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 我是刷屏怪

Rain Stops,Good-bye(下)


【四】告白

 

在两个人没有在一起之前,苏芮琪给她们的关系下的定义是Soulmate。


那是一个少年能够想到的最特殊又亲密得不会很暧昧的一个名词。而她曾经借着这个词语表达了太多她对刘人语的喜欢。

就像一个幌子,如果揭开面纱去一窥究竟的话就会发现她隐藏在深处的对那个人的爱。


苏芮琪回忆了一会儿过去,发现二十岁的后半即将开始的两个人与现在的情况并没有什么差别。

自己二十四岁的时候她们开始了分开活动,几个人的宿舍换了一批新人住,而她们有了自己单独的房子,分开居住。


那段日子苏芮琪很少和刘人语一起出现在粉丝的视线里。毕竟她们一个走的创作歌手路线另一个走的是舞蹈歌手路线,除非是节目的邀请确实很难凑在一块活动。就连对方的现状也只能通过微信的闲聊和他人的口中得知。


苏芮琪习惯了忍耐,她把对刘人语的爱意在心里藏了太多年,她本以为可以藏一辈子,一辈子用着Soulmate的名义陪着她不去捅破那扇窗。


可苏芮琪自始至终都没有想到,首先捅破窗户纸的人会是刘人语。


她的二十五岁那一年发生了太多事情。

刘人语第一次演戏也是那年。


一部电影,她记得刘人语演的其实只是个女四号,没有多少戏份但胜在为主角团作出的贡献,是个讨喜的角色。后来电影卖座很好,刘人语也因此小火了一把。


但是苏芮琪对那部戏的剧情没有什么印象了,她会记得那部戏仅仅是因为正是那部戏促成了她和刘人语。


刘人语在接到剧组通知的那一天跑来了自己的家里,她还没有来得及问刘人语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城市里那人便侧身进了门,熟练地关门脱鞋找客用拖鞋。

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接了一部戏。”


苏芮琪当时并不知道这事,听到她说要去演戏了内心不由有点忐忑。


毕竟是演戏,总会有个吻戏或者感情戏什么的吧?再不济,一句我喜欢你的台词总会有吧?


想到这里苏芮琪心里不免有些泛酸,但是刘人语哪里知道她心里的小九九和醋意。苏芮琪只得压住了心里的酸意说了句恭喜,然后问了一句她过来只是为了说接到戏的吗?

接着她听到刘人语说:“和我对戏吧,苏芮。”


苏芮琪心里对这个提案是十分抗拒的,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可以做到面无表情地听完暗恋的人在她面前说出喜欢某某某的人。


就算这个某某某是个虚拟角色,她也不开心。


可二十多岁的苏芮琪依然学不会拒绝刘人语的请求。刘人语说你不说话就当你同意了哦?


苏芮琪此前没有演过戏也不会对戏,当然刘人语也不会。

她坐在沙发上,本想站起身刘人语却叫她不用起来了。虽然疑惑还是听从了对方的话。

“对什么戏?”她问。


“感情戏。”


于是她看着刘人语一步一步走近她,然后停在眼前,苏芮琪本以为她要坐在自己边上,却没想到她偏偏不好好坐在沙发上跑过来勾住她的脖子,然后缓缓坐她腿上。


“我知道你喜欢我好久了。”

一开口便让苏芮琪的心一颤,接着疯狂跳动。


“这是台词?”她问。


刘人语挑眉,不作回应,又凑近了她一分。

太近了。刘人语的呼吸她都听得一清二楚。

苏芮琪本能想要后退却因为坐着根本无法有所行动。


接着刘人语笑了一声然后抓起了她的手。


“想知道我的答复吗?”手被放在了她的心口。刘人语的心脏跳动的好像有点快,苏芮琪愣愣地想着,丝毫没有发现刘人语眼里闪过的情绪。

“知道这里为什么跳的那么快吗?”


她开始有点分不清这是戏还是真的了。可刘人语没有给她思考的时间,抬手抚上她的脸庞,冰凉的手指略过她的唇,她凑近了她的耳边,说:“是因为你啊。”


苏芮琪心下一颤,反手抓住她的手腕,那一瞬好像触了电,想放手又不舍得松开。苏芮琪把她的手从自己脸上拿下去,抬头看着对方。


刘人语低头与她四目相对,视线交汇的一瞬间苏芮琪觉得空气里好像充满了电光火石。

有一瞬她觉得她们的心意相通了。

她好像从刘人语的眼里读出了一丝喜欢的意思。

苏芮琪咽了一下口水,目光向下移动到了刘人语的唇。其实她现在关是忍着想要亲吻刘人语的冲动就很艰难了。她不是柳下惠,如何做到坐怀不乱?


而这时候刘人语轻笑了一声,闭上了眼。

这也是在演戏吗?苏芮琪不确定了。

她本来心里就想亲刘人语,看到她闭上眼后甚至觉得这是对方的默许,可最后还是没有去付诸行动。


毕竟戏而已,点到即止就好。


“呆子。”没有得到回应的刘人语却没有什么情绪上的表现,她依旧没有起身的意思,反而更加肆无忌惮地接近她。

苏芮琪只能任由她闹,默默扶着她不让她失去平衡。


抬眼却对上了对方湿润的眼眶。

“怎么哭了?”

“没怎么,就是觉得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不会说话的呆子。”


真的是在演戏吗?苏芮琪在心里疑惑着,刘人语的喜欢表现的太明显以至于她分不清真假,但理智那根弦依旧绷紧着,告诉着自己不能说出越界的话。


“她可能不敢。”


刘人语的表情有些不解,她的眼里有着太多的疑惑。

“有什么不敢的?害怕?但如果我们两个人一起还有什么好怕的?”刘人语的话音停顿了一会,然后低下头,有点明白地看着她,说道:“或者说,其实你根本不喜欢我。”


怎么可能不喜欢你?苏芮琪几乎是要脱口而出这句话,那一刻理智不再占据上风,强压下的那股冲动再次涌上心头,她把刘人语的脑袋往自己这按近了一点,凑近了那双紧逼着的唇,说:“那我告诉你我的答案。”

终于还是吻上了这个令她心存向往的地方。


刘人语好像有些意外她的行为,却没有推开她或是反抗的意思,过了一会后反而开始配合她。


她依旧坐在自己的腿上,双手环住了她的脖子,这个吻便显得亲密极了。


就像是热恋中的情人在用亲吻的方式向爱人宣告自己的爱意。


“你入戏了?”一吻结束,刘人语却笑了。

苏芮琪看到她明明脸都红了却还是装作一副镇定的模样。


“如果我说不是逢场作戏呢。”苏芮琪看着她,大大方方回应了她试探一般的提问。

亲都亲了,她也没有什么顾忌了,不如大胆承认,如果被拒绝了,还有个在对戏的理由给她下台呢。

于是她更加大胆地继续说了下去:“其实我觉得你也挺喜欢我的。”


刘人语看着自己,苏芮琪觉得有点紧张,她这句话可以说是自由发挥的台词也可以说是真心话。如何解读全看刘人语自己。


“呆子苏芮琪,你知道我等你多久了吗?”

而这个不算回应的回应也算是刘人语的回复了。


这一刻起她们的关系发生了变化。


【五】一起

苏芮琪坐在休息室里面无所事事,拿出手机放着英雄联盟比赛的回放,视频里解说嚎的激情澎湃,休息室里面倒没有燃起多大的热情。


声音只开了一格,苏芮琪还是看比赛看入了迷。直到有人喊了自己一声她才抬起头,发现刘人语化好了妆却还在这里,她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还搬了凳子坐在她对面,趴在椅背上看着她。


这些年刘人语的变化不怎么大,岁月带给她的好像只有空长的年龄和越发深邃的五官。


“怎么了?”

“刚刚外面人喊你呢,看你好像没听到,提醒你一下。”

苏芮琪确实没听到,她扔下手机正打算起身却被刘人语拦了下来:“没有没有,逗你的呢。怎么这么容易上当啊你。”


“因为是你说的。”


话刚出口两个人都愣住了。


一旁在收拾东西的化妆师却笑出了声,打趣地说你们果然感情很好。


于是刘人语回头和化妆师扯着皮,这一个令两人尴尬的话题终于还是过去了。


苏芮琪不自在地揉揉头发,刚刚刘人语逗她的时候让她产生了一些错觉,过于自然的相处和对话让她有一瞬以为她们根本没有分开过。


可是那怎么可能,所有关于刘人语的备注都变成了官方化的三个字了,聊天记录也都删光了,所有告示着双方曾经喜欢过的证据都已经石沉大海了唯有彼此的脑海里还残留着那一段记忆。

这样的她们怎么能够说是没有分开的呢?


苏芮琪突然就想起了很多事情。


在刚确定下关系的第二天刘人语就进了剧组。

苏芮琪也开始了忙碌的工作,苏芮琪有时候在想是不是那天晚上只是她的一场梦,但拿出手机看到关于刘人语的备注都被改成了女朋友之后又有了一些踏实的感觉。


拍戏的拍摄地点在横店,那段时间苏芮琪特意留意了所有来自那个地方附近的通告,几乎是每个星期都要去那里一次。

每次她都会偷偷去探班,站在摄影棚的角落偷偷欣赏镜头下的刘人语。

看着她在镜头下闪闪发光,然后在她的部分都拍摄完了之后拎着吃的喝的去找她。


第一次探班的时候刘人语可感动了,在一个狭小的休息室里说要给她一个奖励然后在她脸上留下了一个大大的唇印,苏芮琪说她太大胆了也不怕被狗仔发现。


可来时没戴口罩,回去的时候却戴起了口罩遮脸的苏芮琪似乎也舍不得擦掉刘人语在她脸上留下的唇印。


一年里也见不到几次面,所以便格外珍惜见面的时间。


到了在一起的第二年。

那一年的公演台下有人举着双人的手幅,苏芮琪其实看到了,结束后和刘人语提起这件事情。对方笑笑说如果他们知道我们两个人是真的在一起了可能会疯吧。

然后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在苏芮琪的唇上轻啄了一下。


想起微博的超话里面粉丝们的考据和观察入微她觉得刘人语这话说的不错。


那群人从自己的眼神里都能看出爱意,如果让她们知道所有的猜测都是真的那可能所有人都会疯的吧。


公演结束后有一天的休息,苏芮琪和刘人语向罗奕佳坦白了两人在一起的事情。罗奕佳没有很惊讶,还表示了祝福,不过提醒了她们一句要小心谨慎。


刘人语经常是下了飞机就往苏芮琪这里跑,她的公寓里充满了属于刘人语的东西。从配饰到服饰,从数码产品到家居用品。


后来有狗仔开始关心起了她们的私生活,苏芮琪见过好多个在她家楼下蹲点的人,但是私生活一向隐蔽的很好的苏芮琪并没有让人抓到什么爆料。


自然刘人语也是,她们都在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对方。


第三年,在娱乐圈这个地方沉浮了那么多年的两个人都有了名气。无论是苏芮琪还是刘人语都做到了让大众记住她们。


那年刘人语开了场演唱会,苏芮琪是特约嘉宾。她们在舞台上共舞,像以前一样一起唱着属于她们的歌曲。


在舞台上拥抱,在粉丝的尖叫声中牵手,把所有爱意隐藏在彼此的一举一动里面。任由他人猜测,却也不点破。


刘人语有问过苏芮琪关于公开还是不公开的事情。


那时候苏芮琪选择了沉默,她其实是想的,但是有时候总会屈服在生活的威逼之下,于是她们做了一个约定。


“刘人语,如果你30岁的时候我们还在一起,就公开吧。”

“好。”



【六】如今

不得不说约定这东西真的就像一个Flag,苏芮琪觉得命运总在和她开玩笑。


刘人语今年过了生日就是三十了,按照约定如果她们还在一起,那今年的十月她们就会和大众坦白她们的爱情。


两个女人的爱情,不求能被所有人祝福和接受,只希望给对方一个交待和名份。


可后来越来越忙碌的生活使得两个人之间的见面似乎越来越少了,有时候甚至一天里连聊天都不怎么聊。

苏芮琪有时候在聊天框里面打了一大串文字想要说她想刘人语了,可最后删删减减又不曾发送。


最后因为忙碌而分手的时候双方都很冷静,没有谁挽留谁也没有谁控诉谁,她们的分开平和得好像两个人没有在一起过。


刘人语后来再也没有去过苏芮琪的家里把属于她的东西带走,苏芮琪也没有扔。那些属于刘人语的东西至今还规规矩矩摆放在原地。


“琪姐!马上到你上台啦!”

新来的助理是个小姑娘,每次都会喊她琪姐,苏芮琪每次听都觉得神奇的很。她居然已经发展到了可以让人喊她姐的地步了。

“了解,来了。”苏芮琪应了一声,打开门。跟在助理的身后向着舞台走去。


这时候刘人语已经回去了属于她的休息室,经过刘人语的休息室时她停了一下脚步,因为听到里面传来了微小的吉他的弹奏声。


助理停下脚步奇怪地看着她,喊了声:“琪姐?”

里面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叹气,心想刘人语这人就像一个毒药,每次遇到她自己就会下意识地去关心她又做了什么事情。


原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最后发现似乎并没有,她好像依旧有点意难平。


舞台下面有很多来看她的观众,苏芮琪在前排看到了那两个在路上拿着她和刘人语的手幅的女生,她们举着自己的手幅疯狂地摇晃着。


苏芮琪冲那个地方笑了下,然后她看到两个女孩和她们身边的人开始疯狂尖叫。

这时候音乐响了起来。


舞蹈是双人舞,舞伴是一个练习生。那是个有些亲密的舞蹈,贴身很近。

苏芮琪觉得自己还是有很大的进步的。以前她连和刘人语跳一个普通的双人舞都觉得害羞,而现在她可以做到安定地和不同的人跳舞。


一曲完毕后她跟着节目环节选了一个幸运观众来互动如何回答了几个官方的舞台后离开了舞台。


接下来上场的人是刘人语,她抱着一把吉他。二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刘人语停下了脚步,对她说了一句:“跳得很好,很撩人。”


她是要唱新歌,苏芮琪没有听过,有些好奇于是决定在后台看着。

刘人语调整了一下设备,拿起话筒,首先和观众交待了歌曲的信息:

“这首歌叫《我们俩》,写的是两个人相互暗恋,在一起最后却又分别的故事。”

台上的刘人语轻描淡写地把这一段往事带了过去,台下站在那偷看的苏芮琪却皱起了眉头。


原来她们那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故事在刘人语那里仅仅用短短的一句话就可以概括。


一曲结束,到了最后的全员上台的环节。

苏芮琪等到所有练习生都上去了才出去,所有人都把刘人语身边的位置留给了她,她只好站了过去。两个人肩并肩站着,像极了以前公演时的她们,她撇头看了眼笑着在给观众比心的刘人语。


主持人在说什么她其实没有听仔细,话筒递过来的时候她只好官方地把之前背过的台词再说了一遍。恍惚间好像听到站在身边的刘人语的笑声,她与刘人语对视了一眼,从刘人语充满笑意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戏谑。


刘人语似乎听出来她现在是在背台词。


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到了家楼下发现公寓楼里居然还有几家的灯火亮着。


成都的夜好像总是那么长,总有千千万万不认识的人在陪你度过漫长的夜晚。


苏芮琪在合上客厅的窗帘的时候看到楼下有一辆黑色的保姆车刚刚启动开走。


那车型苏芮琪只一眼便知道是谁的车,这时她才意识到原来放不下的不仅仅是她自己。


她曾经见过刘人语从那辆车上开开心心地下来奔向她,也见过她恋恋不舍地离开自己上车前去机场或者火车站甚至更远的地方。


但是分开之后,因为她们住的地方隔得远便不怎么见了。苏芮琪捉摸不定刘人语为什么要让司机开到她家,但思来想去最后还是拿起手机给那个许久不联系的人发了一句——路上小心,歌很好听。


不求有回复。苏芮琪把手机扔在沙发上。目光投向了房门口那双曾经属于刘人语的拖鞋。她想那双鞋的主人现在可能已经不记得它了。


有的东西会随着时间的改变而改变,有的却不会。

三十一岁的苏芮琪依旧喜欢雨天,但是现在的她再也不会望着雨水幻想着去拯救全世界了。

现在的苏芮琪可能还对刘人语怀有留恋,但聚散离合终有时,历来烟雨不由人。

曾经的刻骨铭心也好,如今的念念不忘也罢,终归会交付给云烟,最后化为只能埋藏在心里的一段话。


她们的故事早就画上了句点,她当然不可能把那个句号变成逗号以让故事继续下去。


雨声渐小,最后室外趋于平静。

成都的雨停了,苏芮琪觉得自己也该和那些回忆说再见了。


———


评论(60)
热度(193)
  1. 红屿红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德云社存稿部

© 红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