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 我是刷屏怪

【酥肉】我反对(八)

*逆裁AU
*有BUG请告诉我,我改

*BGM:逆轉裁判全系列詢問·追求·異議曲(我真的是听着bgm写的

—————— 
 
(八)


20XX年 8月12日 上午6:45
 
刘人语起了个大早。她昨天回去事务所说自己接了苏芮琪的案子的事情之后,她的同事们都用看怪人一样的目光看着她,纷纷问她为什么要接下这种铁定是检察官获胜的案子甚至有人说她是太膨胀了。 
刘人语没有回答他们,她告诉所里是因为辩护律师一旦定下是会发正式通知的,她必须和所属的事务所进行过交流。 
但是让刘人语没想到的是自己给苏芮琪辩护这件事情还能上新闻。 
“昔日法庭上的竞争对手竞替自己辩护——是英雄相惜还是借刀/杀/人?”一个平时转发无几的小蓝v发的这条微博居然也有了近千条的转发,虽然大部分都是在骂的。 
甚至还有记者打电话过来说想要采访她。刘人语隔着手机翻了个白眼,说了句不接受不解释之后就挂了电话,顺便把那个号码拉了黑。 
 
那个报道她点进去看过,里面把她们两个人描绘成法庭上水火不容并且私底下也针锋相对的对手,一个是不败律师一个是优秀检察官,两个人唯一的交集就是在法庭,而检察官出事后昔日的对手却第一时间赶去拿拿到了她的辩护权。 
这两个矛盾的个体的碰撞是人们最愿意看到的,一下子不仅苏芮琪的案子火了,就连刘人语也火了,而且火的莫名其妙的。 
像是被安排了一样。 
 
今天因为警方要再彻底搜查一遍现场刘人语不能去调查,所以她现在能去的只有拘留所,但是刘人语现在有些羞于见到苏芮琪。 
昨天和她说的话实在是太露骨了,不论是“你的无罪声明最重要”还是“我不会放弃”仔细一想无疑是赤裸裸地告诉苏芮琪她很在乎她。刘人语现在只能希望苏芮琪在拘留所的时候不要因为太无聊而想太多。 
 
 
20XX年 8月13日 下午13:24
刘人语接到了罗奕佳的电话,对方说案件有了新的进展,嘴上也说不清楚希望能见个面,顺便给她看一点东西。 
成都的交通实在是让刘人语很头疼,不是说堵车一类的事情,而是红绿灯的数量太让她难受了。 
等到了两人约定好的星巴克已经是下午两点了,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刘人语从车上下来就感到了扑面而来的炎热,她也顾不得打伞就往街对面的咖啡店跑去。 
 
“对不起对不起,今天路上总遇到红灯,一来二去就迟了。” 
罗奕佳抬头就看到刘人语双手合十在和自己道歉,看她低着头认错的样子就像一只猫咪在低头求饶,不由让她觉得有点搞笑。 
“苏芮琪以前迟到也用这个理由,一开始检察院没有一个信她,于是她就在我们的微信群里面遇上一个红灯拍一次照,那天之后没有人再对她这个理由产生怀疑,没想到居然还有人和她一样,哈哈哈你们两个人真的很合适啊。” 
 
忽略了罗奕佳话里的不大正常之处,刘人语在她对面坐下,她可没忘记罗奕佳喊自己来是干嘛的,于是说:“说正经的了,有什么新进展啊?” 
“是这样的。”罗奕佳也收起了玩笑的心态,把电脑转到刘人语面前,屏幕上一个文档里面满满都是字,还做了很多标注。她指着某行做了记号的段落说:“昨天他们不是重新调查了一遍嘛,发现了几个也不算疑点的但有些奇怪的事情。” 
“什么事情?” 


“被害人家里的钥匙不见了,还有她家里被人翻过,有些布满灰的书上有人的手指印,但是查不出指纹,可能是戴了手套。而且她房间那些抽屉里东西都被翻的乱七八糟的,明显是有人在找东西。还有,美玲说从死者的衣服上找到一个U盘,U盘加了密,警察还在破解,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这不是印证了我们的猜想吗?这个案子里面存在第三者,当时现场不止苏芮琪和被害人,而且现在能证明苏芮琪真的犯了案子的证据不充分,检察官不是应该贯彻疑罪从无的原则吗?” 
“我也这么说,检察长也去反映了,可是好像没有用处。” 
也就是说有人执意要让苏芮琪背黑锅,而且这人来头还不小。罗奕佳听到刘人语轻轻叹了口气,好像也是有些无奈。 
“来理理别的吧,或许能有新的发现。”刘人语说。 
 
接下来的时间里,刘人语都在与罗奕佳商量这些证据的事情。 
她的脑袋里总有一团线团在绕,无法柳暗花明。她觉得这个案子里还有疑点。 
理到了最后,除了解不开的疑点之外,两个人都对了一遍口径,确认无误后罗奕佳才说:“15号的开庭,到时候不仅司法界的领导,还有其他很多领导也会来旁听。可面对这次案件真的是很重视。” 
“嗯,让我们在那天给这件事情画个完美的句号吧。”刘人语点点头,说实在的,她虽然这么说但其实她也没有多少把握。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但是她一定会想方设法让苏芮琪不背黑锅的。 
 
离开之前罗奕佳想起一件事,问了一下在收拾东西的刘人语:“哎,等等。人语你知道苏芮琪之前在查什么案子吗?” 
“她不告诉我。”刘人语想起这个就郁闷,虽然苏芮琪是不想她以身犯险,但是她并不喜欢她的隐瞒。 
罗奕佳本以为刘人语会知道,叹了口气:“我也只是一知半解,只知道是贪污案,因为她不是这样了嘛,之前的案子就被安排给了孟美岐,然后孟美岐今天早上发了给了我一个资料,说可能对我们有用处。让我也给你看看……” 
 
…… 


 
20XX年 8月15日 上午8:47 地方法院第2休息室 
 
刘人语一早就来到了法院,真正到了开庭的这一天她反而不紧张了,尤其是在咖啡的帮助下现在更是精神抖擞。今天对苏芮琪来说很重要,她不能出错,虽然形势很严峻,但是她必须证明苏芮琪的清白,虽然手里不明的证据很多,但是她相信这些不确定证据一定会在后期派上用场的。 
世上没有近乎完美的犯罪,在某个地方一定有破绽,只要她去深入挖掘一定就会找到。 
 
20XX年 8月15日 上午9:30 地方法院2号审理室 
 
裁判长还是上次那位和蔼的老爷爷,今天的庭审来了很多人,至少罗奕佳看到了很多领导的到场,旁听席座无虚席,还有类似记者的人手里拿着录音笔与纸,似乎是想要来个独家报道。 
“哎呀,今天似乎很热闹啊。”裁判长捋捋胡子,“那么现在,呃,苏芮琪一案正式开庭,双方都准备好了吗?” 
“检方准备完毕。” 
“辩方准备好了。” 
裁判长点点头,敲了敲锤,“嗯,那先请罗检察官做开庭陈述吧。” 
在庭审的开始由检察官做开庭陈述是个惯例,罗奕佳拿起面前放着的白纸念道:“被害人叫做潘慧,是位自由职业者。一个月前,潘慧辞去了某大集团财务会计一职,理由不详。这起案件发生在8月10日午后14点至16点期间。根据解剖记录,死因是心脏中枪而导致的失血过多,子弹并未贯穿被害人的身体而是留在了体内。就是检方提交的2号证据。” 
 
法庭的屏幕上及时地出现了那颗子弹。罗奕佳继续说道:“被告苏芮琪,职业是检察官。警方在凶器上发现了被告的指纹,而且在被告手上检测出来了硝烟反应,曾与死者起过争执,而现场也有证人的目击证词。检方认为证据充足,动机明显,因此在此提出对苏芮琪的诉讼,指控她为杀害潘慧的凶手。关于指纹检测报告可以看检方提交的3号证据。裁判长,检方现在想请出1号证人——最先到达现场的刑警,来说明为什么要逮捕犯人。” 
 
首先出来的是位小姑娘,年纪不大,因为现场的气氛而显得有些局促和紧张。 
“证人,你的姓名和职业。” 
“噢,我是张静萱,职业是警察。”张静萱是个刚入职的警察,本以为生活平平淡淡,没想到某一天居然接到了杀/人案的出警请求,被喊上法庭也是头一次,紧张是不可能不紧张的。 
“证人不用紧张,实话说就好了,你以后还有很多次站在法庭上的机会呢。现在说说逮捕被告苏芮琪的理由。” 
 
“接到报警我就到赶去现场了,大概是傍晚6点15分,当时苏……被告手里拿着枪站在门口,她正对面就是被害人的尸体,被告看到我来了之后主动把放下了,于是我就逮捕了她,然后带她去做了笔录。凶器上有她的指纹,还有她的手里也检测出了硝烟反应,证据齐全,就正式申请逮捕了。” 
张静萱的证词逻辑清晰,把警方逮捕苏芮琪的过程原原本本交代了出来。 
 
“嗯。”裁判长作为中立人员不会做过多的发言,他转而看向刘人语,“现在请辩方开始询问吧。” 
 
张静萱的证词把证据与苏芮琪的不在场证明交代了清楚,但是还少了一项重要的东西,刘人语看着证人台上的张静萱,说:“警方刚刚的证言漏了最重要的一个因素。“ 
裁判长没有听出来,于是问道:“辩方律师请具体说明。” 
刘人语点头,看了眼对面的罗奕佳,“那就是被告苏芮琪的动机,警方没有陈述被告有杀害潘慧的动机,请问没有动机为何杀人?” 
 
罗奕佳倒是及时补充上了关于这一点缺漏:“裁判长,关于杀人动机这一点,检方要求2号证人出庭。” 
 
刘人语听前辈们说过,检察官罗奕佳的辩护方式,那就是见招拆招,你以为的检方疏漏其实都是对方故意安排的,为的就是引辩护律师上钩,从而让被告身上所有的有利因素都变成不利因素。 
以前都是道听途说,今天刘人语倒是亲身体验了一把这样的辩护方式,她揉了揉脑袋,居然中招了。 
 
接下来出来的是一个男子,他在走路时口袋里总有东西在叮当作响。 
“证人,你的姓名和职业。” 
“我叫梁业辛,是个不起眼的小摊贩罢了。”男人穿着朴素,每个上台的证人最初都很紧张,罗奕佳已经习惯了安抚证人,一套下来总算让人冷静了下来,开始陈述关于动机的证词:“我是一个卖食品的小贩, 这几天在这个小区附近摆摊,因为生意还不错就留了下来,这些天那个叫潘慧的人经常来我这里买东西,人很好,脾气不错。8号中午我在这里摆摊,看到她和这个人站在门口起了争执,争了有一会才离开。然后10号那天,好像是下午3点,我看到了她进了小区。然后就发生了这种事情。你说犯人除了她还能有谁啊?”证人可能还是因为紧张,他的目光总是居无定所,左顾右盼的,刘人语注意到他似乎总往旁听席上瞄。 
 
“辩方律师要进行询问吗?”裁判长问。 
刘人语摇摇头:“辩方不打算对证人进行证词的询问。但是想请证人回答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回答她的是证人梁业心。 
“请问证人认识旁听席上的人吗?” 
证人明显一怔,然后说:“我不认识旁听席上的人。” 
“感谢被告的回答。”刘人语看向裁判长说:“裁判长,关于被告和被害人见面一事辩方想请被告苏芮琪出庭进行作证。” 
“反对。”但是罗奕佳提出了反对,“裁判长,辩方这只是在拖延审理的进度。检方证据、动机甚至不在场证明都俱全,检方认为没必要听被告的证言。” 
“不,被告的证词有助于理清楚案件的真实情况,裁判长,请您允许。” 
裁判长沉思了一会,敲了下手里的法槌,说:“嗯,本庭同意被告出庭说明为何与被害人见面。” 
 
苏芮琪站在证人席上,刘人语事先没有和她说过会让她来作证,所以她也很懵逼。刘人语可不管她的疑惑,直接说:“证人,请你对为何与被害人见面做出说明。” 
刘人语看到苏芮琪瞥了她一眼,然后才缓缓开口:“她是我上一个案子重要的证人,是我约的她见面。”苏芮琪低下了头,似乎在思考:“本来是要在市区一家星巴克见面的,但是临时对方改变了主意和我说去她家里见面,我就过去了。路上花了点时间,3点多才到那里。” 
 
“然后呢?”刘人语问。 
“那天楼下的门是开着的,我就没有按门铃。到了三楼发现潘慧家的门没有锁,虽然很奇怪还是进去了,接着我关上了门。”苏芮琪与刘人语对视了一眼一秒后转了回去,看向裁判长:“然后我看到潘慧倒在了地上,就在我打算报警的时候,突然就失去了意识。醒来的时候我的手里已经拿着那把枪了,然后就听到了一声尖叫。” 
 
这是从苏芮琪的视角还原的案件真相,倒是与罗奕佳和刘人语的猜想相同。但是法庭上还是因为苏芮琪的证言而开始了窃窃私语。 
 
“她这是在开脱吗?” 
“这个犯人是在搞笑吗?想编个故事也要编的像一点啊,难道不是因为被害人的反抗才晕的吗?” 
 
“裁判长,这是证人的片面之词。检方认为没有参考价值,证人在屋子里的时做了什么并没有东西可以证明。”检方的反对很及时,刘人语也不惊讶,她让苏芮琪作证只是想要引出下一个证据而已。 
 
“嗯……罗检察官说的有道理,本庭也认——”裁判长捋着胡子,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刘人语抢先打断了。 
“裁判长,有没有参考价值请看一看这个证据再做定夺。辩方申请提交4号、5号以及希望大家与1号证据一起观看。” 
这是之前她们讨论过的两张弹孔的照片和尸检报告,每张照片上都附上了科学搜查科的说明,证明了两张照片上的都是弹孔。 
“根据检方的开庭陈述,命中被害人的那颗子弹并没有贯穿被害,而现场却有发出了两枪的证据,如果加上被害身上的那一枪,现场的枪数共计是三枪才对。那这多出来的一枪,究竟出自哪里呢?”刘人语停顿了一下,暗暗向坐在对面的罗奕佳使了个眼色。“结合被告刚刚的证词,辩方在此要提出一个新的假设——当时现场是存在第三人的!而这个弹孔就是最好的证据!” 
 
接到了刘人语的暗示的罗奕佳迅速做出了反应:“裁判长,辩方提出的假设并不是没有可能的,如果现场真的存在第三人,那应该重新对现场附近进行搜索。但是根据警方提交的第一发现者的目击证词来看,现场应该并无第三人。检方认为需要传唤目击证人。” 
 
“辩护律师如何?” 
“辩方没有意见,请传唤下一位证人。”刘人语说。 
 
——————

评论(17)
热度(165)
  1. 红屿红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德云社存稿部

© 红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