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 我是刷屏怪

【酥肉】我反对(九)

*BGM:逆转裁判全系列询问·追求·异议曲
*逆裁AU,法庭模式基本参考游戏,与现实有出入
*有雷同我背锅 ,点击收看肉姐在线捞人

———————————— 
 
(⑨)


接着出场的是潘慧的房东阿姨。 
这是个中年妇女,没有前面证人那般的紧张,反而有些兴奋。 
“证人,姓名和职业。” 
“大婶我叫孙芳梅,职业嘛,可不就是包租婆嘛。哎呀,没想到我居然还会摊上这种事情,唉。” 
罗奕佳继续问:“证人,请对你看到的案发现场做出证言。” 
“那天大婶中午出去别的阿姨家了,下午4点才回来,那时候楼下门是锁着的。我去找小潘是因为小潘的房租拖了很久,那天正好到了一个月。她之前答应我说那天可以交上房租,于是大婶我六点多就上了楼,打算去催她交房租。” 
“证人,为何是六点多上去?”刘人语问。 
这似乎让孙阿姨想起了一些事情,阿姨好像是在回忆什么事情,思索了会:“我们小区都是老人家了,大家都熟得很。儿女们怕我们老人家无聊经常会找旅游团来小区里宣传。那天正好有个跟团旅游,我们这个楼啊,一共五层。一层只有我在住,二楼也只剩下一户了,是大婶的女儿,她那天正好出差啦。三楼只有小潘在租,另一户老人家去女儿家住了。然后四楼五楼都去跟团游了,整栋楼算下来其实只剩下我和小潘咯。然后五点五十多我听到楼梯传来了脚步,我这门隔音不好,那人脚步又重,我就觉得是小潘回来了。就拿着钥匙跟了上去。” 
 
这位房东阿姨似乎说出了对案情有很大影响的证词。 
裁判长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眼检方又看了眼刘人语,说:“辩护方,有没有要询问的?” 
刘人语点头,说:“首先孙阿姨刚刚的发言很重要,辩方申请将这段话加入证据中。” 
“本庭受理了。” 
 
“孙阿姨是在近傍晚6点的时候发现的案件,而她在5点50多的时候,听到了屋外传来了脚步声。但是根据孙阿姨刚刚的证言,整栋屋子当时居住的人只有她和被害人潘慧两个人而已。”刘人语又指了指法庭上被提交上去的1号证据,解剖记录,说:“根据解剖记录显示,傍晚五点多的时候,被害人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不可能出现在楼道。” 
“那么出现在楼道的脚步就间接证明了辩方的假设——现场是存在第三人的,并且辩方认为这个第三人才是杀害潘慧的真凶!” 
“反对,就算现场真的存在第三人,辩护律师也没有证据表明那个人才是杀害被害人的真凶。而被告的证据动机依旧无懈可击。” 
 
罗奕佳说的不错,刘人语刚刚的发言还缺少了一点立足点,但是她不能在此时放弃,就算是虚张声势也要先说下去:“检方先别急着反对,辩方有证据证明。” 
 
这倒是引起了裁判长的好奇,裁判长睁大了眼惊讶地看着她,“辩方有证据证明吗?那辩方说说,能够证明第三人才是凶手的证据是什么?” 
 
刘人语翻着手里的资料,脑子开始思考每一项证据之间的联系。 
凶手杀害了被害人——凶手为什么要杀害被害——凶手又是如何接近被害人的——苏芮琪与被害人的见面或许提供了一个让凶手进屋的可能性——杀害被害人之后凶手对苏芮琪进行了嫁祸然后离开了现场——被人翻过的房间却没有缺少任何东西——六点时凶手的再访——关着的楼下大门——那么凶手要进楼需要的东西? 
 
看似一个微不足道的不知所云的证据,却在最后救了刘人语一命,刘人语突然想起一件事,她知道了。 
“裁判长,请看6号证据。这是一份警方的说明,盖了公章的,没有作假的可能性。这是警方彻底搜查过被告家里的一份报告,很奇怪的是,被害潘慧什么贵重的东西都没有丢失,唯独丢失了家里的钥匙。” 
 
罗奕佳必须做好刘人语的托,于是问道:“辩方律师这是什么意思?被害的钥匙与本案何干?” 
“关系可大了。”刘人语继续说道:“孙阿姨回来之后这楼的大门就是锁着的,凶手如果要进来必须要拥有潘慧家的钥匙,加上潘慧家有被人翻过的痕迹,辩方认为凶手一定是希望在潘慧家里寻找点东西,但是一直没有找到,中途又被被告人苏芮琪的进门给打断了,在敲晕被告栽赃陷害后凶手必须去处理某些会暴露自己的证据。自然就会将潘慧家的钥匙带走。” 
刘人语一字一句说的很慢,现场也安静的很,每个人都在听她的分析,她缓了缓,整理了一下混乱的思绪,继续说:“这期间,他可能是去配了一把新的钥匙,也可能只是去处理证物,但是无论如何最后他都需要把钥匙物归原主,不然被害人是如何回家的这一点就变成了一个悖论。但是他没有料到那天整栋楼只剩下了被害和房东阿姨,也不知道被害人欠了房租准备在那一天补齐。在听到有人跟着自己上楼,还喊出了被害的名字的时候凶手明显是慌了,于是他应该是——往更高楼走去以躲开房东阿姨。但是因为尸体的发现,他无法接近案发现场,自然无法把钥匙还回去。于是就有了丢失了钥匙这一个说明。” 
“这……辩护律师提出的这个设想本庭完全没有考虑过,但是逻辑上辩护律师可以说的通,也有证据支持,但是辩护律师可以指出这个人是谁吗?” 
 
裁判长完全对刘人语的话表示出了信服,但是他作为法官不能因为自己的想法而左右法庭的判决,必须有更强有力的证据支持才行。 
 
“辩护方目前有一点头绪。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刘人语点点头,眉宇间完全是自信。 
“首先,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凶手不可能把被害人的钥匙随便乱扔,一定会小心保管,可能就在身上带着。其次,凶手既然嫁祸于苏芮琪,必然是不会就这么轻易善罢甘休的,他必然会亲自见证苏芮琪的有罪判决,甚至是——亲口提供证词来送苏芮琪进去。”而今天出庭作证的证人中——刑警张静萱,不在场证据充分。房东孙芳梅,作为第一目击者,她的不在场证明也十分充分,毕竟那天中午她确实是在朋友家里,这一点那个朋友做出了证明,还提供了孙阿姨在她家织毛衣的照片。那么自然只剩下一个人—— 
刘人语把目光移向了在证人席上的梁业辛,缓缓开口: 
“梁先生,您口袋里的东西似乎有些多。可否让我们看一下?” 
 
这时罗奕佳也做出了配合:“证人,请你出示你身上携带的东西。” 
这位小摊贩本想做出反抗,没料到被法警先控制住了,兜里的东西全部呈现在法庭中。 
其中就有两串不同的钥匙,裁判长命人立刻去做了鉴定。 
 
刘人语松了口气,看了眼被告席上的苏芮琪,冲她露出一个笑容。 
看嘛,她就说了她会找到证据的。 
苏芮琪这人还不让自己给她辩护,真是大傻子。 
 
法庭上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逆转而沸腾了,记者们奋笔疾书,就连领导们都在窃窃私语。 
刘人语与在旁听席上的检察长孟美岐对视了一眼,对方悄悄给她指了一下她身边坐着的人,用口型向她说了句什么东西,刘人语了然,对她点点头。 
案子还没结束呢。 
 
几分钟后,鉴定结果出来了,两串钥匙中,确实有一串是被害人家里的钥匙。 
“啊,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回事,差一点本庭就要把一个人无辜的人送进监狱了。还好辩护律师最后揪出了真凶,那么现在本庭宣布——” 
 
“请等一等。”刘人语打断了裁判长的话。 
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了她身上,苏芮琪此时已经被解开了手铐,站在了罗奕佳的边上。 
“嗯?辩护律师为什么要打断本庭?” 
“裁判长,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我们现在就把梁业辛先生的案子审理了吧,辩方申请为梁业辛先生辩护。既然现在证据充足,辩方相信检方也正有此意,是不是?苏检察官。” 
 
裁判长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第一次有律师说要当庭审理的,他捋着胡子:“并没有这种先例,不过现场司法界的领导们都在,如果各位领导没有意见的话,本庭就同意了。” 
 
“继续吧。”首先同意的是检察长孟美岐,接着远处的律师协会的代表人也同意了,又带上了更多的领导。 
“好。那本庭就同意了。请问检察官,是由苏检察官担任还是罗检察官?” 
“我来吧。”苏芮琪说,她刚刚和罗奕佳简单的交流过了,知道孟美岐把那份名单给她们两个都看过了,苏芮琪相信刘人语知道她的最终目的。 
 
“好的,那苏检察官请——”裁判长想要例行公事让检察官进行开庭陈述,但是—— 
“开庭陈述就算了,检方想先介绍一下我之前在查的案子是个什么样的案子。”直接被苏芮琪打断了。 
 
这位检察官看着梁业辛,慢慢说:“几个月前,有一个贪污案的报道,相信大家并不陌生,某企业特大偷漏税案,这个负责的案件的是我。之前案子一直没有明显的进展,然后七月底的时候潘慧找上了我,说她手里有证据,但是她现在很危险,想要我保护她。我不能随便就听信一个人的话,我必须知道证据的真假就先和她接触了一段时间,确定了是真的之后就约在了10号那天见面。” 
“然后就发生了那起命案。”刘人语在一旁附和。 
苏芮琪点点头:“是的,那天我是去找潘慧拿证据的。她说那是个U盘,里面有那个集团做了三年假/账的证据,涉嫌/脏/款/近亿。以前负责经济案件的警方就怀疑过一件事情——这毕竟是涉及了巨款的偷漏税。仅仅是作假肯定不可能隐藏了那么久的,背后必然有人在默默协助。警察那边秘密调查了好几个月,锁定了一个目标。” 
她把目光投向了旁听席。 
刘人语顺着苏芮琪的目光,那是坐在孟美岐检察长右边的一个男人。然后苏芮琪开口慢慢说到:“那个人就是国税局局长——沈正信先生。检方在这里要检举沈正信先生,以下几项罪名,教唆杀人、贪污、受贿。” 
这个指控实在是太过于劲爆,现场的讨论久久无法平息。 
刘人语的反应很快,她首先抓住了苏芮琪话里的教唆杀人,这对她的被告人梁业辛先生有好处,于是说道:“检方认为我当事人是收到了他人的指使才行凶杀人的?” 
苏芮琪点点头,“那个小区附近有很多监控,只要看一眼就能找到这位小贩,到底是不是有在附近摆过摊,警方应该调查过的这位证人的背景应该是假的,他可是位职业杀手。” 
“既然我当事人有可能是被指使的,裁判长,辩方要求沈正信先生出庭作证。”刘人语说,其实如果说这位领导是幕后黑手的话,那这案子审的急,她莫名其妙的被媒体针对也都有了解释了。毕竟有人急着想要苏芮琪顶罪呢。而她现在已经在尽可能的配合苏芮琪了。 
“嗯,本庭同意。沈局长,请出庭。” 
 
“裁判长你疯了?你陪着这两个小姑娘闹?”那位被点名的沈先生脸色一沉,对着法官席的裁判长凶道。 
这位和蔼的老爷爷也没有示弱,他做裁判长那么多年,只相信证据引导出来的真相:“沈局长,我是这场审理的法官,这里我说了算。如果你是无辜的,那我私下给你赔罪,但是现在,你被冠上了罪名,本庭就有理由请你出庭,为你的罪名作证。请你上来,作证,沈正信局长。” 
 
这位幕剧背后的人总算是被她们揪了出来,苏芮琪知道现在开始才是正戏。 
“沈局长,请你对检方的检控做出证词。”罗奕佳在苏芮琪边上补充。 
男人黑着脸,说:“这简直是胡说八道,是污蔑!小姑娘,空口白话诬陷人可不行啊。” 
 
苏芮琪看着他,笑了,说:“先生,我何时说过我没有证据了?” 
 
“裁判长,请看上场审理时,检方提交的7号证据。”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白色的银士顿U盘,苏芮琪看到对方的脸白了一度,嘴角勾起一丝笑,继续解释:“梁业辛在潘慧家里找了半天这个东西,但是他没想到,死者其实把这东西放在了衣服里,他不敢去翻死者的衣物,自然没有发现这个东西。这个是从死者身上发现的银士顿U盘。警方在开庭前把之前加密的内容破解了,现在让我们看看这里面究竟都放了什么东西吧,潘慧曾经和我透露过,U盘里将每一笔赃/款的转账都记录的清清楚楚。是汇给那个银行账户的,她都做了记录还做了统计。” 
 
沈正信擦了一下头上的汗,他思来想去只能说出一句:“你又如何证明这U盘是潘慧的,万一是你捏造的呢?” 
 
苏芮琪没有生气他的诬陷,来历明显的东西,哪里怕他的脏水? 
“这个U盘是被害人在淘宝上订制的,U盘上还有死者的名字的缩写刻着,不信你看。”苏芮琪指着U盘的末尾,那里确实刻着PH两个英文大写。 


“然后……大家请看8号证据,这是死者身上的手机,有警方的技术保障解屏密码并不难破解,我也是蹭了警方的便宜罢了,如果您还是不相信,不如我们看看她的淘宝订单如何?” 
 
“你……!” 
 
“沈局长别急,您就不好奇这个U盘里面的内容吗?”苏芮琪继续紧逼证人,“还是说您其实很清楚里面都是什么东西?不过我是挺好奇的,既然您不好奇那我就打开给我自己和好奇的旁听各位看看吧——好多照片啊,这好像是银行的转账记录啊?看来潘慧真的清清楚楚写明了每一笔钱的去向。” 


苏芮琪看向裁判长,她知道胜利在握了:“裁判长,检方申请调查U盘里面涉及到的每一个收款的银行账户的客户信息,以及梁业辛名下的银行账户有无大额款项入账,如果有便是沈局长买凶杀人的证据。” 
银行那边的数据并不难查,只用几分钟便得到了结果,自然是沈正信先生的账户,以及他的妻子、儿女的账户都有不明资金的混入。还有梁业辛名下的户头里确实有过一笔巨额资金的转入,汇款人正是沈正信。 
刘人语看着脸色发白的梁业辛,说道:“梁业辛先生最初回答过我的问题,说自己不认识旁听席上的人。请问既然不认识,为什么你的目光总是转向旁听席呢?还有当时在旁听席上的沈先生要给你汇钱?” 
 
确凿的证据将真正有罪之人逮捕入狱,裁判长敲了敲锤子,好久才把现场稳定下来,他沉吟了一会,说:“嗯,没想到最后真相居然是这样的。现在本庭可以宣布结果了吧,刘律师?” 
刘人语不好意思地笑笑,她之前打断裁判长实在是因为想要延续这场庭审,毕竟人都在这里了。 
“这次我不会打断您啦!” 
慈祥的老爷爷笑笑,敲了下法槌说道:“那么本庭在此宣布被告苏芮琪,无罪。” 
 
 

评论(51)
热度(172)
  1. 红屿红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德云社存稿部

© 红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