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 我是刷屏怪

【御冥/失物旅馆Paro】亡心

-疯狂OOC

(原作为漫画)

“活下去”



1.


当我的意识逐渐清晰起来时那个男人就站在我的面前。

他看起来不像是很会说笑的人,倒像是个一本正经的人,看上去倒是可靠的很。


只是眉间的皱子太深,他看着我也没有什么表情,对着一脸懵逼的我说:“你好,你有没有丢了东西?想不想找回你丢失的东西?”


我当时脑子一片浆糊什么都想不起来,别人问我话下意识就点了点头。


接着我就被带到了这个“失物旅馆”——能够找回你丢失的东西的旅馆。


带我来的御剑先生……哦对,他的全名是御剑怜侍,总之御剑先生是这么对我说的。



2.


初次到这里的时候,门口有个少女和一个大姐姐站着。


少女看着像十六七岁的年纪,有一头银色的短发,穿的是日本的正统和服,好看的紧。只可惜蹦着一张稚嫩的脸,手里还拿着一根皮鞭,那皮鞭看得我心头一紧,连忙转移视线。


“御剑君,今天也来啦。”

说话的是那位大姐姐,标准的御姐音和经典的御姐范,合身的黑色小西装把她完美的身材展现无遗,露在空气中的一双大长腿让我一个女生看了都不禁咽了一口口水。心想这地方居然还有这么好看的大姐姐?


那个银发小姐姐看了我一眼,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先离开了这里往里面走。


真让人摸不着头脑.jpg


大姐姐和御剑先生好像也习惯了,大姐姐对视笑了一下,转而对我说:“欢迎来到失物旅馆。”


旅馆,我默念着这两个字。


自然是提供住宿的地方,可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要找东西御剑先生却带我来这里,于是疑惑地转头看着他。他似乎也明白我的疑问,只是和我说:“进去吧,在里面你会找到的。”



3.


大姐姐把我领了进去,而御剑先生却站在旅馆外头的鸟居那。我回头,他冲我挥手。


大姐姐说她是这里的掌柜的,我可以喊她千寻老师。刚刚那个女生是这里的老板娘,叫狩魔冥。


我似懂非懂,然后她把我带到一个房间门口,推开门,老板娘就坐在里面,并且冷着脸看着我。


我进门,正坐在她对面,千寻老师在我边上也坐下了。


“你想找到你忘记的东西吗?”老板娘问我。


我的心里有个声音在回响说:你不想。


我不知道我该找什么,我觉得我什么都没丢。于是我对她摇头,说:“不想。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我不想找回什么东西。”


我看到老板娘皱着眉头,但是一旁的千寻老师倒是笑了一声,我看着千寻老师,对方给了我一个妩媚的笑容,然后说:“既然不想,就先留下来吧。正好我们这现在也人手不足,你来帮帮忙吧。”


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失物旅馆打工的原因。



4.


我在失物旅馆待了一年,这一年里我认识到了不少新东西。比如说——


老板娘,狩魔冥。

这是个看着有些可怕的女人,总是拿着鞭子,还不爱笑,简直就是个行走的冰山,但其实是个深度傲娇和有点小脾气的小女生,而她手里鞭子的唯一用处就是在看到御剑先生的时候抽他。


掌柜的,千寻老师是真的和蔼可亲,也是真的腹黑,也是真的可以用笑容迷死人不偿命,总而言之是真的御姐。


我偶尔会看到老板娘和千寻老师走在一起,画面很美好,如果千寻老师没有总把老板娘逗得只抓鞭子就更美好了,当然这样的场面看着也挺不错滴。腹黑大姐姐和傲娇小妹妹的配对谁不喜欢啊?


可惜。


掌柜的早就和厨房那位爱喝咖啡的黑皮大叔好上了,我的cp还没开始嗑就死在了摇篮。


于是我每天都在厨房里偷偷把那位名字叫做神乃木庄龙,昵称叫做姐夫的男人的咖啡换成最苦的那种,还一次泡两包,企图让他通过苦咖啡在姐姐面前出丑。可惜——


这一年下来,唯一的成就就是姐夫对苦咖啡的抗性越来越高了。


对了,我还意识到了一件事情——就是这个旅馆只有已死之人才能进来。


同时也有几个疑惑就像雪球一样在我心里越滚越大。

其中一个就是御剑先生和老板娘的关系。


根据我本人敏锐的观察力和坚持不懈的侦(ba)查(gua),我觉得御剑先生对老板娘的态度十分不同。


每一个来旅馆的人都是御剑先生带来的,每一次带来人,如果老板娘在门口御剑先生就会去和老板娘聊天然后把老板娘说得想用鞭子抽他。如果老板娘不在,他就会一个人站在鸟居外面,看着老板娘的房间的方向发呆。


看着在那站着的御剑先生,违和感在我心里越来越被放大。我一向认为一个人绝对不会做对自己没有回报没有好处的事情,御剑先生一定有所图谋,而他图谋的绝对是老板娘。



5.


千寻老师和我说你何不直接去问御剑怜侍。但是要是直接去问本人还能叫八卦吗?我当然没有去问御剑先生了。


今天御剑先生又来了,他的身边跟着一个女人,那女人生的好看,就像是舞台上的演员那样好看。


“御剑先生,你又来啦。”我和他打招呼。


“嗯。冥呢?”


说起来,这几天老板娘挺奇怪的,总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我几次去给她送饭她都是一个人坐在屋外走廊,看着院子里的池塘发呆。


我觉得她有哪里不一样了,像是有心事。


“心情不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呢。”我说。


一听老板娘心情不好御剑先生就皱起了眉头:“她……为什么心情不好?有没有说什么?”


我摇摇头:“没有呢,老板娘不会和我们说她的事情的,千寻老师也没办法这次。”


“嗯。”我看到御剑先生低着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我改天再来。”他说。



6.


莫名地,我开始写起了故事。


我把之前几位来旅馆的人的事情记录了下来,偶而给工作人员们传看,久而久之大家伙都知道了我在写东西。


千寻老师说我这是闲着发慌了,我反驳她才不是呢。


从这个旅馆出去之后世上便是查无此人,世界可以忘记他们,可我不想忘,我想记得。


“你不能写了怎么办?”


“那便能写多少是多少。”


我在院子里扫地,到了最后看到从森林里走来的御剑先生。我拿着扫把冲他打了声招呼:“御剑先生,今天也带人过来了吗?”


他摇头,说:“没有,今天是七夕。我就过来逛逛。”


“拉倒吧,您其实是来看老板娘的吧?”


话出了口我才意识到不妙,但是御剑先生反应很快。他摇摇头,看向我问了一句:“打听个事,你是不是猜到了我为什么总站在这里?”


他指着鸟居。


我点点头。我说是因为他还没死透,而这里是死者才能踏入的领域。


御剑先生推了下他的无框眼镜,对我说:“听说你最近在写故事,那你介不介意我和你说个故事。”


“但说无妨。”



7.


御剑怜侍至今都记得那个黑暗潮湿的地下室的味道,雨水和潮湿的水泥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再加上一股莫名的腐臭在空间里弥漫。他皱着眉,咳了一声。睁开眼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刺眼的灯光,白得晃人。


头疼得要命,他眯了眯眼,隐约只记得他本应该在停车场才对。


那么这里是哪里?


似乎是自己的咳声把周围的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了。“哟,御剑君你醒了。”


那是个一脸痞样的男人,边上站着个很斯文的男人。两个人的目光都在御剑怜侍的身上。


御剑对自己的记忆力还是有自信的,如果他见过这两个人应该会有印象,但是他很清楚自己不认识他们。


地下室入口的铁门在狂风的呼啸下哐哐作响,隐约记起凌晨似乎有台风要登陆逆转县。


残破的记忆渐渐在脑海里拼凑出一条思路清晰的故事,御剑看到男人手臂上的刺青,想起了几个关键字。


黑帮、走私、贩/毒和买卖/人/口。这是他担任检察官的一起案子。


这两个人怕是来找自己复仇的。


“不愧是局长大人,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戴着眼镜的男人好像看出来了他的沉默代表着什么。


“你们什么目的。”他问。


“目的?”那痞气的男人笑了一声,“我们两个从小无依无靠,是老大把我们抚养长大,老大对我们有着养育之恩。而你们却把他抓了进去。”


男人从怀里拿出来一把折叠刀,将刀尖放在了他脖子外一厘米之处。


“还死在了监狱里面。”


御剑皱眉,与这人对视:“你们做的事情都是违法的,我们只是依法逮捕而已。”


“住嘴。”脸颊上的疼痛让御剑下意识眯起眼睛,他能感到有温热的液体从脸上滑落,听到了男人用咬牙切齿的语气继续说:“既然你是出谋划策的人,那你就要付出代价。”


“你们这样子是违法的。”


“嘿,局长大人。我可不管这么多,我只想让你也尝尝这种滋味。”


“冥……!?”



8.


空气中的潮湿更加明显了,外面雨很大。


御剑一直在想如何向警察报警。他有个老旧的按键手机被用作办案的联系工具放在身上,那手机上装着gps信号,或许可以派上用场。他趁着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偷偷凭着记忆给这个手机里少数的联系人糸锯刑警发了条意味不明的短信。


刚收起手机就看到了被绑着的狩魔冥。


御剑怜侍和狩魔冥在一起的这件事他们两个的共同朋友都知道,也不是什么秘密。


早的时候他一直分不清这种感情是依赖还是爱,直到后来有过许多关于狩魔冥的八卦传入御剑的耳畔。


这位局长才意识到自己好像不能再毫无邪念地使用着“兄长”这一身份在狩魔冥身边待下去了。


好在最后是两个人顺利走在了一起,日本和美国的距离虽然远但也阻挡不了他们。


可最近狩魔冥没有回国的计划,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应该是在美国才对?


狩魔冥现在显得很狼狈,她的手被绑着,嘴被封了,只有一双脚可以自由活动,但是因为被人用手枪顶着,并不能做过多的行动。


“你们想做什么?”他与对方对视,“冥是无辜的。”


“听说御剑局长很宝贝您的这个‘妹妹’,我们只是想让你最亲近的来见证你的死亡。”


“你们疯了?”


“我们疯没疯试试便知道了。”


就在对方拿着枪对着他的时候,窗外传来了警笛的声音。


痞子很生气:“你什么时候通风报信的?”


“我没有。”他否认。


“你胡说!是你!你偷偷给你的同伴们提供了位置。”男人晃了下手里的手枪,狩魔冥在一旁皱着眉盯着对方手里的枪械,她没有开口,因为她知道御剑怜侍可以解决的。


御剑怜侍现在能做的只有拖延时间,警方迟早会发现这里,他摇摇头,说:不是我,如果我提供了位置他们应该会直接来这里,而不会在附近乱转。”


现在只要发出巨大的声音就可以把外面的警察吸引过来,这样他和冥就都可以得救了。本以为拖住了时间,谁料那个眼镜男直接拿走了另一个人的手枪,直指御剑。


“何必说废话,我们可不怕被警察抓住。只要报了仇——”他把枪口转向了狩魔冥,“御剑局长,或许你们可以在黄泉一起做鸳鸯。”


最后他的枪口对着自己,很快御剑就听到了一声枪响,但是——他亲眼看到狩魔冥倒在了自己面前,她帮自己挡住了这一枪。而后又是一声枪响,他也失去了意识。


等到醒来就在一座山上,他想着要去寻找狩魔冥便开始漫无目的地走,走着走着就到了这个失物旅馆的外面。


看到了在旅馆里面的明显就是狩魔冥的人出现。他喜上眉梢,刚想踏进去就被门口的绫里千寻拦下了。

“你什么意思?”御剑皱着眉,十分不满的看着绫里千寻。

“不好意思,这里只有死人才能进入。”


狩魔冥从他面前经过,没有看他就往里面去了。好像不认识他。

“她记不清所有事了。”

“她死了?”

“对。而你只是受伤太重,灵魂出窍。”



9.


御剑不想回去,他希望陪着狩魔冥,就算她不认识自己也可以。

从掌柜的那里得知,平时自己是找不到这个地方的,除非是和死者一起。

于是为了见到狩魔冥便成为了引路人。


10.

“所以……”

我一句话没有说完,就听到身后传来了许久未听到的老板娘狩魔冥的声音。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怜侍。”

我看到在我后面站着的狩魔冥似乎有点不一样了,我让路让她与御剑先生面对面。

“怜侍,你应该活下去。你不能因为我把自己困在这里,你必须出去。”她说。

“可是外面没有你。”

“外面还有那么多人,那些检察官和刑警们都在等你,我已经是一个过去式了,可你不是,还有很多真相在等你发掘,你不应该止步于此。”


11.

那一天,是七夕。

是织女与她的彦星见面的日子。万千人庆祝着这段美好的爱情,御剑怜侍也是在那一天在病床上醒来的,所有人都说他的清醒是个奇迹,街道上人们幸福的笑就仿佛是在祝贺他。

但是御剑怜侍知道,自己这一醒,醒得彻彻底底,他再也回不去了。

七夕的烟火如期绽放,一朵朵转瞬即逝,御剑怜侍突然想起很多年前的七夕,他就是在烟火之下对狩魔冥表白的。

而这年的七夕,狩魔冥亲手把他推回了现实。


———

我最后才想起来设定是七夕时各种paro下的御冥,紧急补救(。

写到最后没灵感了呜呜呜呜呜


评论
热度(8)

© 红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