什么对方还要喜欢自己?她不敢对苏芮琪说也是因为这个,她太怕从她嘴里听到拒绝了。

“我们和好吧。”苏芮琪看她没说话一脸呆滞又说了一句,把刘人语的思绪拉了回来。

略显苍白的脸看着她。

苏芮琪没来由的紧张,刘人语似乎想说什么又没说出口只是伸出手,苏芮琪看看她,还是把手放了上去。然后刘人语给了她一个拥抱,紧紧的抱住她,她的身子都在颤抖,呼吸声清晰明了。苏芮琪反手抱住她,拍着她的背安抚,说:“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这次我可不会放手了。”

“辣鸡,谁说我不说话了。”刘人语的鼻音似乎有点加重了,“你得再追我一次。”

苏芮琪笑笑,放开她,看着这个现在鼻子通红满眼泪珠的女孩说:“好啊。刘人语,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刘人语也笑了,没想到苏芮琪的“追”来的这么快。

“虽然你犯规了。”刘人语凑上去,苏芮琪的五官在眼前放大,她闭上眼睛:“但是,好。”

然后轻轻地碰了一下苏芮琪的唇。


end.


评论(6)
热度(117)
  1. 红屿红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德云社存稿部

© 红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