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 我是刷屏怪

【酥肉】我反对(七)

*逆裁AU

 
(七)


“我现在知道的就是警方那边的证据很多,而且很充足,起诉只是早晚的事情。”电话那头的罗奕佳听着也很着急。她和苏芮琪同事那么久,对这个人的品行十分了解,也清楚她不可能是这种人,可是现在事情才刚刚发生谣言就已经开始漫天疯传了。 
 
“现在上面很重视这个案子,在负责的检察官还没定下来之前我也不知道情况对苏芮琪到底有多不利。” 
“这才一晚上——”刘人语出声打断了罗奕佳,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案子这么着急? 
 
“对,但是这件事影响太不好了,领导想要快点结束它——就算是被诬陷的……苏芮琪也凶多吉少。” 
“……我相信她。” 
“嗯,我也相信她不会做这种事情的,所以我会去争取让她们把案子交给我负责的。”沉默了一会罗奕佳才开口,手机里她的声音听起来多了一份笃定,“我知道你会去找她让你为她辩护的,所以我们双方都加油吧。” 
 
“好。”挂了电话,刘人语坐在沙发上发呆。她想到了很多事情,想到检察院那边如果起诉,那么罪名一定会是故意杀人罪。苏芮琪是公职人员,知法犯法是大忌,不可能从轻处理。这个罪名一旦成立等着苏芮琪的就是十年以上的牢狱之灾或者更重为无期甚至死刑。 
 
检察院恐怕也没有人想要负责这个案子,罗奕佳也是揽了个难活。 
刘人语叹了口气,开始思考起今后的计划。 
检察院因为这事面临了巨大的压力,不能为苏芮琪做一声辩解,不然就会被解读成是在包庇犯人。而全城的新闻社、出版社甚至微博都在争先恐后地报道这一事件,热度一旦上去了就很难下降。那些围观的人不认识苏芮琪,不知道她的为人如何自然不求什么真相,只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新闻说这人犯了错,那只用骂就好了。网络时代一个ID的代价实在太小了。而记者们要的只是热度,只要足够吸引人就好,只有极少数的人才会去挖掘真相。刘人语揉揉太阳穴告诉自己不要去理会那群人,她应该开始思考自己要怎么办了—— 
 
首先要做的是去拘留所找到苏芮琪,不管对方找到律师了没有,她都要说服她让自己为她辩护。 
第二天一起床就收到了罗奕佳的微信消息,说她成功拿下了负责的检察官的工作。刘人语简单的回复了几句就开始准备去拘留所找苏芮琪了。 
 
明明距离两个人上次见面才过了24小时左右可刘人语明显能感觉到苏芮琪对自己的疏远。狱警在把苏芮琪送来会面室之后没有在这里面待着,而是关上门去了外面,小小的会面室里只剩下她们两个人隔着玻璃坐着。 
 
苏芮琪穿着黑白囚服,双手被拷着,从始至终都没有看过她一眼,只是低头坐在那,整个人的精神状态看起来不怎么好。 
双方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苏芮琪先开的口,用的是十分冷漠的语气:“连你也来质问我了?” 
 
看她这个态度就知道苏芮琪并不想自己替她辩护,刘人语就换了个开场白:“辩护律师找到了吗?” 
“我不会让你给我辩护的。”苏芮琪当然明白刘人语来找自己为的是什么,一个律师来找一个马上被起诉的家伙还能为了啥?但是苏芮琪觉得这次或许是惹到人了,她不想刘人语以身犯险,不如直接拒绝了。 
 
刘人语可不会管苏芮琪的拒绝,她只问一句话:“苏芮琪,你相不相信我?” 
 
玻璃对面的人一愣,抬眼看她,随后微微颔首。刘人语要的就是苏芮琪这一个肯定,不论怎么说她不会放弃,只要对方相信她,那一切好说。

“我会证明你的无辜的。” 
“如果我不要你来证明呢?” 
“你要清楚,我站在这里就说明了我不会放弃,你的拒绝我不在意,我有很多办法让你同意。”她说。 
但是对方摇摇头:“你会输。” 
 
“不能给你辩护才是输。”刘人语看着她,“迟早有一天我会失败会在法庭吃败仗,但绝不可能是这次。” 
苏芮琪不说话了,刘人语觉得她在动摇,于是在心里给自己加了一把劲,继续说:“如果你是觉得会有危险,那我现在就和你说明白了——我不怕危险,那些对我来说都不如你的一纸无罪声明重要,你懂吗?”无论如何她都一定要拿下这个辩护律师的位置。 
 
苏芮琪看着她,眼里满满都是不理解,似乎在无言地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坚持帮她。
 
她们第一次见面,自己也是这样看着苏芮琪的,在心里想着为什么这个人会来帮自己,那个时候的苏芮琪可以为了素不相识的自己挺身而出,那现在的刘人语更有立场为了相识多日的她奋不顾身:“你不是还要和我一起抓坏人吗,我怎么可以现在就放弃?” 
当然还有一点是归于喜欢这份感情,不过她可不会告诉苏芮琪,又补充一句:“以前是你帮我,现在就换我来帮你了。所以啊,让我给你做无罪辩护吧。” 
 
苏芮琪对她的发言没有什么反应,她垂着头,刘人语看不到她的表情也不知道自己成功没有,接着她听到苏芮琪仿佛笑了一下,抬起头与她对视,那一刻对方刻意伪装出来的冷漠和疏远彻底消失了,回到了平时两个人相处时的感觉:“我知道情况对我有多不利,但是……我相信你。” 
“合作愉快。” 
 
在获得了正式的辩护资格后一些问题就变得很好问出口了,刘人语犹豫了一会说法,后来想了想对苏芮琪根本不需要和其他难弄的委托人一样注意用词造句,想问什么就问什么,于是她直接问道:“所以现在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会在被害人家里出现了吗?” 
“我约的她昨天下午见面,本来说是在市区的星巴克里面但是后来她发消息给我说有东西找不到了,不如去她那吧。我就去了。” 
 
“你为什么约她见面?”在听到苏芮琪说是她约的人家见面的时候刘人语不动声色地皱了一下眉,语气瞬间变得严肃了起来。 
“她和我在查的案子有关,她手里有可以拉出幕后黑手的证据。”苏芮琪倒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她总觉得刘人语这问题提问的语气有点奇怪,可又品不出哪里奇怪。 
“可以说一说你在查的是什么案子吗?” 
这时苏芮琪很坚决地摇了摇头,“对不起,这个我不能说。反正你不知道也比较好。” 
 
经常会有这些秘密在查的案子,刘人语也不想为难苏芮琪就没有问下去,想了想目前没有其他疑问了就同苏芮琪告了别向案发现场赶去,没准能找到一些线索。 
 
以前她去案发现场时不是被现场刑警轰就是被现场检察官轰,但是这次她一说出自己是苏芮琪的辩护律师后那些在下面守着的警察妹妹看她的眼神就不一样了,大概就差直接迎上来夹道欢迎了。 
 
刘人语以前就知道苏芮琪在警局有很多小迷妹,下到派出所的辖区片警大到总局里面的刑警队长——不是她的迷妹就是她的姐妹。但是刘人语没有想到苏芮琪的魅力竟然这么大,能让所有人都喜欢她以及心服口服地喊她苏哥,刘人语真想知道这人这么会撩妹为什么还这么迟钝。 
 
带她进现场的是一位叫杨美玲的刑警,从里到外都散发着一个名为我是苏芮琪的迷妹的光环,从公寓楼下大门口一路带着她说到了室内—— 
“刘律师你有把握把苏哥捞出来吗我和你说拘留所那里条件可太简陋了衣服不保暖饭菜不好吃如果是单人牢房还好多人牢房也不知道苏哥会不会被欺负真是太心疼了明明苏哥是最不可能杀人的那个人偏偏证据就指着苏哥了刘律师你一定要让苏哥无罪释放啊唉不知道苏哥在里面有没有受到委屈好担心啊对了刘律师你和苏哥什么关系啊” 
 
刘人语在这一长串说话不带停顿的语音的炮轰之下感受到了一股窒息的感觉,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听出了些什么只知道耳边一直回荡着苏哥这两个字以及最后那个问题,那个问题她还是可以回答出来的。 
“我们什么关系?这取决于她的想法。” 
 
这话似乎把杨美玲绕了进去,女孩挠挠脑袋有些不解。不过马上也没了空闲去思考这句话背后的深意了因为已经到了案发现场那间屋子的门口,杨美玲从兜里把一系列现场必备的工具拿出交给了刘人语:“里面就是现场了,刘律师你准备一下把该戴上的东西都戴上吧。” 
 
刘人语道了声谢又想起点事情:“罗奕佳在里面吗?”早上罗奕佳和她说过会去现场看看,如果她也在的话正好可以和她交流一下案情的进展。 
“在的。你是想和她谈谈吗?”见刘人语都准备完了杨美玲才给她开门。 
“嗯,如果她有空的话。” 
 
屋子的里面还有几个刑警在,还有几个科学搜查官在屋子里忙着搜索。这是个有点老旧的出租屋,家具都显得很有年头,客厅的沙发和茶几上面堆放着各种各样的财务书籍。显然受害者的职业与这些有关。在屋子的角落有用白线圈出的一个封闭形状,白线的里面有一个圆点,那是一个人背靠着墙壁的姿势,罗奕佳就站在那边,好像在思考问题。刘人语悄悄走了上去,在罗奕佳边上开始观察起这附近的情况。 
 
边上就是卧室,似乎是在房间出来的时候被什么人杀害的,背对着墙壁正对着大门的方向。凶手站的位置自然就是尸体正对着的那个地方。刘人语慢慢向假定的凶手站着的位置走去,面对尸体的位置。 
但是也没有发现一些问题。 
 
罗奕佳注意到了她的到来,问了一句:“拿到辩护了吗?” 
“当然,不然我怎么会在这里。还是很不妙吗?” 
 
“嗯。”罗奕佳叹了口气,用担忧的眼神看着刘人语,把她拉到了一个角落里。“现在证据对苏芮琪很不利。一个是警方在凶器——那把杀死被害的手枪上检测出了她的指纹,而且苏芮琪手上也检测出来了硝烟反应。另一个就是她的不在场证明——她是因为被目击手里拿着手枪的。还有一个动机也很明显,被害人与苏芮琪之间有过争执,有人目睹过她们两个在争吵。简直可以说是人赃并获,凶器、不在场证明、动机甚至连证人都有了,真的很难。” 
 
刘人语觉得有些棘手,一时找不到突破口,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着手调查,只好抬头想看看天。却瞧见天花板上有着一个小孔,像极了白线里面的那个小洞。 
 
她戳戳在一旁的罗奕佳,然后指了下天花板上的那个地方,说:“奕佳,你看那个地方,那个小洞是不是很像弹孔。” 
 
罗奕佳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随后叫来了科学搜查官去分析。几分钟后就得到了准确的答复,确实是由手枪子弹造成的弹孔。 
 
有一个事情要确认一下,“那个凶器,一共开了几枪?现场找到了几个子弹?” 
“2枪,1个。还有一个在被害人身体里。” 
刘人语突然意识到了一个突破口。她指了指白线那里,说:“一次。”再指了指头上,“两次。” 
最后看着罗奕佳说:“三次。这屋子里一共开过三次枪,子弹没有贯穿被害,有一枪是用其他手枪打的,当时屋里可能有第三人存在。” 
 
双方对视一眼,都明白她们找到了一个矛盾。
自打两个人发现了现场的矛盾之后就找到了辩护的大体方向。不过她们现在手里的证据还是不够充分,勉强只能证明现场有第三人在,而不能证明第三人是什么。人。
不过还是可以拖延审理的时间。如果两个人配合的好的话也许可以多获得两天的时间去调查。 
她们都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还有幕后黑手没有出现,而如果她们成功拖延了时间,背后的人一定会因为焦躁而浮出水面。 
 
商量完如何辩论之后罗奕佳仿佛一颗悬着的心有了着落,总算放心了一点,有了些动力,她看了眼刘人语问了一句:“肉一,你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你说。”刘人语很爽快地答应了。 
“你为什么这么心急地想替她辩护?” 
这个她当然是苏芮琪,刘人语一愣,把目光转到罗奕佳身上,她开始怀疑这个人是不是看出了一点不寻常。 
 
但是问题还是要回答的。她说: 


“因为苏芮琪是我最好的搭档。” 
 


评论(30)
热度(141)
  1. 红屿红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德云社存稿部

© 红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