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关注 我是刷屏怪

若雨止住,人走何处

Rain Stops,Good-Bye的番外

前文: | 

第一人称,小刘视角

BGM:凑诗 - 若雨止住,人走何处



【0】

有很多人和我说过:刘人语,你一定要快乐。
我也常常这么告诉自己,刘人语你就算一个人也要开开心心过日子。


【1】

两年三个月零五天一共是七百九十六天。

那是我们分开的时间,我每天都在数。我和苏芮琪分开已经将近八百个日夜了。


刚开始那段时间每天都会想她,会魂不守舍也会失眠到天亮,会拿出手机去翻她的朋友圈也会打开微博换上小号去看她是不是在线,想着她是不是也和我一样在想对方,甚至会想你这个呆子怎么还不来找我和好。

可是我想的所有事情都没有发生。
微博不在线,朋友圈没更新,她甚至也没有来找过我。

我不敢去想这是为什么,怕自己联想到她不喜欢我了,于是告诉自己:刘人语啊,你放心呀,她只是不敢。毕竟苏芮琪是一个不动声色偷偷暗恋了你那么多年的人啊。

是啊,苏芮琪总是不肯说,害羞得不肯说喜欢我,不肯说在乎我。她不像我,总会把对她的爱宣之于口。这种沉默令我一度很沮丧。真的。如果不是朋友的提醒,我永远不会发现她暗恋我。


后来她和我说起过这件事情,她说我这样让她总以为我是在开玩笑。开玩笑?听完之后我挑了个不会疼的地方锤了她一拳。我说:“我这是正儿八经的在日常生活中表现出对你的爱。怎么就成了玩笑呢?”


她沉默,半晌过后开口:“我怕都是我一厢情愿的幻想。”

我又何尝不是呢?暗恋是一个人的兵慌马乱,两个人的相安无事。可是我们都不是暗恋了,那时候我们是明恋着对方的关系。于是我亲了她一下,看着她瞪大了的眼睛单手捂着被我亲了的地方,她的耳垂都红了,我笑嘻嘻,这样可爱的苏芮琪我可以看一辈子。我看着她说:“那你现在知道不是了吧。”

得来的却是某人的抗议:“你怎么不按逻辑出牌。”

那一刻的她实在是过于可爱了,于是我什么都没想就抱住了她,又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和她说:“和你还需要按逻辑出牌?”

这一下苏芮琪脸都红了。这人真的意外的很容易害羞,和她在一起之前我知道她是细心的是温柔体贴的,她全部温柔都隐藏在行为的深处。而和她在一起之后我才发现那些在她少年气十足的外表下的只有我才能看到的一面。

关于苏芮琪我可以说上好久,一天也说不完吧。有的人喜欢一个人会挂在嘴边,时常提起。


很明显苏芮琪不是这样的人,她不爱用言语表达感情,总是默默地用行动表示她喜欢我:比如她会一直记得关于我的一切信息。有时候我自己都不记得的事情,她却记得。我只是说过一句我喜欢喝可口可乐,之后她就再也不会去买百事可乐。通过相处她掌握了我的喜好,明白了我的脾性。


而多年的相处让我们太过于了解彼此,对方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甚至一个眼神一个笑容,都能看出对方藏在内心的情绪。


对我而言苏芮琪的喜欢像是一片海洋,表面上无风无浪实际上暗藏温柔且无边无际。而我,是一条离不开水的鱼。我甘心做在她领域里的鱼。


可她不是海,我亦不是鱼。


【2】

有一天,经纪人和我说为了宣传新专辑投了好多个大屏广告,我想如果有幸能被她看到,苏芮琪一定看得出我的笑容有多么的假。


苏芮琪就像一个顽固的钉子户,那么久了,她的样子还是总在我脑海里徘徊。拆不掉,不肯走。

总会突然在某一时刻想起。

真真是应了那首歌,突然好想你。


ETM的公演是我执意要去的,因为听说苏芮琪一定会去。于是我推了那段时间的所有代言和活动,一心只想着公演。
经纪人姐姐告诉我要在舞台最后唱新专辑的主打歌,算是首次披露。我想了想,挺好的,那毕竟是我梦想开始后最初的舞台。

那天是苏芮琪过完生日后的第八天,经纪人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刚到公演场地附近的地下停车场,车子稳当地停在了一辆熟悉的保姆车的边上。

眼熟得不得了,我的脑袋里浮现了一种可能性,于是下车之后我瞥了眼那辆车的车牌号。果然是苏芮琪的。

我记得她的保姆车是因为以前我们分开活动,总是凑不到一块儿去,所有格外珍惜每次见面的时间,掐着点开始算计着时间,我等她她等我都是常有的事情。于是就记得了车子,毕竟总是看着她坐这车来见我。


以前的我是那么期待能和她同台。
现在我却不知道如何形容我的心情。

经纪人还在电话那头吩咐一些事情,她说了一堆事情我只听到了一句:“肉肉,你接受采访的时候记得我说的话,注意点别出问题啦。”

问题。可在娱乐圈那么久了记者采访那点事情怎么能算大问题?我可是最擅长和记者朋友们打太极的刘人语。
我知道经纪人姐姐的话里还有别的含义,只是她不大好意思和我摆上台面说而已。

毕竟她知道今天苏芮琪也会来,而我和苏芮琪那点事情她一直都是在装作不知道罢了。

我清楚那几年的我们俩她都看在眼里,因为她曾经替我们打过掩护也时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任由我去苏芮琪那。

那段时间里所有人都在用行动支持我们,不会和我们说前路的艰难。并且很中二的,我也曾想过:如果前方无路途,那便合力披荆斩棘,造出一条路。

我以为我足够勇敢,但其实我只是个胆小鬼。什么都不敢的胆小鬼。
我垂眸,到了现在想起苏芮琪还是有些伤心。

周围的人逐渐多了起来,我带好口罩,安抚经纪人:“姐,放心吧,我谁啊?那些记者的提问没什么好担心的。而且那些事情都过去了。”

她在电话那头叹气,说你心里有数就好。

我说我明白的,不就是苏芮琪嘛,我没有和她做过多接触的打算。


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我忙着和经纪人打电话没有注意到房间边上贴着的名字,看到大门上贴着休息室就推门进去了。

于是在挂断电话的时候一抬头便与里面的苏芮琪撞了个对眼。

我的动作僵住了,一时不知道该进去还是该合上门出去。但是外头的工作人员让我没有后路可走,只能进去。

说真的有些尴尬,一是因为我走错了屋子令她看了笑话,二是因为他们以为我们要叙旧硬是把我弄进了屋子里面与苏芮琪大眼瞪小眼。

我们之间有什么可以叙的呢?
从前的甜蜜不能对大众开诚布公,现在的沉默依旧不可以放到明面上谈论。
都是很难被大众认可的事情,谈何叙旧?


气氛有些沉闷,两年后的再会我只能报之以沉默。我很想走想离开这里,但是被来给我化妆的化妆师的敲门给打断了。

本来正好有个理由可以离开,可苏芮琪却把人迎了进来,我猜不透她在想什么,可人家都进来了我也只好乖乖去镜子前坐着。

于是借着镜子偷偷看着闭眼休息的她,观察她,记住她。

我觉得我现在就好像在玩大家来找茬,竭尽全力地把现在的她和我以前熟悉的她做对比,然后找不同。
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两年的分离令我对她产生了一些陌生感。除了外表和体型上的变化我竟然不知道该从哪去找不同。她好像有点变了又好像没有。
有没有,我也不确定了。

眉眼间的神态似乎变了,冷漠了一些,好似对什么都不在意了。

时间在让我们渐行渐远,明明现在我们之间只有几米的距离,却是咫尺天涯。

又一次对上眼的时候没有任何火花四溅,没有眼神之间的电光火石。我有点窘迫,毕竟是偷看被发现了嘛,可她却先一步移走了视线。

接着我看到她站起了身,一步步向我走近,站在我椅子后面,抽走了化妆师手里的眼线笔。
她转着那根眼线笔看了眼我,然后对化妆师说:“我来帮她画吧。”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这么说,其实这不是她第一次替我画眼线,以前也有过一次,但是那时候她太紧张了,画的特别差。被我吐槽了好久。

我的身子僵住了,挺直了腰板,她的呼吸声在我耳边,偶尔能听见。
现在的她,化妆技术完全没有以前那么烂了。
这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因为她出师了,她不再需要我一点点去教她。

她不需要我了这个念头一经出现,怎么也消不下去。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觉得,苏芮琪的确比任何人都清楚如何给我化妆能发挥出我的魅力。

化妆师说我们感情好。
她笑了一下,表情有些无奈,看了我一眼,反问对方:“这能算感情好吗?”

能。
我们都知道我们曾经比这还好,可是我们谁也不能说。可其实好或不好有什么意义呢?
因为无论哪个答案都不会改变我们已经分手的事实。

我确实不会让其他除了化妆师的人给我化妆,化妆师说的话有道理。可是现在听起来却有点刺耳。

我想说点什么,可我不知道说什么。突然想起她刚过了生日,而我没有在微博上祝福她。于是我说:
“苏芮,生日快乐。之前忙,没有时间给你祝福。”

也许是有外人在场吧,她给了我重逢这么久以来最热情的回应。

但是那之后她好像兴致缺缺,又回去休息了。
我可能惹她不高兴了吧。


我似乎开始不懂她了。



【3】

我又在看她。

这一次我更大胆了,甚至不去躲闪目光,就那么盯着她看。而她没有发现。
她依旧那么喜欢英雄联盟。我曾经因为这游戏吃了好几次醋,手机里那些人说的术语我不懂,但是她看得却很入迷就算是我这么看着她,她依旧没有发现。

于是我喊了她一句,看到她迷茫地抬头,问我:“怎么了?”

“外头有人喊你,看你没听到提醒你一下。”
我本意是想逗逗她,但是苏芮琪这个呆子居然信了,放下手机就想出去,我连忙拦住她说是逗她的,怎么这么容易上当?
她说:“因为是你说的。”

我们都愣住了,还好化妆师及时“解围”。我转头去和收拾东西的化妆师扯皮,苏芮琪似乎也松了一口气,坐了回去。

只要是我说的你就信吗?就算是现在,无论我说什么你还是依旧会听吗?



【4】

马上轮到苏芮琪上台了,我开始紧张了。为她也为自己。

她上台的时候,我抱着吉他站在后台入口看着台上的她。

我喜欢极了苏芮琪跳舞的模样,她天生是舞台上的主角。
但是那个舞伴离得也太近了,我皱着眉看着她与那位练习生亲密地接触。
曾经我也与她一同在舞台上这般亲密,不,甚至比这还亲密。我们牵手,跳舞,唱歌,我们把对对方的爱都在舞台上隐晦地表现了出来。

观众不停的喊着她的名字,就连我也想在台下混在粉丝里面喊她,借用粉丝的身份再说一句苏芮琪我喜欢你。

擦肩而过的时候我们又一次对视了,我笑着,我和她说她跳的很棒,真的很撩人。她愣了一下,汗水顺着脸部的线条滑落,抿着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


我这张专辑的主打歌是一首吉他曲,我自己作词作曲的。

主持人和我寒暄了一会才开始介绍专辑的详情。

于是我开始走神,在台上我注意到了两个女孩,她们一个人拿着我的手幅,另一个一开始拿出了苏芮琪的后来发现拿错了又换成了我的。

我看得出来那两张手幅是配套的,是酥肉CP的。我看了那边好几眼,冲她们笑,引来了无数尖叫。

我这才意识到原来现在依旧有我们两个人的CP粉,粉丝的热情和爱似乎永远比我们长久。

她们喊着我的名字,有一瞬我多么想她们能一块把刘人语和苏芮琪一起喊出来。

我瞥了一眼舞台的入口。

苏芮琪真的很不会隐瞒。就连躲闪都不会,就那么光明正大地站在后台入口,我想那刚刚我在那看她的事情也暴露了才对。

于是我拿起话筒,对台下的观众说:“这首歌叫《我们俩》,是两个人相互暗恋,在一起最后却又分别的故事。”

是的,这就是我们的故事。
已经完结,不够惊叹,老生常谈。

最后的环节大家在我身边留了一个位置,苏芮琪站在我边上。她走神了,拿起话筒背了一段超级官方的话,而我看着她忍不住笑了一声。


【5】

公演那一天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事情有三个。

第一是在休息室遇到她,她给我画眼线。

第二是在台上唱歌时她站在后台看我,我在台上想她。

第三就是那晚她给我发了条消息。

所有结束了之后我跟着助理去了停车场。

司机看到我来了后灭了手里的烟问我去哪,家里还是工作室?

我想了想,回家吧。但是开到半路又后悔了,和司机说去一趟苏芮琪家吧。

司机叔叔也是跟着我们好多年的人了,他知道我们有点故事。

他透过车前的后视镜看了我一眼,然后摇摇头,说真是不懂你们小姑娘,一个两个都表现地放下了的样子其实谁都没有。

我笑笑,谁能放得下呢?我没有,苏芮琪其实也没有。

只是我们都知道回不去了。

而我只是突然想再看看她,把今天的她深深地记在脑海里。

夜晚的街头车流量并不大,一路畅通无阻地开到了她家楼下,车子停在了能够看到她家楼层的地方。

我摇下车窗的时候正巧她的房间开了灯。我甚至能够想象她拖着累坏了的身子走到客厅的模样,她会重重地坐到沙发上,靠着枕头,长吁一口气。

看到窗边她的身影的时候,我坐了回去和司机说走吧。

我最后看了一眼隔着窗帘映出的那个影子,摇上车窗。

但是车刚开没有多久,我的手机叮咚了一声,我看到最上方跳出一个框,那个备注一直是苏芮的人给我发了一条imassage——
路上小心,歌很好听。

我没有回,她那边应该也收到了已读两字。

我们之间到此为止挺好的。

成都的雨下了好几天,没有停歇。而在车子启动的那一刻雨终于停了。


【6】

十月十日,我的生日演唱会上苏芮琪是嘉宾。

在所有表演结束后,苏芮琪主动向我张开了怀抱。

像极了2018年的夏天。

在那个百人舞台上,她径直走向了我,伸出双手向我索要拥抱。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变化,变了的只有这次是我在向她走去。

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近,几乎是没有犹豫的,我和那个时候一样回应了她的拥抱。

这一次在这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角落里,没有人会为我们记录下这个拥抱。

我贪恋她的温度和怀抱好几秒过去了也没有松手,然后我听到耳边传来苏芮琪的声音,她说:
“刘人语,你一定要幸福。”

曾经我只喜欢晴天,后来因为她喜欢上了雨天,喜欢上了雨水滴滴答答的声音。

现在我依旧喜欢雨天。

不过成都已经很久没有下雨了。

苏芮琪,没有你,刘人语怎么幸福。


————
肉的视角有点难写,可能是我执意想写自己不擅长的第一人称的原因吧,总觉得不尽人意
至于为什么双方都还喜欢对方却不能在一起…大家当是死撑的骄傲和没用的自尊8,破镜重圆真的太难了,不是还喜欢就能解决的问题。裂痕一直都会存在的

顺便啰嗦一句……
Rain Stops,Good-bye 是一首日文V家曲,而 若雨止住,人走何处 是同曲中文填词版,这里借用了一下两首歌的题目做文章的标题_(:з」∠)_
大家可以听听这两首歌

评论(51)
热度(177)
  1. 红屿红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德云社存稿部

© 红屿 | Powered by LOFTER