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 我是刷屏怪

【酥肉】我反对(十)

*逆裁AU


(十) 
 
“我只是为了表示感谢,没有别的意思……没有……” 
苏芮琪站在1502的门口,不停地来回踱步,嘴里还振振有词。一分钟之后她终于鼓起勇气,伸出食指按下了住在自己对门的1502住户的门铃。 
 
刘人语开门开的不快,似乎是在确认过之后才开的门。她的头上包着一块毛巾,头发湿润着还在往地板上滴落着水珠,她歪着头擦着头发,疑惑地开口:“苏芮琪?” 
 
苏芮琪终归是没有想到刘人语这会儿正洗完澡,她愣了一下,看着穿着夏天轻薄睡衣的刘人语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应该往哪里放才好,半结巴半用双手在身前比划着:“呃,我、我是想说你今天在法庭上替我辩护,我都没谢谢你……想请你来我家吃饭的,我叫了外卖。”话说完苏芮琪还往自己家里指了指,然后又看到刘人语还湿着的头发,思绪都没有在脑里理过一遍又开口补充道:“你……要是忙的话就算了,我自己吃……你先吹头发吧,这样容易感冒,我先走了。” 
 
明明是没有得到对方明确的答复她却觉得已经是被拒绝了,苏芮琪其实有些不喜欢这样不自信的自己。但是身子刚转回去,就听到刘人语说了句等一下,然后手腕就被对方拉住了。 
她回头,看到刘人语已经扯下毛巾了。湿漉漉的短发贴在脸颊上往身上滴着水。但是苏芮琪的目光直接被手腕上的触觉吸引了,完全没有注意到此时刘人语略微转红的脸颊。 
接着她听到刘人语说:“我要去。”刘人语的普通话说的很清楚。至少这一句话说的明明白白,苏芮琪很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她眨眨眼,刘人语已经松开了她的手,转而指了指她湿漉的头发,说:“我去吹个头发,很快的,五分钟左右。” 
“那……那我回去等你。” 
“好。” 
 
苏芮琪有点清楚为什么自己现在有些紧张,可又有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可以如此紧张。 
明明只是请刘人语吃一顿饭聊表谢意罢了,但是她转念一想,刚刚在她家门口邀请她的时候甚至忘记问刘人语晚上是不是已经吃过了。 
如果她已经吃过晚饭了,那不是很尴尬吗,但是也问不出口了。 
 
刘人语说五分钟确实就是五分钟。 
五分钟后刘人语准时出现在了苏芮琪的家门口。 
此时她已经换下了睡衣,穿上了一件宽大的白色T恤,刚吹干的短发被她扎成一个小揪揪在脑后,整个人显得青春活力了不少。 
就好像一个大学生。 
苏芮琪在脑里默默想着,随后站起来给刘人语拉开了凳子。 
 
客厅的网络电视里播着时下最热门的电视剧,苏芮琪其实没有看过,只是让气氛不那么尴尬才开的。但是事实上她和刘人语之间的气氛永远不会出现尴尬的情况,刚坐下见着外卖刘人语就很开心,还让苏芮琪一颗悬着的心放下来了。 
“我还没吃饭呢,还都是我喜欢吃的。谢谢你请客啦,让你破费了。”她说。 
 
苏芮琪点外卖的时候是按着刘人语的喜好来的,经过之前的相处她对刘人语在饮食方面的喜好还是有点了解的,挑来挑去最后选择了一家店,在店里点了好几样她喜欢的食物,还备注了最好不要辣。 
“本来就是为了谢谢你才点的,你可别客气。”她说。 
事实证明刘人语并没有在和她客气,两个人边吃边聊不知不觉就吃完了所有的菜,然后刘人语放下手中的筷子,突然问她:“苏芮琪,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那么执着的帮你辩护吗?” 
 
苏芮琪一愣,她当然好奇了。在拘留所的时候刘人语只是说了句你不是还要和我一起抓坏人吗。 
那种儿时的约定虽然可以称得上理由但绝不可能是刘人语那么坚持的最大理由。 
但是苏芮琪一直很害怕问对方这个问题,她觉得是因为她害怕从刘人语口中听到自己不想要的答案。 
只要刘人语还没有宣布自己的死刑那她就还有理由继续凭着朋友的身份待在她身边。 
 
但是人都问上来了,那她当然也要直说,于是点点头,说道:“其实我现在也在好奇。” 
是不是因为我在你心里是特殊的呢? 
 
接着苏芮琪看到刘人语笑了,那是十分灿烂的笑容,就像很多时候刘人语对自己的笑一样,永远比他人要灿烂很多,永远能让她心动。 
刘人语说:“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搭档。” 
苏芮琪有点惊讶于这个回答,但是转念一想又发现这个定位可比朋友要高上许多,确实也是一种特殊的存在。 
 
 
吃完饭刘人语并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坐在苏芮琪家的沙发上看起了电视,而请客的苏哥现在正在厨房洗碗。刘人语一开始提出了要帮忙的,但是被对方赶了出来,说什么没有让客人来洗碗的事情,没办法只能坐在这看电视。 
 
不过她要感谢苏芮琪家的构造可以让她偷偷看着在一旁洗碗的苏芮琪。 
刚刚苏芮琪主动来找她的时候她真的很开心,就算对方的答谢是基于朋友的情谊,出于私心她也乐得接受。更何况自己一开门苏芮琪那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是真的让她觉得很可爱,明明生活中面对其他人的时候是一个那么冷静的人,偏偏可以在自己面前展现出不同的一面。 
 
而苏芮琪的这种只给她看的特殊待遇让刘人语很想质问苏芮琪是不是有着和她一样的想法。 
当然最终理性战胜了冲动的感性,刘人语还是按下了这份冲动,如果说理由大概是她不想失去苏芮琪这个搭档吧,就算是以朋友的身份陪着苏芮琪她也是乐意的。当然如果她发现了苏芮琪有着和自己一样的感情的话,她或许会选择主动出击。 
 
…… 
 
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刘人语已经在她家的沙发上睡着了。 
苏芮琪没有关了电视而是把电视的声音调小了一些,让音量保持在吵不醒人的状态,然后轻轻走到沙发边上蹲下身看着刘人语。 
 
很多时候苏芮琪觉得她和刘人语的关系其实应该是充满火药味的。虽然称不上是一山容不下二虎的状态,但也不应当是像现在这样双方可以和谐共处,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 
 
她想不通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对刘人语的态度发生了改变,也回忆不起来究竟是什么时候起自己喜欢上了这个笑容甜甜的,生活中喜欢对自己撒娇,俨然一副小女人的可爱模样,但是工作时又是一丝不苟严肃认真的女孩。 
一开始明明是觉得两个人连朋友都不需要做的,怎么到了现在她不仅和对方成为了朋友,还对刘人语产生了恋爱之情? 
 
虽然很早就发现了自己喜欢这个女孩,但是当初的她还是可以放弃的心态,而如今她知道自己再也做不到放下了。这次的心动恐怕是永远的。 
 
对苏芮琪而言刘人语好像有两幅模样。 
律师刘人语是她在法庭上的对手,同时又是她在寻找真相的道路上最好的搭档;朋友刘人语则是她在生活中最好的密友。而无论哪样的刘人语,她都喜欢得不行。 
 
刘人语似乎睡得有些沉,呼吸很是平稳,苏芮琪有点不舍得叫醒她就关了电视,从房间里找了一条被子出来给刘人语盖上了。 
中央空调的温度稳定在26摄氏度。 
在给刘人语盖上被子的时候刘人语身上一股淡淡地沐浴乳的味道和洗发水的香味都在苏芮琪的鼻间萦绕。 
这味道其实有点熟悉,苏芮琪恍惚间意识到好像自己平时用的洗发露和沐浴露也是这两个味道,她有点愣神,心里一惊,又是这种莫名其妙的巧合。 
于是又一次蹲在刘人语身边看着她。 
 
苏芮琪觉得只要自己盯着刘人语就会有一种冲动在心里横冲直撞,而这一次苏芮琪并没有压抑住内心深处的冲动。 
她起身,站在沙发边上,俯下身子。 
在熟睡的刘人语的额上留下一个吻。 
“晚安,搭档。” 
 
检察院说要给自己放假,但是苏芮琪拒绝了,第二天苏检察官顶着黑眼圈却依旧精神抖擞地出现在了办公室。 
罗奕佳的消息永远都处于检察院最前端,苏芮琪今天刚到办公室这人又凑了上来,拍着她的肩膀:“苏哥恭喜你啊!” 
“?恭喜我什么?”苏芮琪不解。 
“恭喜你又要和老朋友在法庭上见面了。” 
“谁?”她随口一问,然后拿起桌上的档案袋熟练地拆开,拿出一份份文件拾起一旁的笔准备在负责的检察官那栏那签上自己的名字,就听到罗奕佳说:“刘人语啊,你又要和她一起站在同一个法庭上啦!” 
她握笔的手一顿,思绪开始神游,下意识地在纸上写下了刘人语三个字,突然回忆起了昨天晚上自己做的疯狂的事情。 
 
结果在想要起身的时候突然被人抓住了手腕。 
接着一低头便与刚刚还在睡觉的刘人语四目相对。 
苏芮琪有点不知所措,这种做了坏事被抓包的感觉让她觉得有点尴尬。 
但是接着又听到了刘人语带着笑意的声音,像是生气的质问但是语气却是十分愉快的:“苏检你明明说我们是最好的搭档,可哪有人会在自己家里偷偷摸摸亲自己的搭档的?” 
 
苏芮琪窘迫,她这才意识到原来刘人语刚刚已经醒了,而她似乎打破了两个人之间微妙的平衡,一时间她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刘人语没有在意她的沉默,继续用有点揶揄的语气说道:“苏大检察官,苏芮琪,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个交代?然后对你刚刚的行为作出解释,如果不能让我满意你就在检察院等着收律师函吧。” 
 
苏芮琪不知道刘人语现在是什么心情,但是换成一般人现在应该不会这么冷静,还有心情在和自己说笑。 
苏芮琪舔了下有些干裂的唇,此时刘人语已经从躺着变成了坐在沙发上,肩上还披着刚刚盖在身上的被子。 
苏芮琪瞥了眼窗外的车水马龙,有点心虚地说:“嗯……一时冲动?” 
 
“不行,反对。”不出所料的回复,她转回目光看到刘人语皱着眉看着她,眼里似乎有火要烧了她,让她一时有点担心受怕。 
苏芮琪想她苏哥在检察院和警局都是横着走的人,何时这般认怂过,心下一横,决定豁出去了:“你记得七月底,在公寓楼下看到的那一幕吗?” 
 
她说的是有一对小情侣在楼下吻别的事情。 
刘人语当然记得,她点点头,看着苏芮琪,想知道这人接下来想说些什么出来。 
“那时候你问我,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苏芮琪对上刘人语的眼神,发现对方眼里好像闪过了一丝惊讶?但是都走到这一步了她也不打算隐瞒了,于是继续说下去:“当时我就想回答你了——可以的。” 
这话背后的意思是什么刘人语那么聪明不可能不知道,但是就在刘人语想要说点什么回应苏芮琪的时候却被对方打断了。 
 
苏芮琪现在是彻底豁出去了,既然要做当然要直接明了地说出口:“好吧,我承认,我喜欢你。大概很早之前就开始了,刚刚虽然是一时冲动的行为,但是感情是真的。”她看着刘人语,却发现对方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震惊,反而有点高兴? 
 
苏芮琪闭着眼等着刘人语的回复,但是久久没有听到对方说话,然后一阵失重感袭来,回过神一睁眼自家的天花板就出现在了眼前,而刘人语直接将她扑倒在了地上,接着俯下身在她耳边说:“所以我现在可以申请让苏检察官对我负法律责任了吗?” 
 
“可以。” 
这或许是两个理性的人最不够理性的一刻了。 
 
 
罗奕佳发现苏芮琪似乎没有很惊讶,觉得有点无趣,转而却发现了苏芮琪今天的不同,指着她脖子上的某处奇怪地问了一句:“苏哥你家空调坏了?遭蚊子了?你脖子上怎么这么多红点?” 
苏芮琪摸了摸罗奕佳指的脖子的位置,心里了然,表面上淡定地点点头:“对,昨天晚上热死我了。” 
 
其实刘人语今天早上更夸张,她扑了好几层粉结果还是有点痕迹,对着自己她又不能生气,差点决定在大夏天穿上了高领。 


她们永远会是彼此最好的搭档和伴侣。


(完)
——— 
搭档应该是最好的能诠释文里法庭上生活中的两个人的词语惹。 
“你是我最好的搭档”——by逆转3-5(第一日) 

这句话是我决定写逆转裁判au的原因之一

评论(62)
热度(203)
  1. 红屿红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德云社存稿部

© 红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