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 我是刷屏怪

【御冥七夕24h/10:00-12:00】

【我先跪】ooc都是我的ˊ_>ˋ

御冥南极食堂总部:

作者 @Addiction 


     


       (1)


       关于向狩魔冥求婚这件事,御剑怜侍其实有着不止一个方案。毕竟作为堂堂逆转县检察局的局长,没有点准备怎么能够胜任如此的重职呢?虽然求婚和他是局长这件事没有任何关联,但为了彰显自己的靠谱的德行,御剑的方案二便是在白天上班的时间向狩魔冥求婚。


       既然计划一已经失败了,那么现在就到了执行计划二的时候了——


       东京时间上午10:00整,逆转县检察局 1202局长办公室。


       检察官们尊敬爱戴的检察局局长·奔四男人·御剑怜侍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他交叉着手,将手放于下巴处,显然一副低头沉思的模样。


       这时候如果有人进来一定会以为他是在思考什么严肃可怕的案子吧。或许还会对自己是不是打扰了局长的思绪而感到忧虑难安。


       但御剑怜侍只是在思考一会要用上的开场白。


       他先是找了个理由把狩魔冥喊来办公室。




       不知道过了多久,办公室的门被敲了三下,御剑以为是狩魔冥已经来了于是坐直了身子,咳了一声说道:“请进。”


       “御剑师傅——!”是一柳弓彦。


       这位年轻的检察官正哭丧着脸,让御剑不得不怀疑起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了问题,但这些年的时间下来一柳弓彦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孩子了,恐怕不是工作上的事情。


       “弓彦君,怎么了?”


       “这周日晚上有诗纹君的电影上映,但是那天晚上我突然有事情。”小家伙觉得难过的事情原来是这个。御剑想出言安慰一下,但是马上听到弓彦又说:“所以!我就想要不就给御剑师傅你和狩魔检察官两个人去吧!”


       说完他还在自己身上掏了掏结果没有找到票,头上的呆毛从感叹号变回了问号,挠挠头表示可能是落在办公室了,他回去找找。


       一溜烟跑了。


       出门时候御剑好像还听到他在门口说了一句狩魔检察官早上好。




       接着狩魔冥就推门进来了。


       “御剑怜侍。”她手里没有拿着那根不离手的鞭子,狩魔冥熟稔地走向办公室里那张沙发,坐下,随手拿起茶几上放着的矿泉水,拧开喝了口。


       “叫我来有什么事情?”




       “冥,你这个总是叫人全名的习惯什么时候可以改一改了。”御剑拉开第一层抽屉,一个方方正正的戒指盒正在开着,里面是一枚精致的戒指。趁着狩魔冥没有注意到的空隙他把戒指拿起来握在掌心,小心翼翼得一如御剑怜侍第一次握狩魔冥的手时的模样。


       他假装拿起一份文件,看了眼狩魔冥:“这里有个东西想给你看看。”


       御剑的计划是等狩魔冥过来了然后把戒指给她,接着就求婚。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狩魔冥刚站起身办公室的门就被一把推开了。


       “御剑师傅!”又是一柳弓彦,这次他的手里高举着两张票,高兴地对着一脸茫然的御剑说:“我找到票啦!给你!啊,狩魔检察官也在!祝你们度过一个美好的周末时光!”


       狩魔冥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像风一样来给了她两张票就如疾风一样离开了的一柳弓彦。


       低头看了眼手里的票,电影票。主演里似乎还有个熟悉的名字,好像是水镜法官的儿子。


       转而又看向御剑:“他这是?”




       御剑只能先解释:“他周末突然有事情,说把这电影票让给我们去看。”


       看着了然的狩魔冥,御剑觉得自己得找回刚刚的状态,正准备喊一下狩魔冥让她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


       办公室的门又一次被无情地推开。


       “御剑——!”


       坏事的背后果然是矢张。


       “咦,小冥也在这。正好正好,小冥能不能当我的作画模特——天流斋真治守的下一本绘本正少一位美丽的模特呢!”


       矢张似乎是一看到狩魔冥就忘记了正事,一脸渴望巴巴地看着狩魔冥。


       “矢张,什么事?”御剑开口问。


       对方挠挠头,歪头思考,半晌后:“忘记了!看到小冥太激动啦——!”


       御剑突然想把矢张踢出办公室。




       (2)


       闹闹腾腾地时间就走向了中午十一时。


       御剑觉得自己今天似乎有点,怎么说呢?点背?心想事不成的样子。


       他始终找不到机会和狩魔冥提起这件事。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矢张已经离开了办公室。


       突然一阵大将军的背景音乐响了起来,是御剑的手机。来电显示是成步堂龙一。


       “喂喂喂,御剑吗?”


       御剑看了眼沙发上的狩魔冥,对方向他点点头表示你先打电话,他这才说道:“成步堂?”


       说着说着,一个刺猬头出现在了办公室里面。


       “真宵让我来问问,你们晚上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吃豆酱拉面?”


       成步堂放下手机,一扭头发现了坐在沙发上正看着他的狩魔冥。他感觉自己好像来的并不是时候,尤其是在看到御剑不怎么好的脸色之后更加确定了这一点,


       但是他只能心虚地抓抓脑袋,憨厚地笑着。


       “成步堂,晚上我已经订好餐厅了。和冥两个人的。”御剑特意在两个人上面加重了读音,成步堂不同猜都知道自己真的是来错了。


       为什么被秀的总是我??


       “啊哈哈哈,那好吧,我先走了!”




       (3)


       接到有事件发生了而必须去警察局一趟,没想到狩魔冥主动提出了同行,但是这种有工作的时候似乎并不适合他开口求婚,御剑又一次压制住了心情。


       到了警局结果有在那看到了熟悉的人,那个标志性的刺猬头正在和警官说话,看到他们两个也是愣了一下。


       这次倒是狩魔冥先开的口。


       “成步堂龙一,怎么哪里有你哪里有案件?”


       “嗯,我也想说。”


       御剑怜侍妇唱夫随。


       律师成步堂龙一先生表示很无辜:“这……我也不想啊……”


       在警局了解完情况后回去检察局,御剑怜侍再一看时间,再过一会儿就要12点了,他叹气,看来需要再找时间和机会了。


       只好先将这个念头放下,认真开始思考是不是应该先在办公室的门口贴上进门请敲门的标语。



评论
热度(15)
  1. Baby今天有乖吗红屿 转载了此文字
  2. 红屿御冥南极食堂总部 转载了此文字
    【跪】ooc都是我的

© 红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