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 我是刷屏怪

【酥肉】我反对(一)

(一)


苏芮琪已经是第六次在检察院看到那个短头发的女人了,那人在检察院的资料室里翻阅卷宗,经常就这么看到了晚上才走。 


苏芮琪是头一回对一个人产生了好奇,想知道为什么她总出现在资料室,想知道她是谁。苏芮琪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关心这个短头发的女人,或许是因为总是见到又或许是因为那个女人确实长得好看?反正她就是足够挑起她的好奇心。 


她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坐下,戳了戳隔壁罗奕佳的手臂,问:“奕佳,你知道最近资料室里经常出现的那个妹子吗?短头发那个,是新来的检察官吗?” 


罗奕佳原本在玩跳一跳,被苏芮琪一戳手抖了没按到时间就松开了手指,一跃而亡,她转头狠狠地瞪着苏芮琪,谁想这个人压根没有意会到她的眼神。 


罗奕佳恨。但是恨归恨,问题还是要给苏芮琪解答的:“知道啊,短头发那个妹子嘛,她叫刘人语。不过她可不是检察官,人家是律师,还是人ETM律师所的,好像是新招的律师。我估计以后你们的缘分可不止于小小的资料室了,怕是还得在法庭上遇到。” 


苏芮琪倒是没有想到刘人语会是个律师,转念一想又觉得她挺有律师的风范的,但是总归对于她不是同行有点失望。 


“她一个律师天天来检察院干嘛啊?” 
检察院的卷宗可以让一些律师观看,罗奕佳觉得这是人家小律师好学,不像身边这个小检察官,天天想着打游戏,一点好学的劲都没有,也不知道是怎么当上检察官的。 


“人家和隔壁组的张紫宁是好朋友,你还不给人来了?而且可能就是看看卷宗学习一下呢,看看人家,你也不学学!天天想着打游戏。迟早败给人家。” 


“她和张紫宁那个高冷小姐姐啊?完全想象不出来,只是朋友啊?” 


罗奕佳无奈,这个苏芮琪真以为她是万事通啊?她是检察官,不是八卦之王!“我不知道啊,我经常看到两个人在一块的,我也好奇呢,要不苏哥你去问问张紫宁?” 


苏芮琪对刘人语的好奇到此为止,也打消了想和对方做朋友的念头。 
本身立场就不同,做朋友干什么? 
 

罗奕佳说苏芮琪天天想着打游戏,但是苏芮琪好歹也是以第一名的成绩考进他们检察院的,几个月下来也没有打过一次败仗,工作起来态度也是十分认真的,该有罪的犯人也都在她手里成功入狱了。 


其实她在检察院也算出名,本身年纪小就是前辈们宠爱的对象,再加上性格好对待刑警们也不错,在警察局也吃得开。甚至还有传闻好几个警局的小姑娘心悦她天天抢着和她一起下班,苏芮琪每次听人调侃这个就头疼,只是正好顺路一起回家的事情,明明是正常的人情处事怎么到了她这里就变成了爱情故事?而且她和罗怡恬赤果果的兄弟情还不够明显吗?更别说撩遍警局检察院无敌手的魏瑾魏老师了,这些人暗恋她?可能吗?苏芮琪觉得说她和刘人语在一起了都比和这些人的搭配能令人信服。 


当然她和刘人语根本不认识,所以她们也没可能。她苏芮琪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爱情只会影响她行走江湖。 


但是苏芮琪没有想到打脸会来的这么快。 


前一秒她还想着自己和刘人语根本不认识,下一秒就和人家撞了个正着。 


今天下班的早,也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处理,苏芮琪回公寓的时间也早。电梯来的快,苏芮琪走进电梯,按下了15楼的按钮刚想按关门的健就听到有人在喊等一等,她赶忙换了一个方向。 


那人进来后先是向她道了谢,苏芮琪心想这个声音还挺好听的,就听到那个人说一声:“苏芮琪?” 


抬头就看到了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孔——“……刘人语?” 


苏芮琪脸上的惊讶丝毫不逊色于正拿着超市便利袋一身运动装明显刚运动回来的刘人语。苏芮琪丝毫没有意识到为什么刘人语会知道她的名字这个问题,指了指她又指了下电梯的楼层按键问她:“几楼?” 


“15。”刘人语说。 


苏芮琪觉得这也太他妈巧了,这种难以置信的巧合真的存在吗。她们公寓一层楼只有两户住户,苏芮琪自己住在1501,那她对门的那个1502就必然是刘人语了。 


电梯到的快,在15楼停了下来。 


苏芮琪不是没有好奇过自己的邻居是什么样的人,毕竟都说邻里关系很重要,她虽然早出晚归不怎么在家也是很想和邻居搞好关系的。 


不过想不到,自己的邻居居然会是个律师。而且还是必定在某一天会和自己在法庭上针锋相对的律师。苏芮琪突然好怕哪天她们真的要在法庭上做对手,如果自己赢了她,刘人语会不会半夜敲她家门弄死她……

  
出了电梯就是一个左转一个右转,这边苏芮琪在兜里掏着钥匙,那边刘人语已经开好门了,刘人语看着还在摸钥匙的苏芮琪突然笑了。 


把苏芮琪弄懵逼了,刘人语似乎也反应回来这样不大好,“抱歉,我只是没想到大名鼎鼎的苏哥找东西的时候这么可爱。” 


苏芮琪第一次听人夸她可爱,她在检察院和警局都是被喊苏哥的,头一回听人说她可爱,她觉得刘人语是不是哪里有点奇怪。 


终于翻到了钥匙,苏芮琪刚转动钥匙就听到后面的刘人语问她:“苏芮琪你晚饭吃了吗?” 


她回头,刘人语站在门口,表情有点不自然,眼睛也没有在看她,指了指她家里面说:“我准备做饭吃,你没吃的话,要不要一起?” 

苏芮琪看着她,摇头。 
“我吃过了,谢谢你。” 




苏芮琪撕开泡面,把刚烧好的开水倒进去,随手拿了一本书盖在杯面上面。 


她刚刚对刘人语说谎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莫名觉得不适合,刘人语是律师而她是检察官,她们不适合深交,更不适合做朋友。 


立场不同,做朋友只会引来争吵。 


但是想到最后刘人语眼里的失落她又觉得心里一紧,心烦意乱地切换着电视节目,最后停在了新闻频道—— 
“警方刚刚接到报警,昨晚夜里发生了一起故意杀人事件,嫌疑人系受害者的爱人,目前已经被警方控制并移交检察院,目前正等待起诉。下一条新闻………” 

苏芮琪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吃泡面,心里感慨最近似乎不是很太平啊。 
 


“苏芮,有案件来了,三天后开庭。局长说让你当负责的检察官。” 

第二天上班,刚坐上位置没有五分钟,罗奕佳就来告诉了苏芮琪这个消息,还给了她一大份文件,说是案子的资料,让她研究一下。


“解剖记录还得等晚一些,下午法医小姐姐会拿来给你。” 


苏芮琪点点头,想起昨天看到的新闻,问了一句:“是不是昨天晚上新闻上那个情侣故意杀人事件?”她昨天看新闻的时候就想到了,只是没想到会是自己作为负责的检察官。“警察那边已经准备好证据了?” 


“对的,没想到你还挺关注新闻的。证据的话,差不多了。这几天他们也会继续搜查的。”罗奕佳说,“不过有点很奇怪,嫌疑人口口声声坚持不是自己做的说自己是被冤枉的。” 


苏芮琪看了眼罗奕佳,眼里满是看着傻子的神情:“哪个被抓的不是这么说啊,10个里面起码8个都这么说过吧,不说的都是证据确凿被抓个现行的。但是真正的冤案有几个啊,你还信他们说的话?反正我只看证据说话。” 


“这不是这个人坚持的让人有些动容。对了,你知道对方请的律师是谁吗?”罗奕佳像是想起了什么,神神秘秘的。 


苏芮琪看了一眼她,然后看起了刚刚罗奕佳交给她的案件的大概和警方提供的审问记录与证据,问了一句:“谁啊?” 


“刘人语啊,恭喜你,终于要和她在法庭上针锋相对了。” 


苏芮琪翻阅文件的手停了下来,脑里一晃而过的是刘人语昨天晚上失落的眼神。 


看吧,马上就要站在对立面了,果然不适合做朋友吧。 
 
—————

 
①检察官苏x律师肉,法庭模式参考逆转裁判,应该会与现实有所出入 

②什么时候更看心情,当然催了也没有(。 

③如有雷同,那我背锅 

④渣文笔,见谅。 

⑤或许会咕吧(划掉) 

评论(22)
热度(188)
  1. 红屿红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德云社存稿部

© 红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