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 我是刷屏怪

【酥肉】我反对(六)

(六)


刘人语随便在微博转了条已经转发过千的微博大V的微博,并随便附上了一段莫名其妙的文字——「八月了希望她能明白。」 
 时间刚过零点不久,八月的第一天。 
 
她放下手机,捧着一杯咖啡叹了口气,戴上自己的边框眼镜坐在笔记本电脑前开始刚刚接到的工作。 
 
她对晚上来的工作总是不怎么对付,虽然熬夜对她来说已经是常态,但是不怎么健康的睡眠总是对身体不好,久了也会对思维产生影响,最重要的是会对皮肤不好。 
 
所以平时刘人语是尽量能不熬夜就不熬夜,当然有工作来了也没法。她喝了一口咖啡,盯着电脑屏幕里面同事发来的文档出了神—— 
 
这一走神,就又想起来那天晚上在公寓楼下与苏芮琪的对话,接着又是一口咖啡下了肚。 
 
要说喜欢苏芮琪这件事情,其实一开始刘人语自己也没有发觉。最初她确实是只想找到苏芮琪这个人,然后告诉她自己成为了律师,同时谢谢她以前的帮助。 
 
那个小姑娘的话确实给了她很大的鼓励,那句你自己也要强大起来更是陪伴了她很久。对苏芮琪,她确实是感谢的。也本应该只是感谢的。 
 
后来还是在罗奕佳和张紫宁两个人的无限暗示之下才发现了一些端倪。 
 
如果是普通朋友怎么会在了解了对方之后就想着去检察院偶遇她引起她的注意呢? 
如果是普通朋友又怎么会暗搓搓向罗奕佳旁敲侧击她的兴趣爱好出生年月呢? 
如果是普通朋友又怎么会总在脑袋里想起她还总幻想以后呢。 
如果只是普通朋友又怎么会在一张纸上写下那么多苏芮琪三个字,在每个发呆的时候脑袋里都充满了她呢? 
 
她总是打着朋友的名义在做一些出格的事情,比如说喜欢她。放在当代社会这着实不是一件多么严肃的事情,可放在刘人语身上,这确实是一个荒唐事。 
 
不过,喜欢了就是喜欢了。她不会去欺骗自己,就算这事不会被很多人祝福她也认了。 
 
但那天晚上她脑子一热就把话说出去了,刘人语实在是后悔死了,尤其是苏芮琪那杀人一般的沉默更是让她忐忑难安,最后只能紧急使用上了那句我开玩笑的去掩饰真心话,不过好在事后苏芮琪好像没有多在意这事,依旧和她该疯疯该闹闹。关于这点,刘人语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失落。 
 
或许还是该感叹一句苏芮琪这人太直? 
 
然而刘人语不知道这些天自己的邻居表面上与自己一切照旧,其实暗地里几乎日夜难眠,在那独自消化一个二十多年来首次意识到的事情。 
 
 
八月,对刘人语来说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苏芮琪的生日。她想要陪苏芮琪过一次生日。然后亲口告诉她:我现在很喜欢你。当然就算被拒绝了也没有关系。 
 
倒不如说她早就做好被拒绝的准备了。 
 
于是在八月十日的那天早上,两个人一起上班的日子里。刘人语终于提出了这个话题。 
 
其实这段时间刘人语每天都在努力向苏芮琪提出陪她一起过生日这个提案,但是每次不是早上一到律师事务所就被同事拉走就是下午两个人下班回家的时间凑不到一块。她又想亲口提出不想用微信去说,于是一拖就拖到了十号这一天早上。 
 
事务所门口也没有人在打扰她,刘人语从副驾驶下了车,路边是靠近苏芮琪那一边的,她习惯地会站在苏芮琪的车窗外向她唠叨一些路上小心的话。 
只不过今天在那些唠叨的最后还加上了一句话:“苏芮琪,你生日要到了吧?之前也受了你不少帮忙,总没有机会正式谢谢你。正好赶上你生日,如果你有空的话,不如那天我请你吃个饭吧。好不好?” 
 
她站在驾驶座的车窗外,努力演出最普通的朋友在邀请朋友一起聚餐的状态,笑着看着她的脸庞。但是听到对方沉默着没有说话,心里难免有点失落,又只能压住不说,嘴上说着:“你先走吧,要迟到了。回头微信告诉我答案就好。” 
 
接着,转身准备离去。 
 
“刘人语。”但是瞬间又听到苏芮琪喊了她的名字,刘人语停下脚步回头望向在车上的她。苏芮琪双手握着方向盘,左手的手指不停地敲打着方向盘,眼神有点飘忽不定。 
 
“怎么了?我落下东西了吗?”她问。 
 
苏芮琪摇摇头,从车里扔了个东西给她,刘人语精准地从空中接过。一看,是一颗糖。 
 
苏芮琪说:“你低血糖,每天吃一颗比较好,这是送你的。还有……我很期待那一天。” 
 
刘人语没想到苏芮琪还记得自己以前说过的自己有点低血糖的事情,她看着手里的糖和扬长而去的苏芮琪,刘人语觉得自己可能还要有好长的一段时间才能做到不去喜欢她。 
 
晚上下班的时候刘人语发了条微信给苏芮琪,但是没有得到回应,打电话过去也没有人接。接着她又在微信上问了罗奕佳,对方说苏芮琪中午就出去查案子了,还没回来呢,可能在忙。于是刘人语就放弃去联系她了,一个人先回去了。 
 
她站在电梯里,对着电梯里的15这个楼层按钮发呆。她今天回来的早,电梯里面人还挺多的,于是电梯上行的时间就被加长了一倍。而这段时间里她总有种坐立难安的感觉,总觉得有些不放心。 
 
从傍晚联系不上苏芮琪开始她的右眼皮就一直在跳,她本不是一个迷信玄学的人,但是扯上了苏芮琪这事就又不一样了。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而她疯狂跳动的右眼或许在暗示着什么事情即将发生。 
 
但是直到她到了家,吃完了晚饭,洗了澡洗了头,甚至玩了几局消消乐和其他游戏之后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她开始怀疑是自己杞人忧天了。 
 
但是,依旧没有听到走廊上传来脚步声。刘人语看了眼手机屏幕上的时间。 
 
22:47
 
而苏芮琪好像还没回来。刚刚那段期间里她又给苏芮琪发了一条微信,依旧没有人回复。 
 
刘人语觉得这事很奇怪,存在有不对劲的地方。这么长时间了苏芮琪肯定能看到她的微信,如果她看到了就不可能会不回复她。 
 
除非她没看到—— 
 
就在这个念头在刘人语的脑袋里出现的一瞬,她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亮起的屏幕上面显示着她的微信收到了一条消息,她本来以为是苏芮琪发来的,十分欣喜地解锁了屏幕,结果发现来自罗奕佳。可现在的时间不早了,罗奕佳没理由这个点给她发微信才对,除非是和苏芮琪有关。 
 
刘人语虽然疑惑还是把微信打开了。 
 
与罗奕佳的聊天界面里只有一条对方发来的:「快看电视,新闻频道。」 
 
刘人语不解,还是听话地打开了电视,一成不变的主持人的声音从电视音响中传来—— 
“下面播报一条紧急新闻。就在刚才,警方破获了一起杀人案件,据悉凶手为我市检察院的一名在职检察官。具体情况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刘人语整个人都愣住了,握着遥控的手不住地颤抖,颤颤巍巍起了身,径直往门口跑去,甚至连拖鞋都没来得及穿。 
 
“苏芮琪!你在不在啊?!”刘人语边喊边敲门,她祈祷着这一切只是她多想了,苏芮琪其实早就回来了。但是无人回应,这直接导致了她心里那股不安越来越强烈。拿出手机,刚想给苏芮琪打电话,就看到屏幕上方弹出来的罗奕佳发来的消息。 
「是苏芮琪。」 
 
 
 
———— 
缺德的逆转剧情出现了! 
其实我纠结了很久还是决定让苏哥进去… 这个是写文最初就设定好的一幕emmm
最后这是猪肉酥的舞台,罗粉头也有姓名( 

 
 

评论(78)
热度(153)
  1. 红屿红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德云社存稿部

© 红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