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 我是刷屏怪

【酥肉】形而上


ooc我的 
 

【一】


8月10日。 


苏芮琪睁开了眼。 


大量的记忆向她的脑里翻涌而至,她抱着头痛苦地蹲下身,浑身颤抖着。 


“苏芮琪你怎么了?你、你别吓我啊,你怎么了?!” 
耳边似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苏芮琪记得这声音的主人好像是叫刘人语。 


几分钟后翻涌而来的记忆总算是消停了,疼痛也散去了,苏芮琪眨眨眼,视线开始对焦,听觉也逐渐恢复。 


“苏芮琪!” 
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下意识的转头,先对上的是那人的眼睛,水汪汪的眼,充满了担忧。 


关于她的记忆逐渐清晰,苏芮琪看着她,背后不住地冒冷汗。 
“……刘人语?!” 


接着全然不顾那人的惊讶,一把牵起了刘人语的手,往着街道的尽头跑去。 
 

【二】


作为物理学家,苏芮琪本不应该相信这些荒唐的事情,尤其是关于时间的回溯。 


但是七月的时候一场意外的实验让她们实验室成功地找到了改变过去的方法,成功地把她们通过特定方式发送的短信送回去了过去。从而改变了很多事情。 


苏芮琪曾经认为回到过去是不可能的,时间是多么神圣的东西啊,多少人希望拥有时间机器然后回到过去改写历史。 但这怎么可能成真呢?现实就是现实,不会是《回到未来》。回到过去改变历史仅仅是科幻小说和电影里面会出现的情节罢了。 


她曾笑话过外国网路上那个自称来自2036年的时间旅行者John Titor的时间穿越理论,可到头来没有想到对方说的竟然全是真的。 


年轻的科学家拉着朋友的手一边跑一边想着那帖子的内容,能回忆起的只有世界线和世界收束理论—— 
世界是单一的,可世界线却有无数条。 

而且一条世界线上总会有一个既定的结局,关于某个人。或死或生。而那些既定的该发生的事情不论你怎么躲,都是徒劳的,是无用的,因为它们绝对会发生。虽然过程可能不一样,但结果都是一样的。就好像他们都只是某些人所写的剧本上的角色,命运会带她们走向早已被决定的结局。

这就是世界线收束,世界会向着既定的方向收束。 



苏芮琪觉得有点嘲讽,作为科学家明显应该是理性和理论高于感情的,可所有事情在牵扯到这个名叫刘人语的人的时候就变了。 


理性? 苏芮琪自觉地把它踢到了角落。 


如此一想人类真是很奇妙的动物。 


科学家的本能让她不由得联想到很多,方方面面,比如她和刘人语的“初次见面”。 
 

【三】


苏芮琪第一次见到刘人语是在夏天的开始,那时候她还是个普通的研究者,在杂志上发表过几篇论文,也是国内某个研究所的普通成员。 


而刘人语,是业内出了名的天才少女。苏芮琪对她的名字早有耳闻,她以为她们的见面会是在学术讲座或者某某学术交流会里,但第一次见到真人却是在与研究无关的咖啡屋。 

 
七月初,天还不热。 

研究所里面最近正在做实验,那伙人吵的她无法思考,思来想去不如去楼下的咖啡屋,至少没有那么吵闹。 

苏芮琪搬了电脑从研究所出来到附近的咖啡屋,窗边的位置,她要写论文。不过那时候她在逛论坛,和别人在帖子里争论关于时间旅行的问题。 

然后她在那看到了刘人语。 


带着眼镜,玩着手机,手指飞快地在手机的键盘上敲着,似乎在聊天。然后刘人语看到了她,还对她招招手。 


苏芮琪思前想后觉得自己得上去和她打招呼,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对方的表情却不像是第一次见自己。 


“又见面啦,你好呀。”刘人语说。 


苏芮琪刚想问她又见面了是什么意思,对方的手机就响了,她闭上了嘴巴,看着刘人语的表情从轻快变成了严肃,然后对方收起了手机,向她点点头,走出了咖啡屋。 


好奇心使得苏芮琪跟了上去。 


不过跟丢了。 


接着罗奕佳给她打电话,喊她回去做实验。 


苏芮琪只好作罢,先回去了。 
 

【四】


苏芮琪在微博上有个好友,叫做Reyi。 


7月初在和论坛和人争论完关于时间旅行的事情后在微博上认识的。 


苏芮琪总会在微博上发些自己的生活和学术见解,而这个叫Reyi的总会第一时间给她评论。和她讨论她的观点,或者和她聊聊生活。 


苏芮琪的朋友不多,她想Reyi算得上一个。 


后来聊着聊着加上了微信,她会看到Reyi的朋友圈里,配图永远是小小的一个人,看不见脸,却莫名让苏芮琪觉得很好看。 


她们可以从物理聊到天文,从古代聊到当代,什么都能聊,却不会聊到自己的真实情况。 


但依旧可以从起床聊到睡觉。 


罗奕佳她们打趣自己是在和Reyi网恋,苏芮琪没有理她们,只是哼了一声,说自己不会网恋。 


但是心里还是有个很小的声音在说你明明也是这个想法。 


后来某一天,苏芮琪在朋友圈看到了她的一张照片,正面照。仔细一看,发现有些眼熟,像极了某篇论文配图的作者,刘人语。 


私聊戳了她一下,发了个杂志的照片过去,小心翼翼地询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刘人语? 


得到的是肯定的回复。刘人语还说,我早就知道你是苏芮琪了。 


后来她们见过几次面,都是吃吃饭就回去了。 


罗奕佳她们又吐槽说是网恋奔现,苏芮琪嫌她们烦人,甚至没有反驳。 


 
时间推进到了8月,十一号有个学术讲座要举办,苏芮琪是受邀的演讲人。 


主办方给她发了一份名单,刘人语的名字也在上面。 
于是她又开始期待起了两个人的见面。 


但是面还没见着,学术讲座那天就发生了意外。 


刘人语出意外了。 


苏芮琪有些难过,没来由的难受。她疯了一样地寻找原因,但是找不到原因。 

 

那时候的她在想:如果可以穿越时空就好了。


于是苏芮琪想到了之前那个时间旅行的帖子,她想回到过去,她不想刘人语出事。 


回头一看帖子的主人ID叫做肉一,谐音不正是reyi?而自己论坛的ID与微博的名字是一致的。 


苏芮琪这才知道原来刘人语是根据她论坛的ID找到了她的微博。 


后来苏芮琪根据帖子里的理论又翻了刘人语发过的论文,做了一台机器,是一台时间跳跃机器,过于简陋的条件但也可以做到让她的思维回到前一天。没有做过实验,失败了可能就完蛋了,但苏芮琪义无反顾地按下了开始按钮。 


 
 
【五】


第一次回到过去,苏芮琪想着带刘人语去别的地方,让她在那一天不要出门…… 


可是最后还是失败了,就算她不出门,刘人语依旧会换一个方式离去。 


每一次,每一次,都无法回避。 


就好像她的死亡是被定下的事实。

绝望充满了苏芮琪的内心。

而这一次,她已经记不得是第几次了。 

苏芮琪带着刘人语回了她的实验室。

拉着刘人语跑的一路上,她一直在思考为什么会是刘人语。 


实验室里,刘人语莫名其妙地看着她,苏芮琪张了张唇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对刘人语而言,自己现在只是一个玩的比较好的网友,突然拉着她跑了起来,估计是有些怪异。就算刘人语冲她发脾气也不奇怪,可是刘人语没有,只是问了她一句,怎么了?

苏芮琪想起来,她似乎从来不会和自己发脾气。

每一次都是先问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而不会先关心自己,她从来都是把别人放在第一位的。

到底为什么会是刘人语? 

苏芮琪看到刘人语还在担忧地看着自己,她定了定神。 


刚刚她其实是下意识的反应,太多次形成的习惯就是见着她就拉着她跑。离开这里,离开这些危险的地方。 


当然无用,苏芮琪有些为难,不知道该如何向刘人语解释。 


理由用了很多个,似乎已经找不到新的理由。 


 
“苏芮琪。” 


刘人语喊了一声,向她走近,然后停在了一步的距离。 


“你知道吗,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做梦。” 


刘人语说话时总会看着对方的眼睛,苏芮琪现在有点读不懂她眼里的情绪究竟是什么,开口的声音却是沙哑得很,苏芮琪咳了一声:“梦?” 


“嗯,我梦到你一次又一次带着我跑在路上。告诉我不要去参加讲座,告诉我不要出门,又或者是告诉我离开成都,我都照做了,但是最后我一定会以各种方式死去,然后你在我边上,很痛苦。” 


苏芮琪的冷汗从背后挂了下来,这些事情都是她经历过的事情,刘人语怎么会梦到? 
 

“很奇怪吧?明明是梦,我明明还站在这里,但是那些痛楚就好像真实经历过一样。” 


她说不出话,接着刘人语握住了她的手,看着她,一字一句说: 


“所以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我希望你能告诉我。” 
 

手心里的温度和自己握住刘人语时完全不同,心里有股难以描述的情绪涌上,苏芮琪思索了一下:“如果,你的生命只剩下了几天,你会怎么办?” 


刘人语一楞。 


她看到刘人语的神情从疑惑变成了诧异。 


苏芮琪想了想,最后上前一步抱了一下她。 


我一定会救你的。 
 

【6】


如何回避刘人语的命运? 


如果刘人语的死亡是这条世界线收束的必然结果,只能通过改变世界线去改变。 


苏芮琪想到了很多,也想了很多应对的方法。 


想到了外网那个帖子里说的世界线变动,想到了她们七月时意外做出的机器,想到了她和刘人语的认识。

  
七月的相识,刘人语会认识自己或许是在那家咖啡屋瞥见了正和她争论的那个熟悉的论坛名。 


而她会去咖啡屋是因为罗奕佳她们在做关于那个机器的实验。 


如果没有了那个机器,她们就不会相遇。 


而那台可以向过去发送短信的机器,就是罪魁祸首。

  
苏芮琪觉得自己早应该想到的,这种东西的存在无异于时间机器,有人想要来抢夺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要这东西存在一天,她就不得安宁。 


刘人语也会一直身处危险之中,因为他们知道刘人语对苏芮琪来说很重要。 


毁了一个人最快的办法就是毁了她最重要的东西。 
 
 
苏芮琪回到实验室,拿出手机看着自己一条条微博下面刘人语的评论,选择了一条回复。 
“刘人语,很高兴认识你。” 
 

接着她借了罗奕佳的手机给之前的自己发了条短信—— 


“现在立刻把机器破坏了。” 
她知道自己会照做的。 
 
苏芮琪蹲下身,头有些疼。 
接着世界开始了旋转。 
 
【7】


8月17日。 


苏芮琪睁开眼。这里是实验室的休息室。 


她揉揉眼,拿出手机。 


微信里那个熟悉的头像和名字已然消失不见,就连微博上的互动也消失殆尽。 


习惯性在谷歌里搜索了一下刘人语的名字,出现的是她发表过的论文,并没有其他消息。 


突然间想哭又想笑,苏芮琪揉揉太阳穴。她的计划应该是成功了,虽然代价是她们的陌路。 
 

她套上外套,然后出了休息室。 


没有了做实验的兴致,和其他人说了句自己先出去逛逛就离开了。 


成都的街头依旧热闹,今天似乎是七夕佳节,牛郎织女鹊桥会。 


金凤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街上的人比以往多了许多,商店的促销更是配合上了节日,随处可见的7.7折。 


苏芮琪低头喝了口刚买的奶茶,漫无目的地闲逛。

  
她又想起了刘人语,她想自己应当是喜欢她的,甚至不止是喜欢吧。可她们还能不能见面呢?她现在又在哪呢? 


牛郎织女可以一年见一次。 


而她们,只剩下了苏芮琪在千万个轮回里面熟识刘人语,刘人语不识苏芮琪。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那家咖啡屋,她驻足了一会,没有进去。 


刚走没两步,就听到身后似乎有人唤她的名字。 


苏芮琪好奇地回头。睁大了眼,有些不可思议。 
 
苏芮琪看着那个站在对面的女人,她穿着实验室的白大褂,有些兴奋地看着自己,就差冲上来握住自己的手。 


接着听到她说:“你、你好!我读过你的论文,我觉得很有学术价值!对了,我叫刘人语。” 
 

不论哪条世界线你和我总会相遇。 
这或许也是世界线的收束吧。 


“你好,认识一下,我叫苏芮琪。” 
 
——— 
xjb写的石头门设定,套用一下世界线理论和世界线收束。因为要扯具体的设定太麻烦了就直接把那些太过于幻想科学的设定去掉了,短小精悍,尽力在圆了,有悖论出现也没法辽,本来想照着SG写,后来觉得不大好就自己改了一下,结果发现还不如照着SG写带感。。 
题目是乱起的,我真的是社/会/主/义接班人 
最后点个七夕的题,当个七夕贺文? 
或许哪天会认真写个正经点的石头门paro
 

评论(34)
热度(98)
  1. 红屿红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德云社存稿部

© 红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