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 我是刷屏怪

【酥肉】我反对(四)

*OOC有,不上升真人

(四)


刘人语对于苏芮琪的拒绝倒也不恼火,虽然相处的日子不多但是她还是清楚苏芮琪是没有敌意的,可能只是在某些地方倔得很,不想打自己的脸吧。如果轻易能开口同意和自己做朋友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不过刘人语觉得自己有的是机会让这个小检察官苏芮琪松口,不急于此时。 
苏芮琪见刘人语还在说点什么,但是后面有朋友在喊她回去了,于是她就只好先同苏芮琪告别说以后再见。 
 
苏芮琪在原地点点头,也冲她挥挥手,而后才开车准备回检察院。 
 
许多人都以为这个年轻的不败的检察官至少会因为输了而有些火大,但其实苏芮琪并没有表现的很恼火。她的表现一如寻常,让一众检察官都松了口气,其实好些人都在思考如何安慰她。就连检察长孟美岐都在她回来的时候表现得手足无措,喊了她一句又支开了话题。 
 
这位平时雷厉风行的女性别看工作时果断如风、行事凌厉,其实意外的不怎么会表达自己的想法。 
 
苏芮琪自认为没有那么脆弱,虽然输了案子对她来说风评会不好,但是那种虚的东西哪里比得上将真正有罪之人送入牢里重要? 
 
回去检察院还要做案子的后续处理,关于凶手的审理还需要她来,只是到时候对面律师就不可能是刘人语了。 
 
—— 
 
苏芮琪今天把案子后续处理完了就回家了,自从知道了刘人语是自己的邻居后她最近回家总会在楼下仰望一番。 
 
1502的灯是关着的,也就是说刘人语还没回来。或许是和同事庆祝去了吧,她想。 
 
回了家,苏芮琪在走廊把走道旁的路灯打开,暖黄的灯光打在脸上照亮屋子,倒也营造出一副温馨的家庭的画面。 
 
苏芮琪坐在自家沙发上,开着电视,随意开到了一个电影频道。一天的忙碌其实让她很疲惫了,但是生物钟早就习惯了晚睡,苏芮琪虽然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但也丝毫没有睡意。电影里播放了什么剧情其实她一点都没看,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刘人语的脸庞,她这才开始思考刘人语在下午临离开前问她的一个问题。 
“你为什么要做检察官?” 
 
 
儿时憧憬过电视剧里面的警察,曾经指着电视机里边的演员说长大后要做一名警察。 
倒是把父母吓坏了,说这孩子今天从外面回来,玩的一身泥巴就算了,怎么开口第一句居然是指着电视里的警察说以后要成为一名警察,而不是指着自己的警察老爹。 
苏爸后来每每提及这事都要伤心地说她一顿,也总会问她当初到底为什么这么说。毕竟早前问苏芮琪的时候她还回答的是长大后要做一个大明星,还让家里给报了各种舞蹈乐器班。 
后面这些虽然依旧有在学但都不精。 
至于为什么?苏芮琪想了半晌,只能回答父亲说是正义感使然吧。 
十余年的时间确实会让人遗忘很多事情,到了现在苏芮琪也只能记得那个下午在家附近的公园似乎见过一名被欺负的少女。 
当时正义的化身苏芮琪挺身而出,顺利把那群欺负人的孩子赶跑了,留下一个小哭包蹲在地上抱头哭泣。苏芮琪走到女孩的面前也蹲了下来,她摆出一副大哥的模样拍了拍她的脑袋,揉着女孩柔软的头发,说了一连串话。 
「别哭啦,你看我不是帮你赶走他们了吗?」 
「我就是看不惯男孩子欺负女孩子。别哭了啦,我和你说我将来一定会成为警察的!以后都由我来保护你好不好!再也不会有人敢欺负你了。」 
「但是你也要让自己变强,让别人再也不能欺负你噢!对了,我爸爸说律师都很厉害的,要不你就做律师吧?我当警察!以后我们联手,我抓坏人,你惩罚他们——多帅啊。」 
「对,我们一起抓坏人!」 
「嘿嘿,我叫苏芮琪——你要记住哦,以后成为了律师来找我!」 
当时的苏芮琪早就把她的明星梦抛在了脑后,天天幻想着电视里面警察的生活,惩奸除恶,于是为了哄人便玩起了儿童过家家。 
没想到真把人小姑娘哄笑了,两个人一起在公园玩到了傍晚,女孩的父母来接她两个人才挥手作别。 
于是小苏晚上回家便指着电视里的警察说了自己以后要当一名警察。但是一直到当天晚上吃完饭看到电视里演员的一句“你叫什么名字”后,小苏芮琪才想起来,她根本没有问过那个女孩的名字。 
而那之后她也没有见过那位女生了。 
 
后来这事便被苏芮琪抛之脑后,似乎已经遗忘但一直压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高考后选择学校与专业的时候女孩委屈的蹲在地上的身影在脑中一晃而过,当初的那份正义感又一次涌上心头。 
年少的心情变化多端,苏芮琪在警察与检察官之中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选择了检察官。 
那个女孩还不一定会成为律师呢,她想。 
 
—— 
 
但是在检察院知道了检察官苏芮琪时,刘人语的心里还是蹦出了一丝火气。 
这个大骗子,根本没有成为警察啊。她想。难怪自己在刑警里面怎么问都问不出这么一个人来,原来这家伙根本没有去当警察。 
有一瞬刘人语觉得为了这个人的一句话而成为律师的自己真的很蠢,但是又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喜欢这一份工作。 
起初确实是因为苏芮琪而选择的律师,但是久了下来却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职业才继续的。她其实也没有把握对方真的能去做警察,只是想找到当初那个帮助过自己的女孩。然后告诉她,自己已经可以做到不让人随意欺负了,当初谢谢你帮了我。 
 
只是相认和感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推上了对手的位置。现在让刘人语去对一个今天刚败诉给自己的人说感谢也挺奇怪的。 
只好以后再说了吧。 
 
刘人语和同事碰杯喝完这杯酒,四下张望了一下,前辈们都在高高兴兴地喝酒,她知道说是自己的庆功宴但是这伙人其实只是想借着自己这股东风喝酒罢了。 
 
刘人语自觉酒量还不错但是也耐不住每个人都来敬自己一回,杯酒下肚之后也觉得眼前有些泛晕了,她知道不能再多喝下去了,就提出有点累了要先走了。 
 
主角要溜众人自然不肯,好说歹说之后才放她回去。同大家说完玩的尽兴后她才离开这个地方。 
 
夜晚没有白天那般炎热,微凉的夏夜的晚风拂来倒是让刘人语混乱的脑袋稍微醒了一点。 
 
刘人语本想打车回去,又怕坐车让自己更晕,吐在车上也不好。反正离家也不远,十分钟的路程就当解解酒。回去路上经过了一家龙虾店,也不知道怎么的她就上去点了一份龙虾的外带。 
 
到了家楼下,刘人语抬头看了眼,隔壁的灯是亮着的。她看了看手里的小龙虾又看了一下楼上的灯光,一个想法在心里燃起。 
 
—— 
 
苏芮琪恍惚间好像听到了门外走廊传来了脚步,她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好家伙,22:57,刘人语居然现在才回来。 
苏芮琪皱眉,觉得刘人语真是不注意安全,晚上那么危险还那么迟回来。 
 
苏芮琪调小了电视的声音,本以为能听到对面的关门声,却没想到听到的是自家的敲门声。 
她放下手里抱着的哈士奇抱枕,穿上拖鞋跑去了门口。透过猫眼一看,果然是刘人语。 
只是这人手里还拎着一袋疑似小龙虾的东西,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看猫眼还对着门上的猫眼挥手问好。 
 
苏芮琪无奈的开了门,刚想问她是怎么一回事,刘人语二话没说就进了门,倒也懂得随手关门,而后放下手中的小龙虾扑进了她的怀里。 
 
苏芮琪愣住了,一双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 
 
刘人语柔软的头发蹭着她脖子上的皮肤,呼吸不紧不慢地打在她锁骨上,苏芮琪觉得很痒也很莫名其妙,但是刘人语身上的酒精味又向苏芮琪解释了一切。 
 
“刘人语?你喝醉了?”推开了她,苏芮琪按着她的肩膀,问。 
回答她的自然是那句醉汉们口中最经典的:“我没醉。” 
然后苏芮琪看着她拿起门口的小龙虾,拖鞋也没穿就往自家里走。 
“哎,等等!”苏芮琪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身体先动了起来,弯腰拿起一双拖鞋跟着刘人语的身后往屋子里走。 
 
“穿上。拖鞋。”苏芮琪对刘人语指了指拖鞋,对方乖乖点点头,穿上了拖鞋,乖乖在她的沙发上坐着。 
“你这是做什么?”几句疑惑和责备在腹里打转,最后吐出的却是最没有杀伤力的这么一句。 
苏芮琪这才发现自己好像天生对刘人语没辙。 
 
“最近不是世界杯吗。这不找你来看世界杯。还带了吃的呢!” 
苏芮琪告诉自己不要和一个喝醉了的人计较,世界杯早就结束了,这家伙会不知道?果然是喝多了。 
“你明天不上班了?都十一点多快十二点了诶,你还要和我看世界杯?” 
“怕什么啊,来,吃虾。这个世界杯怎么这么奇怪啊,怎么还亲上了?”刘人语可不管这些,自顾自打开了外带盒子。 
 
苏芮琪知道是真的没辙了,她叹气,把刘人语拉到一旁,说:“停停停,小祖宗,我求求你了,你可别动手了,你想吃我剥给你。” 
 
苏芮琪有些许洁癖,她可不想刘人语喝醉了把龙虾壳掉的哪里都是,她宁愿自己来。 
 
刘人语听完咯咯笑了,说苏芮琪你可真温柔。 
苏芮琪心想你可真不客气。 
 
一盆龙虾吃完把苏芮琪累坏了,看了眼靠在沙发背上睡着了的刘人语,她终于长舒了一口气,想这个小祖宗终于消停了。 
 
起身去洗了个手,回来看刘人语都倒在自家沙发上了。 
刘人语的睡姿倒是很乖,眉头却是紧皱着的,而且喜欢蜷缩着,心理学上说这种睡姿是一个人没有安全感的表现。苏芮琪看着她的脸,鬼使神差地抬手去按了一下她的眉头想把她眉间的皱起抚平。然后被睡着的某人拍开了手,还听到她软软地说了一句:“烦人。” 
 
墙上的钟表的时针已经在往右上角的1走了,苏芮琪觉得自己今晚可叹了太多次气了,总是拿这个人没办法。 
她推了推刘人语,轻声问道:“刘人语,你家钥匙放在哪了?” 
 
沙发上的人张了张嘴,说:“包……里最……里面。” 
苏芮琪打开她的包寻了一会果然找到了她说的钥匙。 
给刘人语盖好毛毯才跑去屋外打开刘人语的家门,把她家里的灯打开,顺便看了眼她家卧室的位置。 
 
回来后把沙发上的睡得死死的刘人语架起来,一步一趋地往她家走去。 
 
刘人语太瘦了,她的身上手上几乎没有多余的赘肉,苏芮琪觉得如果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叫刘人语多吃一点。 
 
两个人艰难地终于到了刘人语的卧室,苏芮琪小心翼翼地把刘人语放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刚想起身却被床上的人一把拉住,一个没站稳就倒在了她身上,若不是苏芮琪反应够快支撑住了自己,恐怕自己得压到她。 
 
不过腿上还是撞到了床边缘,苏芮琪吃痛得闭眼嘶了一声,借着睁开眼就看到了刘人语放大的五官。 
 
苏芮琪觉得脑里似乎有什么短路了,一瞬间,似乎身上的疼痛也被抛之脑后。 
 
房间微弱的灯光打在刘人语的脸上,尽管她紧闭着眼睛,但是微张的唇与她微弱的呼吸却让苏芮琪的心跳乱了一拍。 
 
有一瞬,苏芮琪觉得想要亲下去的自己才是喝醉了的那个。 
 
她慌乱地起身,拍了拍身子,按着狂跳的心脏的位置,暗骂自己简直是疯了。 
 
在给刘人语盖好被子确定这人已经睡着了之后,苏芮琪才决定回家睡觉。 
 
苏芮琪先是给她打开屋里的空调,把温度开到适合睡觉的温度,放下遥控刚想转身离开—— 
 
手腕被人握住了,接着一个柔软的身躯从背后抱住了她,刘人语的声音带着酒精的沙哑,微醺的酒精在身边扩散,她凑近了苏芮琪的耳边,有些恳求地说:“不要走。” 
 
 
——— 
这几章会选择推进两个人的关系 
放心,什么都没有发生… 

评论(24)
热度(171)
  1. 红屿红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德云社存稿部

© 红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