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 我是刷屏怪

病入膏肓

“病名为爱”

 

01.

 

“Sury,起床了!太阳照屁股了!快起床!”


苏芮琪听到有人在敲自己房间的门,那人的语气显得与自己熟悉的很,她思来想去也没有想到这声音的主人是谁,或许是她还没睡醒?但是苏芮琪不想起床,她把被子一掀往自己身上裹紧了一点,然后缩头蜷回被子里面,企图用厚厚的棉被阻挡门外扰她清梦的女人的声音。

 

那声音停了一段时间又响了起来,苏芮琪有点烦躁,又把自己蜷缩地更像一个初生儿,然后她听到那个声音不说话了。

 

苏芮琪想自己终于可以继续睡了,意识正在消散,就在她即将踏入梦乡之际,房间的门被打开了。

 

被子被人掀开,窗帘被人拉开,刺眼的早餐的阳光洒在她身上,苏芮琪眯紧了眼,然后才缓缓睁开。

 

看到了叫醒她的人,那人正叉着腰站在自己床前,阳光同时照在她的身上,苏芮琪看不清她的五官,只能看得清她的短发。

 

“起床了!再不起来要迟到了!今天还有活动的诶,你忘了吗!”

 

苏芮琪迷迷糊糊,听到活动她倒是想起来了。今天她们小分队确实有个活动。

 

“我能问个问题吗?”苏芮琪从床上坐起身,看着眼前这个显得与自己很熟悉的女孩,挠挠自己的头发。

 

女孩挑眉,点头。

 

于是苏芮琪将心里的疑问问出了口:

“你是谁?”

 

 

02.

 

罗奕佳站在苏芮琪的前面,看看她又看看那个叫做刘人语的女生,来回踱步。最后站定在她的面前,看着她的眼神是极其惊讶的,就连说话的口吻都是严肃的:“苏芮,你不要开玩笑。”

 

苏芮琪疑惑地看着她,心里很不解,为什么罗奕佳不相信她?

 

她不至于和她们这种玩笑,苏芮琪郁闷:“我真的不认识她。”

 

她用手指指了指那个叫做刘人语的女生。

 

“苏芮!”罗奕佳的声音高了一度,看着她还想说些什么。

 

“奕佳。”这时候刘人语开口了,她上去握住了罗奕佳的手腕,对她摇摇头,“算了吧,她……”然后瞥了眼苏芮琪,“她应该是真的不记得了,我们先出发去参加活动吧。”

 

苏芮琪不明地看着说话的刘人语,后知后觉地想起刚刚看着自己的时候刘人语那双眼里好像一闪而过了一丝痛苦——好像吧?苏芮琪也不确定。

 

 

三人坐在车上,谁也没有开口。

 

苏芮琪低着头听歌,刘人语坐在她的前面看着车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罗奕佳则是坐在苏芮琪身边,看着她欲言又止。

 

司机叔叔透过车前的后视镜看了她们一眼,对平时闹腾得不得了的三个人今天居然各自沉默不语这件事表现出了十足的疑惑。

 

他想了想会出现这件事情的原因,吵架?他想了想,又摇摇头,这是不可能的。

 

最后觉得可能只是累了吧。

 

他把车里的电台从交通之声调到了音乐频道,苏芮琪摘下耳机听到车内音响里放起了周蕙的《约定》。

 

如果是平时她们一定会让司机叔叔切歌换个嗨一点的歌,但是今天谁都没开口。

 

苏芮琪跟着旋律轻哼,她不怎么记得歌词,但是调子是记得清清楚楚。

 

她往另一边车窗外看,发现刘人语正透过车窗玻璃在看自己。四目相对。

 

最后是苏芮琪先挪开了视线,她发现自己现在是下意识地拒绝和这个叫做刘人语的女生接触。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最后那一刻她又从刘人语的眼神里看到了出发前的那一抹痛楚,苏芮琪垂下头,闭上眼假装睡觉。心脏的跳动没有任何问题,可刚刚在看到刘人语眼里那一丝痛楚的时候她知道自己的心脏确实是多跳动了一下。

 

莫名的心痛涌上心头。

苏芮琪依旧不明白为什么。

 

 

03.

 

“下一个挑战是——芮琪,请你和人语一起跳一支舞吧。”

 

被喊到名字的时候苏芮琪愣了一下,看了眼坐在边上的刘人语,心里满满都是抗拒却不能表现在脸上。

 

刘人语接过话筒倒是先开了口,看着镜头又撇过头看她,眼里的笑意是真是假苏芮琪也不确定,话筒到了嘴边,本以为是同意的话竟变成了:“今天早上出门苏芮崴到脚了,跳舞还是算了吧,如果大家真的想看,那我和奕佳给大家来一段?”

 

主持人后面接的话苏芮琪没有听进去,她点点头,接过话筒先是顺着刘人语的话接了下去,然后给大家倒了个歉。

 

后面的活动到也算是顺顺利利地过了下去。

三人的活动结束之后经纪人姐姐准备带她们去酒店吃饭,先叫走了罗奕佳和她一起去订位置和点菜,留下了苏芮琪和刘人语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坐在休息室里相顾无言。

 

苏芮琪其实感觉有点尴尬,可又不知道自己在尴尬些什么东西,或许是因为自己不记得眼前这个人了吧,她叹气,想主动和刘人语说点什么可心里又抗拒开口。

 

她不想和刘人语独处,一看到她就想躲。

 

刘人语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这个时候微信群里经纪人姐姐at了她们两个,发了一个定位然后和她们说可以过来吃饭了。

 

刘人语回了一句好,她也跟着打了一个好。

 

接着苏芮琪听到刘人语对她说了一句:“走吧,不要让她们等久了。”

“嗯。”

 

 

毕竟还不是多么出名的艺人,就算不乔装打扮出现在大街上也不会有人认出她们。苏芮琪站在路边等着滴滴司机开来,刘人语就坐在路边的石板凳上。

 

秋天的傍晚天黑的快,没一会白昼就变成了黑夜。

 

苏芮琪看到刘人语坐在那缩了一下身子,她单薄的身影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想到她今天为了节目确实穿的比较单薄,就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给她披上。

 

这真的是下意识的行为,苏芮琪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待到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对上那双眼睛的一瞬好像语言中枢短了路,想解释点什么又开不了口,手足无措地站在刘人语的面前,想不到一句合理的话。

 

她听到刘人语笑了一声,然后套上了她的衣服,“谢谢。”

 

她笑起来真的很好看。苏芮琪如此想着,觉得自己的耳朵有点烫。

 

她撇开眼,正巧这时候司机打来了电话。

 

车上刘人语坐在她左边,她坐在了右边,两个人隔了很远,完全不像是一起坐车的熟人更像是两个搭顺风车搭人。

 

刘人语正在看她,苏芮琪能感觉得到来自对方的视线。

 

接着她感觉有人戳了戳自己的手臂,她把注意力从窗外转回车内,回头对上刘人语的视线。接着她听到刘人语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sury,你真的记不得我了吗?”

 

那眼神过于的楚楚可怜,苏芮琪低下头,半晌后,低声说道:

 

“对不起”

 

车里没有人说话,刘人语没有回应,苏芮琪也不敢看向旁边。

 

到下了车,刘人语把外套还给了她,手指在触碰到对方肌肤的时候苏芮琪的心脏又是快速跳动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分析这一声跳动的原因是心动还是心痛就听到刘人语说了一句对不起,我不该问你那个问题的。

 

苏芮琪想和刘人语说你不用说对不起,明明我们是队友,明明忘了你的人是我,该说对不起的人明明是我。苏芮琪觉得自己应该记得这个女孩的,她是那么好的一个女孩,为什么会忘了她,为什么被她忘了的人独独是她?

 

既然她忘记了从前,那就从现在起重新认识吧,她也应该从现在起开始认真回忆起她们的过去。

 

 

包厢里面经纪人和罗奕佳还有其他工作人员已经在等着了,看到她们两个纷纷表示你们两个人迟到了是不是应该有点表示?

 

苏芮琪看了眼刘人语,想到今天自己对她的行为觉得这个时候应该是自己出面了,于是说道:“我来我来,我给你们唱歌好了,就当赔罪啦。”

 

她唱的是早上在车里听到的那首《约定》,刘人语在一边给她打拍子,所有人都认真听着,罗奕佳甚至有点开心地看着她们。

 

一曲结束,才开始了饭局。

 

可才进行到一半,突然的刘人语就咳了起来,她捂着嘴,咳声愈演愈烈,一分钟后才停了下来。

 

接着刘人语松开了捂着嘴的手,一大片花瓣从她的手中滑落。

 

刘人语莫名其妙吐出花瓣的事情让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病,公司不敢对外宣布,只好对外宣称这段时间她们辛苦了,给她们每个人都放一个月的假。

 

饭局结束的匆忙,最后是苏芮琪和罗奕佳把刘人语扶着回去三人宿舍的。

 

一路上刘人语一直在道歉,让苏芮琪有点心疼,她直接打断了刘人语,说她不用道歉的,明明现在最痛苦的人应该是她。

 

苏芮琪照顾刘人语直到她睡着了才回去自己的房间里,简单洗漱完了就上床躺着努力回想着她们的过去最后在忧虑中睡着了。

 

第二天是罗奕佳来叫醒她的。

 

苏芮琪莫名其妙地坐起身看着在门口叫她起来的人,听到她说:“快点起来!你可别说你忘记了今天要和肉一去医院看病的!”

 

“肉一?”苏芮琪一愣,她对这个名字没有印象。

 

罗奕佳以为苏芮琪只是不知道刘人语的昵称,想了下昨天她们确实没有在她面前提过这个名字,于是解释道:“哎呀,就是刘人语啦!”

 

“刘人语……”

 

苏芮琪喃喃着,疑惑地看着罗奕佳,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

 

“那是谁?”

 

 

04.

 

那天最后陪着刘人语去医院的只有罗奕佳,最后两个人回来后还是摇头叹息,说医生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怪病,不知道该如何去医治。

 

但罗奕佳在网路上还是找到了蛛丝马迹,花吐症。

 

她在那些论坛里面发现了这个唯一能够符合刘人语所患病症的名称。心在看到医治方法的时候狂喜乱舞却在看到具体的医治方法的时候,只剩下了一丝叹息和不知所措。

 

和所暗恋之人两情相悦后接吻方可痊愈。

 

罗奕佳知道刘人语一直暗恋苏芮琪,大概很久了。

 

可苏芮琪那个木鱼脑袋并不知道刘人语其实喜欢她,她现在甚至记不得刘人语了。

 

如何两情相悦呢?

 

倘若苏芮琪能够记起刘人语的事情,那便有解,但如若一直记不起来,刘人语就永远只能这样下去,除非她不再喜欢苏芮琪。

 

可是这并不可能。

 

罗奕佳轻叹了一口气。

 

此时距离刘人语莫名其妙吐出花瓣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公司给的假期已经结束,但是依旧没有找到可以医治的方法。

 

这一个月里每一天苏芮琪都在和刘人语独处,她每一天都觉得和刘人语的相处很愉快,每一天都觉得刘人语不应该是会被自己遗忘的那个人,甚至每一天晚上睡觉前都在努力回想自己和她的过去。

 

刘人语的病症越来越严重了,以前她只会偶尔咳嗽,如今却是咳嗽不止。

 

苏芮琪每天晚上都会在网络上寻找解决方法,每天晚上都会找到那个名为花吐症的帖子,每每在睡去之前都会想着刘人语喜欢谁,会是自己吗?

 

不论是不是自己,她却是真的喜欢上了她,或许自己可以试着和她表白试试?

 

但是每一次,到了第二天。

 

苏芮琪就会像一个没有事的人那样,问出那句,刘人语是谁?

 

 

05.

 

已经到了不得不继续接通告的时候了,深秋的时候同城有一个大型的晚会节目邀请她们去参加。

 

公司同意了,但是去的人只有苏芮琪和罗奕佳。公司对外宣传刘人语因为重感冒不得不缺席此次活动。

 

三人小分队一下子变成了两人小分队,苏芮琪因为忘记了并没有什么想法,但是罗奕佳的难过还是让苏芮琪觉得有些对不起她们。

 

如果她能够记起来就好了。

 

每次看到刘人语落寞的眼神的时候,苏芮琪的心底就会浮现出这句话。可是现实依旧没有如果,她始终没能记起她和刘人语的过往。

 

彩排了一晚上之后,便迎来了正式演出的那天。

 

 

大型的晚会电视上自然是有直播的,从节目开始刘人语就已经坐在三人宿舍的电视前蹲守了,她想见苏芮琪,毕竟这已经是她看不到苏芮琪的第不知道多少天了。她真的想苏芮琪了,就算对方一直记不得自己也好,她的喜欢并不会因为这样而减少,只是胸闷和心里那一丝痛还是时常会伴随着她。

 

刘人语知道这病,她在网路上看到了,但是那又如何?苏芮琪记不得她,那这就永远只能是不治之症。

 

她咳了好几声,花瓣不住地从嘴里被吐出,这些天她的咳嗽越来越频繁了,刘人语觉得胸口很闷,窒息一般的闷。

 

节目进行到了苏芮琪她们出场,刘人语看着电视直播里面的苏芮琪,导播正把镜头对着她,舞台上的她始终是那么的吸引人。

 

刘人语喜欢极了苏芮琪跳舞时的模样,后面好有一首歌,她还在歌词里加上了她的弹舌,刘人语透着屏幕都可以听到台下的尖叫声,她看着苏芮琪的脸庞笑笑,抬手抚了上去。

 

她想到了那句治愈此病症需要同所暗恋之人两情相悦后亲吻,冰冷的屏幕的触感从手指上传来,刘人语不在乎,按下了遥控的暂停键。

 

往屏幕上苏芮琪的唇凑了过去。

 

胸闷的更厉害了,刘人语咳了几声,她有点难受。

 

 

06.

 

两人的表演顺利结束了,苏芮琪开始收拾行李准备回去。

 

下一个节目已经开始了,是一个当红歌手的环节。

 

翻唱了王菲的《约定》,不同于之前在车里听到的那首国语的《约定》,这一次是粤语版的。

 

苏芮琪跟着旋律轻哼着,在后台一边收拾一边和罗奕佳聊天,这些天罗奕佳总是会时不时把话题往刘人语身上扯,每一天都会问她,你真的记不得了吗?

 

歌曲正进行到副歌。

 

苏芮琪一边哼一边收拾行李,那句不记得了的话音刚落,她手里的动作就停了下来。

 

隐隐约约的歌声从舞台上传来,那歌手正唱到“两鬓斑白都可认得你”。

 

苏芮琪想起来了,那首《约定》刘人语曾经唱给她听过。

 

说那句『两鬓斑白都可认得你』苏芮琪在心里默默记了很久。

 

曾经想过她们会凭着朋友的名义一直在一起直到彼此老去,她也渴望能够陪着她老去,可她却提前忘了刘人语。

 

悔恨和自责像蚂蚁爬满了苏芮琪的心脏,她都做了什么事情,刘人语现在明明是最需要她陪着的时候,她却一直在拒绝和她相处,拒绝与她见面甚至忘了她。

 

苏芮琪突然的沉默是与之前都不一样的反应,罗奕佳带着期待喊了一声她的名字。

 

苏芮琪收拾的频率快了好多,“奕佳,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刘人语的事情了。”

 

“我要先回去,我要去找她。”

 

这世界光怪陆离,随时会发生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苏芮琪做错了一次,她不想再错第二次了,她下了决心——

 

“我要去告诉她,我喜欢她。”

我要去告诉她,在这世界上,苏芮琪最喜欢刘人语了。

 

路边的那颗枫树上最后一片叶子从枝头掉落,枯黄的树叶顺着凉风飘在空中,最后掉落在苏芮琪前进的路上,她并没有注意这一片叶子,一脚踩了上去,叶子在脚下发出了一丝声响。

 

苏芮琪还在跑着,不顾深秋的寒风,她看到路边的行人裹紧了衣服站在公交车站牌前瑟瑟发抖,她没有理会。

 

苏芮琪依旧在跑,在回宿舍的路上她路途了无数枯枝落叶,经过了许多写着冬装上新的店铺,也听到了广场上的街头艺人在歌唱冬天的歌曲故事。

 

苏芮琪没有去在意,她只想快点见到刘人语。

 

可全世界都在告诉她——

 

凛冬将至。

 

<完>

 

———

靠着自称be写手的一口气写了下来

还行8,不怎么虐


[忘爱症候群 × 花吐症]

花吐症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两情相悦后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

忘爱症候群:由于某种原因忘记了最爱的人。一直在拒绝对方是此病的特征。不论回忆起多少次都还是会再度遗忘。能够治愈此病的方法只有一个,那便是所爱之人的死亡


评论(58)
热度(191)
  1. 红屿红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德云社存稿部

© 红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