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 我是刷屏怪

【酥肉】我反对(五)

(五)

苏芮琪的转身瞬间僵住了,心脏因为刘人语的靠近在狂跳,脑袋里有一根弦拉紧了在绷着,甚至莫名感到了紧张,可她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些什么。她们都是女孩子,只是抱一下的事情,她何必这么紧张?更何况另一个当事人现在还喝醉了,喝醉的人做的事情能放心上吗?当然不可以了,那她苏芮琪到底在一个人紧张个什么劲?
但是想归想,心脏的跳动和耳根的滚烫还是骗不了自己,这些证据都在告诉苏芮琪一个事实——她因为一个女孩子而感到害羞了。

苏芮琪有点窘迫,于理来说她现在应该立刻把刘人语放在自己腰间的手拿下去然后让她乖乖躺好睡觉,但是她心里却有些不情愿这么做,最初抬起的一双手在空中悬停了许久,最后不敢触碰也不敢动弹。不过好在刘人语先一步放开了她,背后传来的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是刘人语又躺了回去,不时还会伴随着几声低喃,不过苏芮琪听不出她在说什么就放弃去辨别了。刘人语这模样俨然是喝醉了,刚刚的行为恐怕也是在耍酒疯。

苏芮琪稍微松了口气,给刘人语盖好被子之后甚至没敢回头就走出了她的房间,逃也似的离开了刘人语的家里。一边走一边想如果日后刘人语要喝酒自己一定要极力反对,最好还是不要让她喝酒了。
当然此时苏芮琪还没意识到一个很打脸的事情。她一个白天对刘人语说过不要律师朋友的人现在已经开始幻想自己和刘人语的以后了。



工作日的早晨永远伴随着不愿意起床的小情绪,苏芮琪和自己的闹钟在进行着你随便叫我不第一时间关了你算我输的比赛,最后苏芮琪赢得了三次胜利,光荣地起迟了整整24分钟。

昨天晚上被刘人语那一闹之后她就怎么也睡不着,只要一闭上眼就会想起那句在耳畔的“不要走”,甚至连当时刘人语近在咫尺的鼻息她都能清楚回忆起来,接着原本已经恢复原状的耳根又一次变得滚烫。苏芮琪就这么循环反复地在床上辗转反侧,一直到天蒙蒙亮了才睡过去。

严重的睡眠不足加上早起让苏芮琪感觉有点头疼,简单的洗漱和化完妆后她给自己泡了杯咖啡,一杯下去果然比刚才要精神的多。再看一眼时间,赶紧出门了。

出门前多看了一眼隔壁邻居的家门,苏芮琪觉得她一定是疯了,否则她怎么会才看了一眼对方的家门就开始幻想和刘人语一起上下班?

开车出了停车场,刚开出去没多远就遇上了一个红灯,苏芮琪觉得自己在遇见红灯这事上面是有点邪门的,每天路上有那么多个红绿灯,怎么偏偏每次她遇上的都是红灯?这些红灯的时间久的很,苏芮琪等得有些无聊了,拿起放在副驾驶的早餐咬了口,这是她在公寓附近买的包子,她觉得还挺好吃的。她一边吃一边左右看看,然后在路边瞥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转头定睛一瞧才发现那是刚刚她幻想过可以一起上班的刘人语。

刘人语的精神看起来也没好到哪去,眼底的黑眼圈遮都遮不住,头发也有些凌乱,几根刘海向天翘着,一看就知道是早上起迟了没工夫打理。苏芮琪心想也难怪,她昨天都喝醉成那样了,能起得来吗。

刘人语好像有点着急,一直看手机,苏芮琪想她这可能是在打车,但是这早高峰的车哪有那么好打。

红灯还有一分钟,刘人语站着的那个路边是可以停车的,苏芮琪想了下在红灯转为绿灯的瞬间驱车在刘人语面前停下了,对着还在发呆的某人说:“刘律师,我送你吧。你们事务所在我上班的路上呢。”

刘人语顶着黑眼圈有点懵圈地看着她,俨然没睡醒,脑子还没转过来,反应了一会才说:“啊,那麻烦你了!”


苏芮琪觉得生活真的很奇妙,人生真的充满了反转。刘人语这个昨天还在法庭上和自己针锋相对的人如今正坐在自己的车上,十分和谐地和她一起在上班路上畅聊大江南北。

其实苏芮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脑子一热就叫刘人语上车了,她其实大可不管她,直接踩油门走了,但是自己好像天生的不能不管刘人语。


到了检察院的时候,本来还在角落和张紫宁聊天的罗奕佳突然神神秘秘地凑了上来。苏芮琪觉得罗奕佳的接近有问题,本能地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一步,离罗奕佳远了一点。罗奕佳这人工作能力是好的,就是平时八卦了一点,这不现在就把她专属的八卦之笑挂在了脸上。

“怎么了?”苏芮琪被她盯着笑,整个人都不自在了,只能主动开口问她,顺便求她:“你别对我笑了,我害怕。”
“副局长生日,今晚他请客吃饭!你来不?”

苏芮琪一听,还以为是什么大事要发生了,没想到只是一个聚餐,检察院没有多少规矩,也没有什么聚餐一定要去的规矩,不想去是可以直接拒绝的,不会有半点问题。苏芮琪不想去,于是转个身就往自己的办公桌走去,说:“不去,我困死了,今天要回去早点睡觉。”

罗奕佳早就知道苏芮琪不会马上答应的,但是她早有办法让苏芮琪松口答应,于是就对着某人离开的背影假装着急地说了一句:“哎,别这么绝情呀。刘人语也来的,你不是挺惦记她的吗?”

刘人语这三个字果然让苏芮琪停下了脚步,心里琢磨着刘人语昨天才喝醉了,今天又喝?身体不要了?她今天倒要好好阻止刘人语,不过这些小心思当然不能和其他人说,只能皱着眉说:“她过来干嘛?副局长和她有关?”

“哎哟,不是。副局长说可以带朋友的,紫宁就喊了她来。你不是刚输了判决吗?这不是个好机会吗!灌她啊!”

罗奕佳的馊主意让苏芮琪听完不由得想翻个白眼,想起昨天晚上的刘人语,苏芮琪就有些无奈:“好什么好啊,她醉了还不是要我扶她回去啊。”

“为什么要你扶她回去?”
这一句话让罗奕佳听出了一点端倪,罗奕佳觉得她们之间的关系似乎比自己想象的要亲密?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和紫宁讨论一下这个问题了。
“没什么没什么,我会去的,你快走开,我要工作了。”

“好的好的,您忙吧。”
苏芮琪不知道刘人语要来其实是一件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也不知道自己同意去之后张紫宁又用同样的理由把刘人语给骗了过来。


虽说是副局长的生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把目光放在了自己和刘人语的身上,这群检察官一个个凑到刘人语身边问东问西,什么有没有男朋友这种问题都出来了,苏芮琪在角落里愤恨地喝酒。

“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喝酒?”
是刘人语的声音,她在自己身边坐了下来,苏芮琪给她挪了个位置,继续喝酒:“口渴。他们放过你了?”
他们当然是指刚刚那群人。

刘人语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酒,但是还没喝就被苏芮琪夺去了酒杯,一口把她刚倒下的酒喝了,还对自己说:“你那酒量还是不要喝酒了。”
刘人语自知昨天喝醉了给苏芮琪添了不少麻烦,不敢回声,只能应了声不再倒酒。
专心在这里和苏芮琪聊天到了最后。

因为喝了一点酒,车自然是没法开了。苏芮琪只好和刘人语步行回去,手机上地图导航显示说可以乘地铁回去,但是刘人语提出想要散散步还是别坐地铁了。于是苏芮琪就依她选择了步行的路线。

刘人语的高跟鞋在地面上踩出噔噔的声响,苏芮琪主动走在了靠近马路的那一边,成都的夜晚还是很热闹,这条街算是个繁华的地段,就算夜深了路上的行人也很多。苏芮琪不动声色地瞥了眼刘人语,发现刘人语正哼着小曲,还挺好听的。
“你哼的是什么歌啊?”她问。

“这是我自己写的歌,你喜欢吗?喜欢的话我可以唱给你听的~”刘人语好像心情不错,话背后都带了点上扬的语调,“我大学的时候唯一的爱好就是创作了,这就是我自己写的一首歌。”

苏芮琪只觉得她很厉害,看她心情好自己心情也好了起来,点点头说:“你还会写歌,好厉害啊。我可以听听吗?”
“兴趣嘛,现在已经不写了。我给你哼歌听~”

这一刻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了她们两个人,周围的吵杂苏芮琪一概听不到,唯一的声音便是身旁刘人语的歌声,她一边听一边天马行空地想着如果这条路没有尽头就好了。

路灯把两个人的影子拉的很长,苏芮琪低头看着地上的影子,身旁刘人语现在在和她说着她遇到的奇葩委托人的故事。

刘人语说起律师的工作的时候总是带着笑容的,虽然有些事情在旁人听起来真的很奇葩但是苏芮琪还依旧可以从她的语气中感到刘人语对这份职业的喜爱。她突然有点好奇,这人为什么会想做律师。
“你为什么要做律师?”于是疑问脱口而出。

刘人语一愣,说:“你想知道吗?”
“想,我都告诉你我为什么要做检察官了诶。”

刘人语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缓缓开口:“因为我小时候,有个小屁孩和我说过以后她当警察我当律师,我们一起抓坏人。还让我当上律师去找她,可是只告诉了我一个名字诶!就让我去找她!”

苏芮琪突然觉得这个故事很熟悉。

刘人语没有给她思考的机会,继续说道:“我努力学习,最后当上了律师。然后我就想去找当年那个小屁孩,告诉她我当上律师了。但是死活找不到她,后来有一天从朋友的口中听到了她的名字。但是!令我生气的是!我朋友是检察官诶,她说那人是她同事。你说气不气。我找不到她是因为她根本没成为警察。你说气不气,苏哥?”

苏芮琪沉默了,生活真的处处充满了惊喜。
刘人语就是当时的那个小女孩,她真的当上律师了!
惊讶的同时苏芮琪心里还泛起了一丝高兴,但是她还是得先对刘人语道歉,毕竟爽约的那个人是她。她挠挠头:“对不起……我……”
哪知刘人语根本不给她道歉的机会,直接就打断了她,说:“哎你别道歉啊,现在我不是找到你了嘛。”

我找到你了。
苏芮琪睁着眼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刘人语,她的短发随着柔和的晚风四处飘动,脸上笑意盈盈,看着她的眼神里永远是那么温柔。她有点恍神了,昨天晚上与刘人语近距离接触时的那种奇妙的感觉又涌了上来。想要接近眼前这个人的想法又一次浮上心头。

然后她听到了刘人语的笑声,她疑惑,问:“你笑什么?”
“没,就是想到你明明说不要和我做朋友……”苏芮琪一直觉得刘人语的声音此刻听着像仲夏夜的风铃,清脆而悠扬婉转,随着风,一声声拨动着她的心弦。
“结果你看,我们现在这样不是朋友是什么?”刘人语的话让她沉默了,苏芮琪觉得她说的没错,自己是同她太亲密了一点。自从认识了刘人语,她就一直在做一些以前自己不会做的事情。
随后苏芮琪又听到对方问她:“苏芮琪,现在我们可以做朋友了吗?”

苏芮琪叹气,其实她早该承认的,之前对刘人语说的不需要律师朋友只是因为她害羞了罢了,她对上刘人语的眼睛,那双眼眸里柔情似水,只用看一眼便能让她沉迷。苏芮琪撇开眼,不敢继续看下去,说:“其实我早就把你当朋友了。”


时间过的很快,眼看着七月就要结束了,苏芮琪自从承认了两个人算是朋友之后就经常会送刘人语上班。偶而两个人还会一起下班回家。
有时候还会一起讨论案子一起出去约饭。
而今晚就是两个人一起下班。

“你看那里。”刘人语突然停下了脚步,指着公寓外的路边。
苏芮琪顺着手看去,发现那里有两个人似乎正在亲吻。苏芮琪又仔细看了一眼,觉得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心想难道刘人语是要她和她一起八卦?
但是苏芮琪对八卦向来没兴趣,她说:“小情侣吧,很正常啊。”
刘人语又说:“你没看出来啊?那是两个女生。”
“女生也可以的啊。”苏芮琪一直以来都觉得爱是不分性别的,无论是异性恋还是同性恋在她眼里都是一样的。

“那你和我也可以吗?”
突然刘人语这么问了一句,苏芮琪抿着嘴没有说话,垂下眸思索着,刘人语和自己?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性向,没有对任何人动过情,也不知道对一个人动心是什么样的。但是她知道当刘人语问出她们是不是也可以的时候,心脏的跳动和满心的喜悦意味着什么。

她想起了刘人语最初对她说的那句她只相信真相。苏芮琪当时心想她也是的,她也只相信真相。那么无论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什么样的,她就不应该欺骗自己。

就算答案是那么疯狂的一句:你和我也是可以的。

这一次她们都没喝酒,可苏芮琪觉得自己清醒得宛如喝醉了。
不然她不会有这么疯狂的想法才是。她撇过头看着刘人语,黑夜里她看不清对方的表情里究竟有几分真几分假,她看不透对方此时的情绪,就像她不知道接下来这话说出来她们还能不能做朋友。

但是那句可以还没说出口,就被刘人语打断了。
她听到刘人语说:“哎,我开玩笑的。你不要这么认真啊!”
那是如同雷劈的一句话,给苏芮琪炽热跳动的心瞬间浇了一盆冷水。
苏芮琪心想,可是我的可以却不是开玩笑的。

———
卡文卡到妈老汉都不认识自己了,最后听着郭德纲的相声完成了这一部分(。
这几章想把小朋友们的羁绊先固定下来
然后进入正题然后结束这文ˊ_>ˋ

评论(29)
热度(174)
  1. 红屿红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德云社存稿部

© 红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