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 我是刷屏怪

24小时前,我死了(下)

不要上升真人。

BE梗写HE


【10】

我飘在床头,就这样看着刘人语。


林侍恭在我旁边抽泣,我嫌弃地看着她,告诉她她可以走了,我都不打算去阴间了她还在这里干嘛。


她点点头泣不成声,对我说:“我、我马上走……你、你要记得呜呜呜……不能离活人太近,12个小时后就要和她保持距离了,呜呜,鬼魂离活人太近会影响到活人的气运的。”


我哦了一声。
“那我要离她多远?”我问。
“大概……50米。”她说。


50米可太长了。

我看着睡着的刘人语,想着原来我以后连像现在这样这么近看着她的脸都不能做到啊。


“不用远离了。”突然一个陌生的声音插入了我们的对话,林侍恭睁大了双眼和我一同看向声音的来源之处。
一个大姐姐突然出现在我们眼前。


这个姐姐巨帅无比,一身黑色风衣,高跟鞋踩在地上虽然没有声音但是我依旧可以脑补出她走路带风的样子。


然后我看到林侍恭十分慌张地收起了生死簿,放进怀里,然后恭恭敬敬站直了身体,喊她黑无常大人。
我惊讶,惊讶的是黑无常居然是女的。


林侍恭也很惊讶,她甚至比我还要意外黑无常的出现。


【11】

黑无常姐姐嗯了一声,拉开书桌前的椅子坐了下去。翘起二郎腿,一双大长腿暴露在空气中。


她先是看了眼林侍恭,淡淡地对她说了一句:“别说话。”


我莫名其妙,林侍恭却乖乖闭上了嘴。


接着她看向我,我没理由得紧张了起来。


“苏芮琪对吧。”她说。


我点头,说:“是的。姐姐有事吗?”我看她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杆烟枪,抽了一口,然后说:“我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的。先听哪个?”


我没想到阴间居然还流行这种,小孩子才做选择,我当然是全都要。


“一起说吧。”


“嗯。”

黑无常点头,“那先说好消息吧,好消息是我们的生死簿系统出错了,导致林侍恭勾错了魂,你不用死了。坏消息是,虽然你可以活了但是因为还是被引路人勾出了魂,所以你回去后可能会有一周时间会感到头晕目眩。当然如果你身体条件好,不会有这些反应。”



【12】

我又没反应过来。
我不是死了吗?


我都接受了这个设定了,怎么突然被推翻了?
黑无常姐姐也不看我懵懂的小眼神,又吸了口烟,问我:“明白了?”


我点头,又摇头,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反正我知道我可以不用死了。


“那我死了的记忆要怎么解释?”我指指那边已经睡着了的刘人语,她甚至现在嘴里还喃喃着我的名字。

“她们如果记得不是很矛盾?”


黑无常姐姐看了眼刘人语,眉头都没皱一下,说:“无关人员的记忆会被我消除。”


我觉得消除记忆这个办法可以,我说好的,就这样吧。


于是黑无常念了一段咒语一样的话,然后用手里的烟枪敲了我的头一下。

下一刻我就觉得头晕目眩,晕了过去。


失去意识之前我好像听她和林侍恭说了些什么,可我没有听到。


【13】


我醒过来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有触觉,是热的。
不由大喜。
我一狠心,捏了下去。特别疼。
喜上眉头。


接着我伸手去摸了周围的所有物品,每一个我都可以触碰到实物。
直达现在我才承认我活了。
开心。


穿上衣服,洗漱完毕。我从房间里出去。碰上了刚从房间里走出来的刘人语,我们都愣了一下,我看她的眼睛肿肿的,似乎哭过。


可是昨天发生了什么?我死了的记忆不是应该消失了吗?


是不是有人背着我把刘人语弄哭了?



【14】


今天要去公司上课和训练。到了公司后,我想找刘人语谈一谈,经过了那一次突如其来的“死亡”之后我想把我心里的一些想法告诉她。但是白天要训练,等晚上下课了吧,我想。


下课后和她告白,然后安静接受任何结局,就算拒绝我也没关系。


但是我没想到。


“苏芮琪,你过来一下。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好巧不巧的是刘人语居然喊住了我想去更衣室换衣服的脚步,而且一脸严肃,我不知道她要和我说什么。难道我之前拿她手机把她刺激战场的角色名改名成了我的ID的情侣名的事情暴露了?


但是她还拿我手机把她所有的备注都改成了语宝💗呢。
我不管,如果她质问起来我就这么回她。


我虽然忐忑不安,但是依旧乖乖跟在刘人语身后。心想反正她也不能吃了我,我怕她做什么?


我是苏芮琪,我现在很慌张.jpg


刘人语偷偷把我拉到一个角落,停下了脚步。


“什么事呀?”我觉得她今天挺奇怪的,早上起来就不怎么开口说话,眼睛还肿肿的,去公司的路上也是,罗奕佳一路都在和我一起聊天找话题,但是她就是不说话,眼睛还肿肿的。她今天沉默到让我害怕,眼睛还肿肿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我就是好奇她为什么哭。


可是今天每次我一开口就能收获一枚来自刘人语的无比热情的视线。


好不容易熬到了这丫头开口,居然会是“我有事和你说,跟我来。”这样子一句话。


我跟着来了,她又不说话了,我疑惑地望着她,刚想继续问她:要和我说什么?


然后她走了过来过来,一把抱住了我。


【15】


刘人语的拥抱太用力了,力气大到仿佛想把我整个人拥进她身体里。


我们以前也不是没有抱过,参加土创的时候最后我们也这样抱过,可是这次我觉得刘人语的感情更加深厚?


她的身体轻轻颤抖着,把头埋在我颈间,我今天穿的是露肩装,我感觉似乎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滴落在我的皮肤上。


“刘……刘、刘姐?”我被吓得不知道怎么开口,“怎、怎么了?”


可是刘人语只是抱着我,也不说话。眼泪像瀑布一样挂下来,根本止不住,全都滴在了我身上。


她不知道全儿童帽就数我苏芮琪最怕她哭了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想申请场外救援,可是没有这个选项。


我突然想起当时还是魂魄的自己,连替她整理头发都做不到。但是我现在是个活人我可以选择安慰她,我也想安慰她。


于是我抬起在身侧僵硬着的手,在心里搜索了许多偶像剧里男主角是如何安抚哭泣的女主角的场景。犹豫了一会儿,开始轻轻拍着她的背。


真的触碰到她的身体的那一刻我的鼻子也泛起了酸。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是和她说了一句:“没事了,我在这里。”



【16】


听完我说的话,她却哭得更凶了。


“哎呀,怎么了啊?你咋回事啊?有人欺负你了吗?苏哥帮你报仇啊!”我一边平复她的心情一边对她说。


我的背后是公司的墙壁,怀里是哭成泪人的刘人语。

我是苏芮琪,我好lay,谁来教我,怎么哄喜欢的女孩子别哭了?


“我梦到、你死了……大辣鸡,你不可以死。”


我听到刘人语这么说,我沉默了。
黑无常不是说所有人的记忆都会被消除吗??
你们鬼怎么都说话不算话的!!


几分钟后她停止了哭泣改为了抽泣,我的衣服都被她的眼泪哭湿了一块,冰凉的布料贴在我的肌肤上,有点凉快。


我无言地拍着她的背,听她抽泣着,断断续续地说着:“你……呜,你还在。你是活的,太好了……”
好了,现在我知道刘人语为什么奇怪了。
因为她全都记得。


我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记得这件事,我只能和她说这都是梦,都过去啦,你看我不是好好地站在这里吗?你再诅咒我我就要生气啦,再也不弹舌给你听了,再也不和你出去玩啦。


“再哭就变丑了,你可是大家的小仙女,别哭啦,我不是在这里吗。”


她埋着头,嗯了一声,然后说:“苏芮琪,我喜欢你。”


我愣住了。


【17】

告白这种事情,怎么可以先由刘人语来说?


我的内心深处发出了一个这样的声音。


然后我做了这辈子都没想过的事情。


我,苏芮琪,儿童帽的“苏哥”。


把肉姐,不对,刘人语壁咚了。


我有点后悔今天出门没垫增高垫。刘人语这个人为什么长得比我高啊?


“刘人语,你怎么抢我的台词。”我说。


“啊?什么意思?”她问我。


她今天口红涂的挺好看的,我莫名其妙地想着,然后脑袋里飘出一个想法,好想知道她的嘴巴尝起来是什么味道的。


“就是我也喜欢你的意思。”


然后我吻了上去。


希望没有人发现我悄悄点起来的脚尖。


不过她的嘴巴好甜啊。


【18】

林侍恭在看到苏芮琪晕过去后才开口问黑无常:“大人,她用了多久?”


黑无常看着睡着的的刘人语,眼里满是欣赏,淡淡说道:“一半。”


苏芮琪不知道一件事情。
黑无常的出现是有条件的。
那就是当一个人对一位死者拥有强烈的感情的时候,她会出现在那个人的梦中。
而且,这种事情一百年只发生一次。


不然当时林侍恭也不会那么惊讶黑无常的出现了,因为处理错误勾魂的纠纷的人一直是笑沐春风、温柔似水的白无常大姐姐。冷面的黑无常是不可能去处理错误纠纷的,除非阎王想下岗了,因为黑无常只会让纠纷越演越大。


“你是谁?”刘人语看着这个莫名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女人,她记得她刚刚在桌子上趴着骂苏芮琪那个傻子,然后应该是睡着了。
她很确定眼前这个拿着烟枪一身黑色风衣的女人她以前根本没有见过,在梦里出现也太诡异了。
“我是谁重要吗?”她说,冷淡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一丝感情,却别有一丝风味,她看着刘人语吸了一口烟,吐出,继续说:“你只用知道我是来实现你的愿望的。”
刘人语一愣,说:“我的愿望?你能实现?”


“当然,那个人是叫苏芮琪,对吧?”黑无常淡淡地点头,“你想让她活过来。我说的不错吧。”
“对。可是我不能信任你。”刘人语说:“除非你告诉我你是谁,并证明你的身份。”


面对这样的追问黑无常倒是不生气,反而笑得更灿烂了,她喜欢和聪明人说话:“我是黑无常,至于怎么证明这一点——”她一挥手,苏芮琪飘在她床边上的画面就在空中显示了出来。


“信了吗?”黑无常笑着问她。


刘人语看着正打算替她理发型却因为手穿过了她的身体而发愣的苏芮琪,眼里的泪水又有些忍不住了,她别过头,望向黑无常点头,说:“嗯。条件你开,只要她能活过来。”


她当然指的是苏芮琪。


“当然有条件。”黑无常依旧笑着,她笑的很好看却没有一点温度,“简单的说,就是用你的命换她的命,比率是二比一。你二她一。打个比方就是你的五十年换她的二十五年。”


“这个交易你愿意做吗?”


“可以,但是你不能和她说。”刘人语回答的很干脆。
黑无常觉得刘人语是她干这个活这么多年来,见过最爽快的一个活人。


“没问题。”她也没有兴趣解释那么多。

(完)

————

能一起迎接死亡多么的浪漫啊

评论(15)
热度(128)
  1. 红屿红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德云社存稿部

© 红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