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 我是刷屏怪

Rain Stops,Good-bye(上)

又名:雨停滚蛋XD

勿上升真人,欧欧西
 
【一】现在 
成都又下了好几天的雨,淅淅沥沥,没有停歇。 


雨水和雾气笼罩着整座城市,宛如一座在末世耸立的城市,在等待着救世主拯救。 
雨滴打在车窗的玻璃上发出滴答的声响,车里的音乐放的不是很大声,仿佛是在应着景,有点悲伤。 


苏芮琪听着雨声走了神,一旁的经纪人姐姐说了什么话她是一声没有听进去。 


最后经纪人姐姐在她面前摇晃着手然后摇了摇她的身子才把走丢了的神找了回来。 


她迷惑地看着对方,不必说话经纪人姐姐倒也清楚地明白了她想要问出口的那句怎么了。 


“小苏走什么神呢?马上到目的地了。一会儿可能会有记者问问题的,你回答的时候可要注意点啊!” 


苏芮琪后知后觉地点点头,应了一句哦。随后又补充了一句:“我知道的,刚刚走神了,对不起啊姐。” 


经纪人姐姐嗯了一声,接着却看了她一眼,犹犹豫豫的,欲言又止。


毕竟是一起相处了那么多年的人,苏芮琪倒也看得出来她有话想说,而且可能还是她以前不想听的话,伤人或伤心。不过她倒不在乎,苏芮琪一直不希望经纪人姐姐和她说话有所顾忌,于是说道:“姐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憋着伤身体。” 


得到了首肯的经纪人姐姐也不藏着掖着,直接开口说:“这一次肉……刘人语也出席的,小苏你真的没问题吗?” 


刘人语这个名字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被提起过了,苏芮琪一瞬有点恍惚,她看着经纪人,发现她的眼里满满都是关心和担忧。 


刘人语也会出席是苏芮琪早就知道的事情,毕竟今天苏芮琪要参加的是ETM的公演,刘人语也会出席表演并不是什么意料之外的惊喜。 


至于与她有没有什么问题?那当然是—— 
“没关系的姐,放心吧。都过去了。” 


像是要证明什么事情一样,苏芮琪又说了一句:“姐你也知道的,都两年了。700多个日夜总能让我忘了一些人和事的,这里面就包括她。” 


话音刚一落下苏芮琪的心里就有个小Sury在叫喊着,摇着旗子抗议,说着:“是两年又三个月零五天。不应该是这样的,你们应该更加亲密一点才对!” 


可苏芮琪只能暗自摇摇头,安抚地拍拍那个小人的头告诉她:“回不去了。”


车子开过了一家大型商场,商场室外的大屏幕一天打过无数个广告,偏偏在苏芮琪的保姆车停在十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放起了刘人语的新专辑的广告。 


经纪人坐在苏芮琪的另一边突然直起了身,往她这看了一眼似乎是在观察她现在的脸色。


苏芮琪原本在玩手机的手微一停顿,往窗外瞥了一眼。大屏幕上的刘人语笑得很灿烂,可苏芮琪只看一眼便知道那只是她的职业假笑罢了。 


打开微博本来是想在上面搜一下LPL近期的比赛,但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在看到刘人语那张脸的时候就在微博的搜索栏里打出了刘人语这三个字。 


车子再次启动的时候苏芮琪收回了视线,一低头便看到了搜索栏里随着刘人语三个字而跳出来的关键字。 
这一看苏芮琪才发现全都是她所陌生的事情。


拇指在几个关键词上面来回滑动,始终没有点开某一个。她放下手机,想起刚刚看到的东西,看了眼边上的经纪人,犹豫了一会开口问道: 
“Re……刘人语出新专辑了?” 


坐在边上的姐姐没有想到苏芮琪会主动提起刘人语,她点头:“对,今晚的ETM公演最后她会唱新专辑里面的一首歌,算是首次披露。对了,那歌是她自己作词作曲的。” 
“这样。” 


苏芮琪摸摸鼻子,思绪有些飘远了。 


关于刘人语她有过很多的幻想。 


曾经以为她们可以一直在一起,也觉得自己没了她不行。 


可事实上,这世上真的没有谁离不开谁。 
苏芮琪可以没有刘人语,同样的刘人语也可以不再需要她。那些说过的我不能离开你如今想起就像一个天大的笑话。 


每次想起那些话苏芮琪就觉得仿佛连空气都在嘲笑她。 
毕竟她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这个人了。 
好像都已经忘怀,曾经的甜蜜是真的现在的遗忘也是真的。 


“姐,如果下次刘人语那边还有什么活动邀请你就接了吧。” 
“欸?她们今天还邀请你做几个月后演唱会最后的嘉宾呢。” 
“接了吧。” 
“没关系吗?” 
“嗯,没事。” 


又是一个红灯,保姆车在路边停着,苏芮琪望着窗外,看到了有两个女孩撑着伞拿着她和刘人语的手幅。精心收着,唯恐被雨淋湿了。 


心里好像有什么被触动了一下。 
她转回头,把那三个字从搜索栏里删去重新打出LPL三个字母,说:“都过去了。” 


【二】心动 
她们认识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呢?苏芮琪其实记不大清楚了。 
那时候的她们实在是太年轻了,还是两个不敢幻想自己会红的孩子。 


那一年的她们从未想过未来的自己会在娱乐圈里面站稳了脚跟,会被大众所熟知,会成为众人口中的巨星。 


那时候的她们只是两个会看着对方相视而笑然后吐槽对方是个辣鸡的小孩罢了。 
但苏芮琪永远记得每次和刘人语对视的时候加速的心跳和混乱的思绪。这个叫做刘人语的人好像总有办法让她自乱阵脚。 


而心动了便是她会慌乱的唯一理由。 
至于为什么会对自己的队友产生出好感,苏芮琪一时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记得十几岁的时候公司说要让她和刘人语组一个CP。 
年少的孩子不曾真的明白CP的含义,那一天在听完这个决策之后,苏芮琪在社长面前指指自己又指指刘人语,问道:“就是说我们两个要在镜头前面表现出我们关系最好吗?” 


社长和其他人点点头。 


她看了眼刘人语,有点不明白为什么要表现出来却又不敢问。刘人语同样迷惘地看着自己,苏芮琪只好想着自己本来就和刘人语关系挺好的,现在只是要表现给粉丝们看她们之间的友谊多么棒而已,小菜一碟,于是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却未想过这一允诺后来竟让她们的关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和刘人语组CP的日子变化并不大,苏芮琪的日子依旧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只是会多出许多和刘人语相处的时间。 
也是这些时间让她们两个人真正的开始重新认识对方,重新给对方在自己心里安排一个特殊的身份。 


也是这些时间让苏芮琪一步步走向那个名为刘人语的深渊。彼时前路的万劫不复苏芮琪尚且不知道,每日沉浸在两个人一起相伴度过的美好时光里头。 


刘人语是个很好的搭档,她会在苏芮琪自己手足无措的时候站出来帮她解决事情也会大大方方告诉她自己的缺陷和弱点,然后哭丧着脸看着她寻求她的救援,就像一个柔弱的小女孩。 
但是刘人语同样是坚强的,她永远有颗不放弃的心,无论练习的时候多么的累她都不会抱怨一声。 


苏芮琪享受刘人语对她的撒娇同时也欣赏她的坚持。 


那时候她们还没有名气,走在路上不会被认出来。于是苏芮琪陪着刘人语走了一个又一个日夜,在成都的闹市街头站在摄像头拍不到的远处看着她在路上唱歌。然后在摄像头收起之后拉着刘人语去小吃街买两个人都喜欢吃的小零食。 


苏芮琪拿着零食,刘人语偏要抢走她手里的吃的,嘴上说要品尝不同的味道的美食。但每次抢走的都是苏芮琪吃过一口的东西,在苏芮琪的脑袋还没有意识到某些暧昧的事情的时候吃抹干净。 


她们肆无忌惮地走在成都的街头。 
成名这个愿望好像离她们两个无名小辈很远很远。 
而身边的人给予的温暖却很近很近。 


苏芮琪其实是一个很敏锐的人,在参加某个选秀节目之前她便意识到了刘人语对于她的特殊性。 
但起初只以为是因为刘人语是她最好的朋友的缘故可后来看着在节目中与自己渐行渐远的刘人语,苏芮琪才意识到了哪里的不对劲。 


有人会因为看到“朋友”和其他人玩的好就不高兴的?有“朋友”会只希望她和自己在一起玩的?苏芮琪觉得自己的心态更像是恋人间的吃醋。 


但恋人这两个字刚从脑袋里蹦出来就把苏芮琪自己吓了一跳,她怎么会觉得自己和刘人语是这种关系? 


于是苏芮琪找到了罗奕佳,这个比她们都大的女孩,也是一个总起哄她和刘人语的人。 


苏芮琪扭扭捏捏地站在罗奕佳的前面,纠结的模样让罗奕佳一开始以为苏芮琪要向自己告白。 
她挑眉,看着一反常态的苏芮琪。静静等她开口。 


苏芮琪想过很多个问题,但是最终脱口而出的是最最直白的问题:“奕佳,你能不能告诉我……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 


而就是那一天,地点是杭州萧山,苏芮琪真切地明白了一件事情—— 
她喜欢刘人语。 


【三】暗恋 
不过暗恋一个人并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 


苏芮琪用了好几天的时间去消化自己喜欢上了一个女生这件事,然后又用了几天去接受这个事实。接着发现自打她意识到自己喜欢刘人语之后,目光就很难从刘人语身上移开。她发现自己的心情会因为刘人语的一举一动而发生变化。 


刘人语开心的时候她开心,刘人语不高兴的时候她也心情低落,刘人语生气的时候她甚至想要去替刘人语教训那群人。 


可苏芮琪始终没法一直陪在刘人语身边,她们之间的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但在萧山苏芮琪觉得她们之间仿佛隔着一片银河,可她不是牛郎对方也不是织女。 


苏芮琪不敢把感情说出口只能默默放在心里,在那个号称追梦的对方它认识了许多新朋友,可她总找不到刘人语。


最后在各种遗憾中先一步离开了这个地方。 


后来有一天刘人语在微博发了一首歌。 


《小半》 


就算苏芮琪清楚这首歌只是刘人语随意唱唱的没有别的意思可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去想会不会是别有深意?会不会其实是想要说什么?和谁呢?会是自己吗? 


可她偏爱自己吗? 


那时候的自己就像一个娱乐八卦记者,心里有无数问题想要去询问刘人语,却不敢真正找上门问个究竟。 


车子停了下来,苏芮琪从车里看到了外面站着的一片记者。她刚一下车娱记就围了上来,问的问题无非是她未来的计划和对这次公演的期许。 
很少有人会提起那三个字。 


苏芮琪官方地回答了几个问题后就进去了场地。 
经过多年的发展现在的公演再也不是在小场馆里表演了,她们有了更大的舞台。 


进了后台有许多人上来和她打招呼,她不是很熟悉这些面孔但是看到一个个孩子胆怯又激动地喊着她前辈的时候还是有点动容,曾经的自己也是这样的。 


化完妆她坐在休息室里面小憩,晚上的舞蹈她跳了很多次所有动作都牢记在心,不会出错,现在距离公演开始还有很长的时间,她可以放松一下。经纪人出去和其他人聊天了,里面只剩下苏芮琪一个人。 


她闭着眼,突然休息室的门开了。 
“姐,我到了到了,一会见。拜。” 

熟悉的声音。 
苏芮琪睁开了眼,与刘人语惊讶的眼神对了个正着。 


仿佛没有什么比现在更尴尬了。 


两个人一个坐着一个站在那保持着开门的姿势。 
苏芮琪知道刘人语是走错了休息室,但外头路过的工作人员并不知道,只当是她们要叙旧,拍了拍刘人语的肩问她怎么不进去呢? 


刘人语不得不进来,关上了门后尴尬在整个空间里蔓延。 
苏芮琪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她们明明是好聚好散最后见了面却好像是两个不欢而散的恋人。 


这时候化妆师敲了门,说来给刘人语化妆,苏芮琪应了声请人进来。 


刘人语看了她一眼,沉默地走到椅子前面坐了下去,和化妆师聊起天了。 
苏芮琪只好再次闭上眼。 
 
当年待到刘人语从节目出来之后,她们的生活开始变得不一样。开始有了更多的通告,开始在各地奔波。 
开始了努力工作。 


那一天似乎是个普通的综艺节目录制,后台忙碌的很,没有人理会三个不出名的孩子,自然不会像现在一样有人给她们化妆。 


于是三个人坐在那给自己化妆,苏芮琪自己笨手笨脚的总画不好眼线这时候刘人语就会出来帮她。 


从前还不知道自己心意的苏芮琪对这样的行为没有多大的反应,可自从意识到喜欢后每次刘人语给她画眼线的时候她就很紧张。 


这一紧张就让她错过了刘人语其实每次靠近给她化妆的手都是颤抖着的这个事实。 


后来的苏芮琪仔细回忆过以前两个人相处时刘人语的反应。 
团综里壁咚她时身体的颤抖、互画对方画像时刘人语眼放大的瞳孔,后来仔细一想生活里每一处都是她喜欢自己的细节和自己暗恋她的故事。 



睁开眼,对上了镜子里正在看自己的刘人语的眼睛。 
四目相对的时候好像没有什么火花,她不动声色地挪开了眼神,起身走到刘人语边上坐下,把化妆师手里的眼线笔拿走。 
“我来帮她画吧。” 
化妆师挠挠头,然后退到一边。 


苏芮琪太清楚怎么替刘人语化妆能够把她的魅力展现出来了,她的化妆技术一开始并不好。可刘人语会,甚至还会教她,可以说她的化妆技术其实算得上是刘人语教出来的。 


她现在手不会抖了,以前有次她帮刘人语画眼线,抖的和什么似的最后效果也不好,被刘人语吐槽了好久。 


化妆师说她们感情真好,苏芮琪顿了下笔,惊讶地说: “这能算感情好吗?” 
“对呀琪姐,除了我们这些化妆师肉姐一般不让别人给自己化妆的。你看肉姐现在一声反对都没有,这还不是因为你们感情好吗?”


苏芮琪笑笑,没有回应。 
曾经是好过,现在可能只剩下习惯了。 


“苏芮。”很难得的刘人语喊了一声她的名字。 还是昵称,从前刘人语最爱喊的那个。
“嗯?” 
“生日快乐。前段时间忙,没来得及给你发祝福。” 
苏芮琪一愣,她倒是忘了自己前几天过生日了。 
“谢谢。” 


其实她们早就不联系了,可能是因为有外人在这刘人语才会这么说吧。这么一想苏芮琪上了头的兴致又消了下去,她回头请化妆师继续,自己又回去原来的位置。

———

我以为我可以一篇写完的,真素太看得起自己的废话能力惹呢

这是蓝老师想看的梗



评论(28)
热度(216)
  1. 红屿红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德云社存稿部

© 红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