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 我是刷屏怪

壮胆

磕老师生日那就写个生贺8,高中生的故事

磕磕生日快落!!

—————— 


苏芮琪喜欢刘人语,人尽皆知,除了刘人语。 

刘人语暗恋苏芮琪,无人知晓,除了她自己。 


高三的最后一天,只用上半天的课。 


教室的书桌上不再堆着高到可以遮住人的课本,苏芮琪昨天就把书都搬了回去,只留下了几本今天要上的课和试卷。 

但是她的后桌——刘人语的桌上书本依旧堆的老高。 


高中的最后一堂课是自习,许是即将面临高考大家都很兴奋,起初安安静静的教室开始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而后越来越多。直到班长控制了一下才又安静回去。 

虽然停下了吵闹,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班里开始传着写起了同学录。与小学的时候不同,这不是那种像人口普查的东西,只是和朋友之间相互写一句话给对方罢了。 


苏芮琪早就没了心复习,回过头看向全班为数不多还在奋笔疾书写试卷的刘人语,见对方写完最后一个字了才开口:“哎,刘人语,我们也来写那个吧。” 


“不要。”刘人语从试卷里抬头看了苏芮琪一眼,摇头:“幼稚死啦。” 

苏芮琪可不管她的反对。二话不说,就回去自己的位置上撕了一张白纸给她:“有什么关系嘛,随便写写,要不就写写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嘛!纸都准备好了,来吧!” 

这不屈不挠的顽强意志让刘人语无法继续保持注意力在试卷上,如果她不答应恐怕苏芮琪会一直这样看着她,放下笔叹了口气,接过纸:“没办法,那你转回去。不准偷看,如果偷看了就弄你!” 


“好的好的。”小狼狗乖乖地转回身子,一会趴在桌子拿着笔写写画画,一会坐直了身子看书。 


刘人语拿着笔看着苏芮琪的背影出了神,黑色的马尾简单地被苏芮琪束在脑后,从她这换个角度还能看到苏芮琪棱角分明的侧颜。苏芮琪现在正转着笔,修长又指节分明的手指把玩着笔杆,一支笔在她手里被玩出了各种花样。刘人语好一会才重新回过神,她低头,咬笔,皱着眉涂涂写写了好几次,也没有写出个所以然来。 


坐在前面的苏芮琪终于还是没有耐住好奇心,转过头看着刘人语,想要知道她到底在写什么,难道自己在她心里有这么复杂吗?她对自己有这么多话想说? 


刘人语看到她回头后瞪了一眼她,但是对着喜欢的人当然发不出脾气,心下一横,把苏芮琪给她的纸揉做一团,又从自己的作业本上重新撕了一张纸下来,写了三个字上去——《越人歌》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越人歌?”苏芮琪的目光像阳光灼烧着刘人语的脸庞,她抬手把耳边垂下的乱发别到耳后,露出一只绯红的耳朵,对前桌露出一个完美无瑕的假笑:“越人歌怎么了?” 

这位朋友转转她的小眼球,随后摇晃着脑袋,头上的马尾被她甩地左右摇晃,她说:“没有啦,这是什么意思啊?” 

“呵,不告诉你。”刘人语安下了心,看来语文不好的苏芮琪确实不知道这个春秋时期的民歌,同时还是有点失落。 

见她不打算说对方也放弃了追究,苏芮琪戳戳她的胳膊,然后指着她椅子背后放着的长袖外套,说:“哎,小辣鸡,你把你校服外套给我。”


刘人语乖乖把衣服拿起来给她,然后看着她接过衣服后认认真真地在自己的校服外套上写着什么东西。 


“给你。”没有多久她就写完了。刘人语接过来一看,别着校徽的左边正写着——《万叶集》 

日本的诗歌总集,刘人语只是知道但没有了解过,她一下就对刚才苏芮琪的疑惑感同身受,但是她可不会去问苏芮琪这是什么意思。 

衣服一转,背后还被写上了巨大的苏芮琪这三个字。 


如何才能让即将各自东奔西走的人记住自己曾出现在她的生命里呢?苏芮琪并不知道别的好办法,她仅仅是想在曾经陪伴着刘人语的这件校服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就算将来这件衣服只能被她放在衣柜的角落甚至被扔进垃圾箱,但是在她拿出来的那一刻至少她能够想起自己的青春里曾经出现过苏芮琪这个人。 

这时的苏芮琪一心以为,刘人语和苏芮琪会和很多人一样在高考结束了之后就成为彼此之间最熟悉的陌生人。 


放学后苏芮琪硬是拉着刘人语把她桌上的书都搬到了自己的小电驴上,放出豪言说今天苏哥送你回家。 

其实苏芮琪知道现在早就规定了电瓶车不能带人,但是腰上环着的手和紧紧贴在她背后的这份属于刘人语的温暖无论是哪个都让她觉得——不带着刘人语疯狂最后一次怎么可以给她的青春画上句号。 


…… 


高考结束的很快,毕业的谢师宴定在了市里一家高星级酒店里,酒店门口的LED灯不停地来回滚动着各校各班的谢师宴消息。 


这群小大人们在今天终于点上了啤酒,男生开始用啤酒给各科老师轮着敬酒,就连苏芮琪也凑在那伙人里面端着啤酒瓶去打通圈。 

回来时苏芮琪的脸上泛着绯红,刘人语抢过她手里那罐酒,皱着眉严肃地和她说:“苏芮琪,你不能再喝了!” 

苏芮琪很听话地点点头:“那你手里最后那罐总不能浪费了,我喝完就不喝啦!” 

“我帮你喝了,反正你不许喝了!”刘人语说。 

但是苏芮琪听闻立刻做出了拒绝:“小姑娘未成年喝什么酒啊,不许喝。” 

于是手里的啤酒一把就被苏芮琪拿回去,她举着酒作出干杯的姿势:“干杯。” 

刘人语只能端起自己的椰树椰汁,与她碰杯。 



散场已经是十点的事情了,苏芮琪主动提出要送刘人语回家。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六月的天说热不热,刘人语偷偷看着在身边推着自行车的苏芮琪,晚风拂过两人的脸庞,天上是如今都市中很少能见到的璀璨星空。 


刘人语歪头看向河边种着的树,假装不经意地问:“你刚刚为什么要喝酒啊?” 

“不知道了吧,喝酒壮胆。”苏芮琪说。 

“壮胆?你想做什么?” 

苏芮琪停下脚步,把车横在前面,背过身与刘人语对视,说:“我要和喜欢的人告白。” 


那一刻刘人语的耳边只有六月的虫鸣和池边的蛙叫。 


以及自己那颗律动得不正常的心脏跳动声。 


就在她准备将祝你成功说出口的时候一个重心不稳被某人拉进了怀里,这是来自苏芮琪的拥抱,此时刘人语的鼻间萦绕着属于苏芮琪的气息。 

对刘人语而言这是一个突如其来的拥抱,刘人语没有反应过来。但苏芮琪却是蓄谋已久,拥抱过后站在对方面前,看着这个自己最喜欢的女孩,说: 

“我喜欢你。” 


静谧的夜晚,河边的小路,一颗心因为苏芮琪的言语而疯狂跳动。刘人语张唇却说不出任何话,可喜悦简直要充满她的内心。 

“你呢?”苏芮琪问她。 

刘人语觉得现在自己的脸烫极了,一双手也不知道该放哪,心情是激动又开心的,但是还是结结巴巴地开口:“你……你想知道?” 

“当然。”苏芮琪挑眉,依旧直直看着她。 

“那、那你闭上眼睛——” 

刘人语拉着苏芮琪的衣角,看着乖乖闭上眼的苏芮琪,闭上眼,将自己的唇凑近了她的。 


高三毕业的那天,月色很美。 

而属于两个人的夏天,刚刚开始。


(完)


—————

告白这段剧情,是我最爱的(没有之一)某个动画里面双方告白的情节

万叶集里面苏哥想说的是因为某剧场动画很火的那段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但盼风雨来,能留你在此。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即使天无雨,我亦留此地。 

(这里是私设,她喜欢雨天,也许也有这么点理由在里面?虽然这段话说的是雷)

前两句话其实是简介(?)

ps.我可真不适合写这种偏校园风格的


评论(73)
热度(229)
  1. 红屿红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德云社存稿部

© 红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