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 我是刷屏怪

24小时前,我死了(上)

一个在知乎看到的东西,题目是用「 24小時前,我死了 」为开头,写一个故事。

第一人称 ooc 勿上升真人


【1】

24小时前,我死了。
我叫苏芮琪。



【2】

曾经我以为死后来引导死者的阴间使者都会是一身黑袍,手握镰刀,脸戴黑色面具,然后走路带风的威武雄壮霸气姿态。


然而出现在我面前的却是一个瘦弱无比仿佛一推就倒的弱小女孩,丝毫没有我想象中的威武霸气,起初我还以为她是我的小粉丝。


看着这个正在瑟瑟发抖的小粉丝,我感觉她好像有点怕我?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里疑惑道:我长得很可怕吗?


我很不解她为何有点局促感,仔细端详起眼前这个女生。她身上的衣服大了似乎不止一码,她一边拉平自己的衣服一边看着手里的一本小册子。

后来我才意识到原来那就是生死簿。


她胆怯到都不敢抬头看我,用软软糯糯、奶声奶气的声音对我说:

“苏……苏芮琪对吧,我是来引导你的阴界引路人,我叫林侍恭。是个见习引路人,我是来告诉你一件事情的——24小时前,你死了。”


【3】

就在刚才,我被人告知了一件事情。

我死了。在24小时之前。


对不起,其实我的脑袋还没转过来发生了什么。我眨眨眼,看着那个不知道是叫林侍恭还是临时工的小女生,然后伸出手捏了下自己的大腿。


能摸到,有肉感。我心里一紧,再一捏,有点疼。


我慌了。然后抬头看向林时恭。


“我死了?”


“对。”对方的冷静与我的惊恐完全形成了对比,‘临时工’淡定地点头,指着她手里的册子给我看。


我看到那上面,一页纸,正中间写着我的名字。苏芮琪三个字,字字正楷,不偏不倚,正正好好,不是错别字。


“这是我们地府人手一本的生死簿,上面的文字是实时更新的。”她说,然后指着我那一段,继续说:“一般文字后面会附上死者的生平和最后地址指引我们去寻找她。你看,这里就是你的。”


我顺着她的手指继续看下。


那一页纸上写着:

苏芮琪,女,17岁。成都人,死亡地点:四川省成都市XX街XX号。



【4】

我看着那本生死簿说不出话,心里已经对我死了这件事情有了一定的认同感。

其实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还挺带感的。


我问林侍恭我是怎么死的。


她看了我一眼,沉默了一会才吐出两个字:“猝死。”


很好,很符合当代年轻人。


“阎王殿下说过,每个魂魄在死后24小时会从身体里出来,只有在我们引路人靠近才会有意识清醒。”


“然后你可以选择在接下来的十二小时里面自由活动,当然我们引路人要跟着,免得你们去找仇人报仇吓唬活人。我有个前辈叫石席森,石前辈和我说过就有个鬼跑去吓唬她的仇人,把人家活人都吓坏了。所以你千万不可以去找你的仇人报仇!”


林侍恭一直在我边上个不停,明明是个可爱的小妹妹,说起话来却一点都不可爱,满嘴鬼鬼怪怪的。


但是认真听着这些话的我可能更奇怪,我疯了吧。


【5】

“我可以去看看自己吗?呃,我是说我的……嗯,尸体。”我问林侍恭。


从前看小说,小说里总写什么魂魄不能见到自己的身体,不然容易被吸回去诈尸。


现在我很害怕这个设定是真的,但是我又是真的想再看自己一眼,顺便看看我的朋友们,她们肯定和自己在一起。


所以我真的很担心我的提案被驳回,那我就真的死无可恋了。哪里想到对方爽快地点点头,“当然可以!”

于是我们来到了一个地方。


emmm,准确的说这个地方是灵堂。

然后我看到我躺在那,双手放平,双眼紧闭,双唇毫无血色。一点我的样子都没有,我应该是生龙活虎的,我能跳能唱怎么可以躺在这啊?


我在这个小小的地方四处转悠,见到了许许多多熟悉的人、陌生的人。然后我听到在一个角落里,传来了一个熟悉的抽泣的声音。

我循着声音找去,看到在一个房间里,有一个女孩趴在书桌前,疯狂抽泣。


嘿,让我看看这是谁呢?
哦,是刘人语。


【6】

有一句话不得不说。


在看到刘人语的时候,我的心真的揪了一下。

“这是你朋友吗?好像哭得好伤心啊。一定很在乎你。”
林侍恭在我身边问。


我突然没有心情回答她的疑问,只是看着从桌上起来的刘人语。她跌跌撞撞地起身,往身后的床上走去,接着靠在床边贴着的墙上,又一次把头埋进腿间。


她每次背着我哭的时候都这样。

别问我为什么知道,因为我都看到了,可是我不会安慰人,一直不知道怎么安抚她。直到现在我也不会安慰人。也学不了怎么安慰人了。


但是我现在好想抱抱她告诉她我在这里。

我刚刚看了一眼她的样子——眼睛特别红,要我说比兔子还红,换在平时我肯定会笑话她,但是现在我笑不出来。

因为她这是为了我哭的。


“林侍恭,鬼魂也会和人一样心痛吗?”我抚着心口,问林侍恭。


“不会啊,鬼魂是没感觉的,甚至不会哭。”

收回在放在刘人语身上的目光,我垂下了头,思考着林侍恭的话。


不会痛?那为什么我现在心这么痛?


如果说这么多年下来天不怕地不怕的苏哥最怕什么,所有儿童帽的人的答案都只会是同一个那便是——刘人语的哭。

其实我不是怕刘人语的哭,我只是觉得她哭起来不好看,像一个傻子一样,很影响她的小仙女形象。
这是我以前的说法,现在我想说我真的怕了。


刘人语,求求你不要哭了。

我真的怕刘人语哭。


【7】

“大辣鸡。”


刘人语的声音因为哭得沙哑得不像是她的,我下意识地回了一句小辣鸡。

没有得到回复。


当然同样的刘人语也没得到我的回应,但是她依旧自顾自说下去。


“苏芮琪,你这个傻东西。为什么要丢下我啊……”

“我们不是还要一起走下去吗?”


“王八蛋,你怎么这样啊……”


一旁的林侍恭看我的眼神都变了,我没管她的眼神,只是看着刘人语。


“这是你女朋友?”她问我。

我没回复她。


刘人语不是我女朋友,但是我们是真的感情好,但是那个感情我不知道能不能算得上喜欢。


“苏芮琪,你这个大辣鸡,你倒是醒过来啊!”

她一次又一次说着同样意思的话,我站在她面前,其实应该说是飘,一次又一次同她进行着传达不到的对话。


“刘人语,我在这啊。”


“刘人语,别哭了,太丑了。”


“刘人语,我不会丢下你的,我不可能会丢下你的。”
“小辣鸡,我醒着呢!”


“我们当然是酥肉CP啊,我们会是一辈子的酥肉cp的。”


“小辣鸡!我在这里啊!你居然骂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苏芮琪,为什么你不回应我……”
“刘人语,为什么你不回答我?”


【8】

林侍恭在我边上哭丧着脸,都是她的错,我本来还能忍住情绪的,她却害得我鼻子也酸酸的,眼睛好像还进了沙子。


我问林侍恭有没有不去阴间而留在阳世的选择。


她神色复杂地看着我,点头。但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我和她说你要是想说什么就说吧。


她捏着手中的那本破烂生死簿,低着头,哭腔十分明显,说:“你可以选择留在阳世但是这样一来你就只能做一个孤魂野鬼,如果想投胎就要在阳间积功德,很难的,很少有人愿意这么做。”


我隐隐约约也猜到了,不是很意外。


“我可是苏芮琪,做鬼也当然要做一个不同寻常的鬼。”
我是这么对她说的。


刘人语哭够了之后终于睡过去了,我看着她的侧脸,有一搓发丝垂在眼上,我下意识想替她把这群不乖的头发拨到耳后,然而当我伸手——我的手指却穿过了她的头发。


我愣了一下,后知后觉又想起来——是了,24小时前我就死啦。


我死了,意味着什么?


我首先想到的是每个失眠的夜晚我再也不能把刘人语当作我的独家抱枕抱着睡觉了;不能再同她在夏天行走在异国他乡的街道上拍摄那短到只有几分钟却是我们整个夏天最愉快的回忆的团综;也不能和刘人语一起在冬天的寒风里寻找路边的鲍师傅然后把店里搬空;甚至不能把当初罗奕佳她们问我喜欢谁时内心深处藏着的刘人语说出口了。


那句小辣鸡,我再也不能说出口被她听到了。


我想到的每一个不可以里面都有一个刘人语存在,她或哭或笑或是跳舞……她的所有样子我心里都有。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原来刘人语这三个字在我心里已经不仅仅只是一个姓名那么简单了。她是个活生生的人,她在我心里她在我心中,她是我的心上人。


我看着刘人语。
我或许真的是一个混蛋吧。


我这样的人现在唯一能做到的只有在她身边陪着她了,就算我再也触碰不了她也可以,就算她看不到我感受不到我的存在也没关系。
没关系,我是苏哥,我不介意。


为了刘人语,苏芮琪可以的。



【9】

不是说鬼是没有眼泪不会哭的吗?


可是为什么我的眼里仿佛进了绵绵春雨。

评论(11)
热度(120)
  1. 红屿红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德云社存稿部

© 红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