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 我是刷屏怪

【御冥】好き

*私设的娱乐圈Paro,和群里的可能不一样 演员x演员

*私设如山,ooc我的,现阶段是咪酱→小冥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可能会有续(。

ok?↓


(一)


狩魔冥和御剑怜侍的相遇并不能说得上多么的戏剧化。那时候狩魔冥才几岁啊,现在回想起来其实也没多少记忆了,仅仅能记得起那时候御剑怜侍眼里的坚持。


那个小男孩站在父亲的跟前,说要拜父亲为师。


御剑怜侍的父亲是一位有名的编剧,出自他父亲手里的优秀剧本数不胜数,所有人都以为御剑信先生的儿子会选择和他的父亲一样成为一名编剧,没想到他却一意要拜狩魔为师,做一名演员。


狩魔豪年轻的时候是一名演员,演技好的很,粉丝也多。如果不是因为他强大的演技,以狩魔豪的性格在演艺圈怕是会得罪很多人,后来年纪大了演戏不怎么演了改行做了导演。


倒也导的不错,口碑上去了之后就成了专职的导演不再演戏了。


但这御剑怜侍,来向狩魔豪学习的不是导演的技巧而是演技的技巧,这让久不演戏的豪君提起了一点兴趣,时隔多年再让狩魔豪思考那些演技的东西其实有点困难,不过也不是不可以,毕竟完美的狩魔可没有忘记一说。


教教那个御剑信的儿子也不是不可以。


狩魔豪哼了一声,沉吟片刻。问小御剑,汝为何想和吾学习演戏?


“他们说老师您是最厉害的演员。当然要向最厉害的学习。”


御剑怜侍的模样认真的很。

狩魔冥躲在房间后面笑了一声,惹得男孩把目光从男人身上转移开来,到了不远处那扇虚掩的门那。


那便是第一眼,狩魔冥愣了一下,对御剑怜侍做了个鬼脸然后关上了门。任由男孩在门外一脸疑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这位小小姐。


后来御剑怜侍还是留下来学习了,住在狩魔冥的隔壁屋。


那时候的狩魔冥到底还是个小孩子,对这个刚搬进来的男孩好奇的很又觉得如果是自己先开口显得不够有派头,死活不愿意主动和御剑怜侍说一句话。


而御剑因为繁忙的学习生活也没时间来和狩魔冥打招呼,久了狩魔冥就经常在晚上睡觉前抱着自己的小布偶坐在床上踢着脚在心里腹诽,为什么那个白痴还不来和我说话?为什么那个白痴还不来和我玩?御剑怜侍这个白痴怎么还不来?



(二)


孩子们的友谊建立的总是很轻松。

那是一个普通的周末。


御剑怜侍星期五晚上回的家,回去之前他本来想去找狩魔冥说几句话认识一下可是怎么都找不到女孩只得先放弃,想着只能按着自己的喜好来给那个女孩挑见面礼了。


周日回狩魔宅的时候狩魔已经在家了,御剑把礼物偷偷藏在自己的书包里面,那里面满满当当的都是上学的作业和狩魔豪布置的演技作业。顺便再加一个给狩魔冥带的礼物,书包比以往重了不少。


一直到睡觉前都还在学习,老师发话可以休息了御剑才得了空。


他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包装好的小盒子,蝴蝶结因为颠簸有点变了形,男孩也不会打只好随意摆了下让它显得不那么难看。


敲敲狩魔冥的房间的门,半晌无人来开门,御剑在门口站了有一会儿,犹豫再三也没有开口询问,他是担心狩魔冥睡着了如果自己出声会吵醒她。看了眼手里的盒子,罢了罢了,改天再来吧。


身子刚转,步子还没迈出去半步,门开了。


“什么事情?”女孩的声音响了起来。


御剑回过身,狩魔冥穿着小睡裙小小的脑袋从门缝里探出来。他把盒子藏在身后,“狩魔……小姐,我就是想来给你送个见面礼。”男孩把盒子从身后拿出来,递给狩魔冥。“之前一直没找到你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找着商店的姐姐的提示买了,这是给你的见面礼。”


狩魔冥接过东西,抱在怀里,看看御剑看看盒子,点点头:“嗯,那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弟弟了,我是姐姐,你以后要叫我姐姐!”


不得不说一个比自己小上7岁的女孩这么说话是有些好笑的,御剑没有回复,只是对狩魔冥说了声晚安就走了。



(三)


御剑是一名好演员。世人都说他是天才,演技一流,只有他知道自己付出过多少努力。反观狩魔冥,小小年纪就在美国那边闯出了一片天地,御剑心想这才是真正的天才。


当年的小女孩已经长大了,出落成了一个大姑娘,狩魔冥的美丽像是一朵冰玫瑰。美则美矣却让人心生退却之心,再加上她手里时刻握着的那根鞭子,更是令许多人望而生怯。

不过这对御剑而言并不是什么坏事就是了。


感情的变质发生在狩魔冥还在读大学的时候。


狩魔冥14岁在美国出道,那时候御剑已经在日本的娱乐圈站稳了脚,获得了最佳新人演员的奖项,知名度已经有了。而狩魔冥凭着美国一部大电影一举成名,她是女主的幼时的扮演者,出色的表现和到位的感情让她小红了一把,知名度已经是有了。


而相隔大洋两岸的两个人又是如何联系的呢?


推特是另一个方式,不过更多的还是两个人断断续续的又从未间断的隔着白天和黑夜的聊天。


御剑怜侍以前从未觉得自己会和狩魔冥保持这么久的联系,久到仿佛生命里已经习惯了狩魔冥的存在,若是有一天狩魔冥这个名字不在自己身边被提起了才是怪事。

明明不是典型意义上的亲人却比其他人要亲密上好多分。


御剑怜侍曾经在休假的时候跑去美国和狩魔冥共度假期,那时候她已经上了大学,青春洋溢。而他,显得与她格格不入。

但是狩魔冥不在乎,穿着私服挽起他的手臂开口便是御剑怜侍,我要看电影,陪我去。

御剑怜侍,我饿了。

……


好像是已经习惯了照顾这个女孩,对她的要求百依百顺。

就在御剑替狩魔冥买完冰淇淋车里的冰淇淋回去的时候,却看到了在公园被粉丝围住了的狩魔冥,他把冰淇淋给了路过的小朋友,径直地就往人群里冲去,把被围着的狩魔冥一把拉了出来。


一阵跑。


美国的街头,御剑怜侍拉着狩魔冥的手腕,跑了好远的路。


当天晚上就在推特上看到了爆料,说狩魔冥与一神秘男子约会。

御剑一看,这不是自己吗。

扶额,给狩魔冥发了条LINE,意思是说自己会解决这个绯闻的。

那边狩魔冥的名字一次又一次变成正在输入中,最后却只发给了他一个好。


御剑切掉LINE,不去思考到底狩魔冥在想什么,怎么删删写写的。登上自己的官方推特,在输入推文那边,来来回回写了好几个版本的“澄清”。

“那个人是我,不是约会。”删除。

“狩魔冥没有在恋爱,今天和她出去的人是我。”不行,删除。

“各位多虑了,狩魔冥一没在恋爱,二不是约会,只是亲人聚会。”删除。



(四)


御剑怜侍一个推特发了半小时没有想到文案,那边狩魔冥却提前发了一条推特。

“不是恋人,没有恋爱,只是朋友。”


指腹划过Friend这个词语的时候御剑觉得心里有股莫名的躁动。

那股情绪冗杂了不甘、冲动、烦躁和其他御剑不会形容的东西。


不甘在只是朋友。

冲动在不甘后头,不想只做朋友的冲动。

烦躁在不做朋友那做什么呢?

御剑怜侍想不出答案。

这便是他那些其他情绪的来源,莫名的不知道该如何给自己和狩魔冥的关系下个定义。


好像在狩魔冥在某一次机场和自己哭着离别后这种感情就越来越膨胀了。

那个会跟在自己身后说着要追逐自己的女孩好像长大了,那是御剑第一次跳出亲人的角色看狩魔冥这个人,一切都令他那么心动。

他们本无血缘,也无关系,只是一起长大。

怎么形容这段关系呢,御剑现在只能下个定义为青梅竹马。


御剑退出界面,在推特里选择了RT,附上了一段“不是约会,不是恋人,朋友而已。”


朋友。御剑笑了下。

年轻的青年演员,明明演了数部的爱情故事,明明在演戏前会深入揣测角色的感情,明明深知喜欢应该如何上演,却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感情一无所知。


那一晚,御剑知道了该如何形容他对狩魔冥的感情。

他想到了一个词语。

喜欢。


评论(3)
热度(17)

© 红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